李晋城公司离不开人,在这里呆了几天就走了,后面两个月电话打的很勤,让赵念舟都觉出来几分小别胜新婚地味道来。

打电话也说很家常的事,比如说说我这里怎么样,再问问你那里怎么样,再不然就是问她什么时候换工作来东津。

赵念舟觉得还挺享受,这样也不错,让他一直惦记着。

这天,赵念舟休班没事做,恰好换季没有衣服穿,于是跟着同事去逛街,两人从上午九点逛到下午一点,随便找个小餐馆吃了饭,饭罢又换个个地方继续。

李晋成的电话就来了,问她:“看看你的手机上几个未接。”

她手上提着大包小包,哪有功夫应付他,只说:“逛街呢,太乱没听见,今天逛街买个好多东西,拿不过来,手忙脚乱的。”

“……跟谁啊?”

“同事啊。”

“没去相亲啊?”

“……”赵念舟有些不好意思,皱着眉说:“干嘛老是提啊……”

“这不是怕你着急嫁不出去?”

“不说了,同事叫我呢。”

她说罢就挂了电话,小跑着跟上同事,对方回头看了她一眼,笑话她:“满面春光的是不是男朋友打的电话?”

赵念舟也没有忸怩,笑了笑算是默认。

她语气有些遗憾,叹气说:“本来还想给你介绍个呢,是我老公他姨家里的,长得不错,家里做买卖也挺有钱的。”

赵念舟挑了件衣服比划,听见她说笑着敷衍了一句:“说不定人家有对象,是你们家里人不知道干着急。”

“我会跟你胡说吗?咱们都是熟人……真没有,比你小两岁呢。”

赵念舟赶紧说:“这么小啊,我可没有老牛吃嫩草的打算……”

想了想又说:“我喜欢年龄大一点的,二婚不二婚的不计较,关键是人要吸引我……”

她又举着衣服转开话题:“这件怎么样?在咱们家里穿是不是太张扬了?”

“看着是挺好的……穿上试试看,试试又不要钱。”

赵念舟点点头,让服务员挑了一件合适的尺码就拿到试衣间去试。

出来的时候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了一下。

同事说:“这个好这个好,买下来吧。”

服务员跟着撺掇:“这个款式里头这个颜色卖的特别好,比较趁肤色,不过我还没见过穿上比你好看的人,就像专门定制的一样……”

赵念舟左右看了看,一言不发地换下来也没说买不买,走的时候服务员追着问要不要包装,她煞有介事地说:“本来打算买的,你说卖的好就算了吧,卖的好说明买的人多,穿出去容易撞衫,虽然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吧,可是那也太没面子了。”

服务员这么巧舌如簧的人被她这么一说,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接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远同事才说:“这么好看干嘛不买啊,津南这么大也不一定就撞衫吧?咱们出不起定制的钱,就得丢的起撞衫的脸。”

赵念舟拉拉她,摇头说:“刚才看了看吊牌,老贵了,我不舍得。”

同事惊讶,笑说:“你还缺钱啊?平时挺大手大脚的啊。”

她实话实说:“我是存了几个钱,但是回来后也花的差不多了,我还想过几天辞职回东津市呢,一辞职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下个工作,要是手里不宽裕我心里没底。”

“你要回去啊?”

“嗯。”

“因为男朋友在哪?”

“也不是,本来就想回去发展。”

“你男朋友什么样的人啊?我还没见过?”

“普普通通的一个老男人。”

同事脸一板,好奇问:“多大啊?”

“三十……”

赵念舟话还没有说完,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是条短信,她以为又是李晋成,赶紧拿出来一看,是银行过来的。

关于钱的事她更小心了,忙点开看——

有人给她打钱,钱不算多,也就一万块。

赵念舟愣了,仔细想了想,最近没有该进的账啊。

同事看出来她不对劲儿,问:“怎么了啊?”

“没事没事……”赵念舟收起来手机,想了想又说,“我去打个电话,你等等我。”

她走到店铺外面就直接给李晋成打电话,看样子他今天不忙,响了两声就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