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案上用砚台压了本书,仔细一看,却是当日他带回来与苏妙真那本程文。

他伸手取来。见程文页脚已有些折损,显然最近她是常翻阅的。看了一回,却见这本程文上顾长清和他的那几篇文章被翻折印迹最多,尤其是顾长清的江南逋赋和漕事河工两篇,以及他自己的军务屯田,吏治考校两篇,甚至还被用笔圈了重点出来,里面夹几张桃花笺纸,上批了些,她自己的感悟体会。

苏问弦凝神翻阅,见那笔记别出枢机,立论新颖,他不由一笑。略看一眼,逐渐凝神。

起初以为不过新奇之语,但一细读,却发现句句鞭辟入里,一语中的。

提及河工漕务时,她极为大胆地标注道:“此人眼光长远,是个人才!自太宗起‘引黄济运’,高宗工部尚书提‘借黄行运’之法,如今‘避黄开运’,皆是治河保漕的在不同年岁的具体措方,然虽能一时便宜,却后患不绝,皆因河道变迁频繁难料,如何长久?治黄只为保漕,而非清除民害……故不改漕运,则河患不绝。”

“窃有三策,拔除根本:一则海运,二则京畿种粮开荒,三则上游治河植树,中下游束水攻沙……然行海运,则需开海禁,造海船,能河粮两便,国计民生均得安稳……如今反对海运者,多为漕河官员,皆因漕河利大,废漕选海妨其私利……”

虽他不太明白河漕上的大事,也知自大顺开国以来,年年治河,年年保漕,两处的官员来来去去高官厚禄,却始终无解。

而真真这短短数百字,已经将漕运河事关系理得一清二楚,又在治河,修漕两处大事上提出具体对策,虽过于激进,却有其道理,和顾长清的“黄运合一”有异曲同工之意。

苏问弦撇过头,看向罗汉床上熟睡中的苏妙真,见她翻了个身,头埋向墙,只留了个纤袅背影给他。苏妙真又蹬掉毯子,苏问弦无奈,起身,给她盖好。

坐定,再翻几页,又看向军务屯田一章,见她批注是:“屯田法制败坏,黄册遗落,贵勋侵占军士屯田,致使军士无田可耕,且官豪私役使军士,致使军士困苦劳顿,铤险逃亡……若得营缮,方便商屯,复又百年国运。”

“但终究只是一时之法,根由仍在军户——世袭军制流毒无穷:军官世袭,则武臣子弟仗世袭,不畏罪黜,不惧无才,不习武艺,不爱军士,恣意妄为,御敌则一筹莫展,张皇失措!而军户世袭,普通军士无上升余地,永为下层,为豪强官军驱使奴役,故逃军日多!今清勾愈严,逃军愈甚。长久必危国本,需及早改制……军制陈腐,军士无出头之日,屯田败坏,军士无田可屯,自身难保!”

“向使自身难保,何以保全家国?!”

寥寥数语!

振聋发聩!

苏问弦看到此处,登时抓紧扶手,大力到手指关节咯咯作响。

他眉皱更深。

军务屯田之事他一直留心,当然明白苏妙真这短短几句话里的深刻用意。本朝军制世袭,军队屯田,开国百年,起初的确解决了无兵可用,无饷可发的局面,但承平日久,逐渐废弛,后有,有识之士见微知著,提出整改之法,但高宗起,只行清勾一法。

他留意许久,知清勾和屯田一般,逐渐败坏。也冷眼相看,明白根由所在,从未与人相言,皆因军制同漕河一般,事关国本,甚至更重!

她这短短数言,虽论及军制毫无顾忌,甚为胆大,却是一语破的,让人醍醐灌顶!

苏问弦倏地起身,于耳室内来回踱步,神色变幻不定。

半晌,罗汉床上苏妙真又翻个身,这响动惊醒了苏问弦,他神色复杂地望过去,见苏妙真已经翻身正对过来,梦得香甜。

苏问弦步到塌前,微微俯身,见那面容上尚有些稚气天真,可已然是娇艳无匹。他凝神半晌,但觉胸腔内好似有沸水蒸腾,煮烧得他心绪波涛汹涌,躁动不安。

倏尔,苏妙真动弹了下。碎落的青丝便拂过她的侧脸,那一缕青丝似弄得她发痒,让她在睡梦中嗯了一声。

不知为何,胸腔内蒸腾的沸水在这一刻骤然平息。苏问弦缓缓伸出手,替她拨掉,自言自语道:“到底还是小瞧了你。”

苏妙真闭目皱眉,哼了几声,苏问弦这才发觉是他用了力,把那雪团儿似的粉脸按蹭出来一道红痕。

其实他一贯在她面前收着力,怎奈她比常人要怕痛爱娇些。苏问弦不由得一笑:这样娇滴滴的一个人儿……复是自悔:她向来贪觉爱睡,他不该扰了她。

苏问弦收回手,刚要落座,却见苏妙真爬起来,打了个喷嚏,毯子从她身上滑下去,她也不知,迷迷瞪瞪地喊着绿意,要玫瑰花点茶喝,又打个哈欠,软糯着嗓子说:“多放点茉莉花干和樱桃干。”

苏问弦瞅见这等情形,自笑,嗯了一声,答应道:“好。”苏妙真昏昏欲睡,便没听出来是他,仍不放心似的,叮嘱道:“可别放木樨花。”

苏问弦失笑,又应了一声。起身,走向耳室里的多宝槅子,翻检了茶碗等物出来,回身一看,苏妙真躺下去。

她似因不耐烦窗子射进来的明媚日光,用春笋似的纤纤玉手遮挡着眼睛,还在睡意朦胧间,那毯子早滑到地上,带挈得苏妙真的白纱挑线裙子褶皱了一片。

苏问弦迅速理好,取了锡瓶等物,转到外间,用碳炉上水挑子里热着的水点了一盏玫瑰花茶来,端到内室。

苏妙真听了脚步声,又迷瞪瞪地起身,仍是昏昏沉沉的模样,接过那茶盏,又嫌重,推了回来,撒娇做痴道:“绿意好姐姐,你喂我吧。”

苏问弦笑意更深,坐到塌边,一手扶着苏妙真,一手端茶,倾身,递送过去。

苏妙真趴在他肩上,懒洋洋地闭着眼睛,一口一口地吃了茶,把樱桃干榛子仁儿也尽数吃掉,闭目打个哈欠,却抱怨道:“怎么这回泡的没之前好吃了。”

苏问弦这才大笑出声,一手虚扶着她腰身,一手把茶碗搁回剔红案几:“真真,我这可是第一次服侍人,你要还不满意,那哥哥也没法子。”

……

苏妙真正在将醒未醒之间,忽地听人大笑,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揉揉眼睛,定睛一看,坐在床边的哪里是绿意,可不是苏问弦。

他身着玄色直缀锦袍,玉冠束发,整个人都是意气风发,正含笑看向她。

苏妙真脸一红,晓得自己的种种放赖偷懒被他看得个一清二楚,赶紧坐正,双腿撘在塌边,双手十指交叉放到腹前,摆出个正襟危坐的姿态,瞅着苏问弦说好话道:“哥哥厉害,头一回服侍人都能这么细致,能被新科探花服侍一回,我是值啦。”

苏问弦笑意更深,打趣她说:“平时母亲抱怨你爱躲懒人娇气,我还稀奇,觉得母亲说得过了。现在才晓得,你可不是个好伺候的,睡个觉翻无数次身,踢几回被子,可得人时时盯着——就连喝盏茶,还要人喂,娇气得再也没有了。”

苏妙真窘得脸发烫,垂目不说话,苏问弦见她羞了,便笑。他长臂一伸,捞起地上毯子替她盖住腿,道:“这有甚么不好意思地,真真,”他半跪下身,和低着脸的苏妙真对视,极为柔声道:“你合该被人捧手心里,娇养宠爱一辈子,不操一点心,不费半分神才对。”

苏妙真抬起眼帘。

苏问弦柔了神色,望着她叹口气道:“可你却是个闲不住的操心性子,赵家又是武将,万一你要随军……真真,哥哥担心,你日后出嫁,要吃苦受累。”

苏妙真不由自主道:“不会的哥哥,赵家也是高门望族,便是武将家,便是日后我不得不随军伺候赵越北,也总有许多仆役下人相伴,我不会吃苦的。”

苏问弦在听到赵越北名字的一瞬间,面色一沉,他眉心皱出几道褶皱,苏妙真便问:“是那个赵越北有什么不妥么?”

“不是。我和他打过数次交道,知他有意做个儒将,日后一定会上疆场,我不希望那时候却让你担惊受怕……”苏问弦摇头,起身坐进花梨木座,直视她,许久,他揉揉眉心,似下了很大决心,问她道:“真真,如果,如果我说,哥哥有法子让你不嫁过去,你愿意么?”

苏妙真奇了:“可我不嫁给他,还能嫁谁呢?”

这里不容女子久久不婚,她倒想独身,可无论如何也得顾着王氏夫妇的心愿和姐妹们的名声。

苏问弦打断她道:“这几日,我会过同年,我见里面有几个模样端正家贫正派的进士,到时候招人进来做个赘婿,二房的产业我半分不要,全陪嫁给你,你便可以承欢父母膝下,你觉得如何?”

苏妙真闻言,又是吃惊,又是暖心。吃惊地是苏问弦想法不同常人,竟然连在贤妃贵妃面前做定的婚事也敢搅合,想起自个也要霍霍五皇子的好事,忍不住眉眼一弯,难怪她俩是兄妹。更暖心的是,他居然这些日子一直在为她筹谋相看,甚至愿意把二房产业尽数送她做嫁妆,这说出去,谁会信呢。除开王氏夫妇,她能有这样的兄长和苏妙娣那样的的姐姐,来这世上一趟,也是很值的。

苏妙真笑意更浓,道:“不用的哥哥,一来我真招了赘婿,传出去别人还以为爹娘私心呢,而且等你议婚,别家晓得我居然是找的赘婿,难免疑心你没有多少家资,到时候反不好。”

苏问弦闻言,抓紧雕花扶手,“你明知道,哥哥是不缺银钱的。”

苏妙真浅浅一笑:“我知道,哥哥可有钱了——光那布铺账本上的流水,就看得我心惊,不必说你的其他产业了——可外人不知道哇。再说了,哥哥,嫁去赵家是有一种好处的。”

“哦?”

苏妙真清清嗓子,把想法和盘托出,道:“哥,你想在军务上用心,虽你和傅小侯爷交好,但姻亲更近,若我能嫁入赵家,两姓联姻结好,日后你转入军务兵部,总会方便许多。”

不错,既然她的婚事不似前世能基于自愿爱情,那就该把这婚事利益最大化。赵家手握兵权,赵越北只爱他表妹,更不会让她献身伺候……只要他能给她正妻脸面,那就相安无事,极好。

苏问弦许久,慢慢道:“我知你用心,可真真,赵家不是只有儿子的。若你不觉得招个赘婿委屈你,我可以娶……”

苏妙真笑着打断他:“哥哥,你真好,宁可自个娶了赵家的女儿,也愿我婚事如意。不过赵家姑娘不太类似她兄长,说起来有些配不上你,还是宋芸和婉玉那样样子好性子佳的合适……”

苏妙真正掰着指头,替他算自己见过的哪家姑娘合适苏问弦,突听苏问弦重重一哼,语气里竟有三分莫名恼怒,“你为我和伯府打算好了,可想过自己?若日后赵越北赴任边疆,你待如何?跟去?到时候父母与我,就得和你相隔千里。”他沉沉道:“且边疆苦楚,非你所知。”

苏妙真一惊,不晓得他哪里来的火气,想了想,觉得多半是苏问弦关心过甚,便轻声道:

“哥哥,他纵去了边关,我也能留在京城陪伴爹娘。你不知,那赵越北他,”苏妙真话到嘴边,咽了回去,没说出柳娉娉一事。

苏妙真含糊道:“别看当初爹爹上任扬州,娘跟了过去。我见现下若夫君外放,都是留了正妻在家伺候公婆,自己带了小妾赴任的。到时候他若真去边关,我是肯定可以留京,孝顺婆母爹娘的。”

“留京?原来你有这样的打算,”苏问弦闻言,神色柔和数分,他缓缓吐气,点头:“哥哥忘了此处,眼下携家眷上任的确实少见,多是在外纳了美妾相伴。”

苏问弦屈指敲敲花梨木座的扶手,不动声色问:“你既然明白不跟去,他身边就会有妾室争宠,这样,都不吃醋么?”

却见苏妙真抿唇笑道:“那哪里能,我又看不上他……压根就没想过和谁举案齐眉,只要相敬如宾,便好了。”

苏问弦目光一凝,又听她含含糊糊道:“谁耐烦跟三妻四妾的男人谈情说……吃醋,那也得我喜欢他啊!”

“我会做个正室贤妇,只要他不让我近身伺候,给他纳一百个妾也无所谓……”

苏问弦听了,暗想,苏妙真似情窦不开,仍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更或是——苏问弦沉吟,忆起她在外事政务上的种种机心见识——她对这些内闱争宠之事毫不上心,看得过于透彻明白。

苏问弦听她那句“只要他不让我近身伺候,给他纳一百个妾也无所谓”,望向苏妙真,见她满脸轻松,知她现在是半分儿女情长的想法都没有。他心一动。

两人说完话,苏妙真想了想,取来棋盘,请他指点棋艺。二人便这么消磨掉了下午,又一同去苏妙娣处问候,等到日头渐西,王氏使人过来寻他们用饭,三人一同回上房用饭。

饭毕,众人用茶漱口。

一婆子捧了几套官服来给王氏过目,青袍上绣溪敕,是七品服,苏妙真记得除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外,榜眼探花都是翰林院编修,乃正七品官服,便笑:“哥,明儿是不是就得正式去翰林院任职了。”

苏问弦笑道:“不,我还得先去兵部吏部观政半年。”

王氏叹气道:“谁说不是,本以为要进翰林院的,这下还得去当个什么劳什子九品观政,虽有七品的衔,干的却是九品的事,没意思。”

不入翰林院的进士,按旧制由吏部遴选,以名次先后,依次选取,送往六部三法司,在各个衙门观政办事,这其实是为了让这些新科贵子们能够遍观政事,通达政体,好扩充经验,磨炼能力。

但并没有一甲翰林先去观政的先例。

苏妙真沉吟一会儿,见苏观河与苏问弦脸上都是笑意,便试探道:“我朝六部三法司以及五军都督府都有进士前往观政,可除了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处,观政们可以参与鞫献问罪外,他处并不能理署公文,参与办事,只是看着学习,全当游玩而已……难不成这次圣上开恩,准许六部观政进士都可以掌佥署文案,操练政事的实权?”

苏观河抚须,为这小女的灵透心思而喜悦,不住微笑:“不错,此次除了状元仍入翰林院做修撰,其他人选入各部法司观政,榜眼探花以及二甲前三十,都能分理郎中御史的事务,也给了佥署文案的权。”

王氏嗤一声道:“那也是个九品官儿,怪没意思。”苏观河笑道:“夫人此言差矣,这可是个谙熟习练政事的好机会,半年下来,弦儿能学多少东西,日后不管谋得什么官职,上手总能容易些。”

苏妙真更喜,噌的起身,连声道几句圣上英明:“,这样能真正锻炼人才!不然,那观政就容易只有个参与的虚名,平日不过画卯应付差事而已。这么实实地考察任用,一定能擢英选茂,不过照我说,给了权,也得时时考核省试才好,免得有那等无才无德的敷衍政事。”

苏妙娣扯断绣线,转向她笑道:“真儿,瞧把你给激动得,比三哥哥还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考中探花的人哩,赶紧坐回去,把这碗奶皮子喝了吧,每次吃饭,你要么吃得少,要么吃得撑,要么吃得慢,要么就——。”

苏妙娣和王氏相视一眼,她母女二人对坐着,便齐声笑道:“喋喋不休的话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