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妙真回了自己的平安院,没搭理涌上来询问的丫鬟们,一个人钻进卧房,把苏问弦的话想了又想,气急气闷,苏问弦一口一个女德女训,当真刺耳至极。

她来到这地界六年,若不是为了王氏等人早就自杀离了这礼教森严的地界。六年里她白天要学怎么做个大家闺秀,晚上偷摸摸地挑灯记录前世的知识,为的不过是,既然回不去那她就要努力把这个时代更好一些,更像前世一些。可说到底她是大家女子,在这地方既不能考取功名兼济天下,也不能经商促进经济萌芽的发展,受制于女子身份,她连一个人出门都不行。

六年,六年,这种生活她过了六年,好不容易未雨绸缪抱定了苏问弦这棵大树,想借着他来做点济国利民的好事,眼见着就要成了,苏问弦一句话,说不让她干就不让她干了,还指责她“不安于室”!哪怕他一开始就不答应自己也好,强如现在这种给了希望又夺走的情形。

她这边闭门不出,外头的丫鬟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黄莺拿了主意去回禀王氏,也没说和明善堂有关,王氏一听爱女伤心,立时把讲解账本的任务停了,交代苏妙娣自己先看着。忙忙来了平安院,一进苏妙真的卧房,见苏妙真一双妙目红彤彤的,好似兔眼,心疼地无以复加,忙搂了她说:“我的儿,怎么哭上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了?还是哪个不长眼地惹你伤心了?”

“没有,娘,我就是,”苏妙真哪里能跟她说实话,随口掰了个谎,“我以为毛球掉池塘里了。”

“毛球不是就在外头花架子窝着吗?”

“它刚溜达回来,我就是后怕。”

王氏不疑有他,搂了女儿心肝宝贝地劝了半天,“就是个小畜生,就你把它看得眼珠子一般。好了好了别哭了,哭得娘心里搅作一团,疼也疼死了。”

王氏给苏妙真擦拭了泪水,苏妙真见她动作轻柔,一双眼里全是至臻至纯的母爱,又想起苏观河的种种爱护,喉咙里的那句“女儿哪天要是去了,爹娘不要伤悲,那是去了个更好地地方”怎么也说不出口,埋在王氏怀里哽咽道,“娘,做个大家闺秀,太难,太难了。”

王氏听她这么说,还以为是这点时间密集的学业给苏妙真过高压力,用手梳着苏妙真的头发说:“我儿既觉得难,咱们过段时间再学,也是娘不好,想着再有十天就是你爹的升迁宴了,一心想让你在那个时候崭露头角,大放异彩,好给京里头的人过眼相看,才逼得我儿紧了,都是娘不好……”

“只是真儿,这世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以前娘还没出阁时也觉得做个闺秀千难万难,现在回想起来,不过是小事,车到山前必有路。当初京里都为谁继承大统而腥风血雨时,娘也没……”

苏妙真听她柔声劝解,心中郁气堵在胸口,难以消散,但挤出笑容,轻声道:“我知道的……”王氏还想劝解,忽听门外来报:“二奶奶,周姨娘说身子有些不适,遣了周婆子在院外等着奶奶拿主意呢……”

王氏正为爱女心焦,不意听见周姨娘又来打扰,这段日子周姨娘仗着肚子里的那块肉总要惊动阖府上下,还时不时让下人去二门处候着苏观河,把人窝盘回去……王氏一概忍了,此时咬牙喝道:“怎得又不舒服了,成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还要出幺蛾子,让她在外头……”

苏妙真急急挡住王氏,轻声说:“不可,往日都容了她,没必要这时候落她面子……”且苏母对二房这一胎极为挂念,每日都赏了饮食给周姨娘,周姨娘的母亲又曾在苏母面前当差,那份情谊保不得比王氏还深。

“我睡一会就好了,娘亲去吧。”

王氏回过神来,见苏妙真躺回被窝,不似先头那么难过,打个哈欠,闭上眼睛,极为困乏的模样,记起自个姑娘今日起个大早做了汤水,定是困乏。给苏妙真盖上锦被,轻手轻脚地退出去,嘱咐了丫鬟们点安神香,煮燕窝汤,又吩咐一回绿意把毛球看个严实,称切切不可让它跑丢惹了苏妙真伤心,方出院子,让周婆子带路去姨娘所居。

苏妙真听得王氏一行人远去,慢慢睁开眼。

下了六年功夫亲近的苏问弦,尚且不能容忍她的行径……她若想施展前世所学,难如登爬九天。苏妙真盯着帷帐上的缠枝莲纹,心下惘然,难不成她真得当一个完完全全的古代女人?

安于内院,相夫教子,享荣华富贵?收拾妾室,狐媚邀宠,费百般机心?

眼帘里的缠枝莲纹渐渐模糊成一片,苏妙真抬手一抹,触到脸上一片湿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