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微风拂过, 带来此起彼伏的虫鸣鸟叫。

因伯府来的主子多, 选用的四怡堂最大,晚席便设在四怡堂前院。四怡堂各处都点上羊角戳纱大灯,从西至东, 挂满廊檐, 燃得亮堂堂, 映在东厢房前的枝蔓横生错杂掩映的海棠树上,似成了一片粉雾。

前院共有九间厢房, 在东北角、西南角各开两扇角门。北正堂是各府太太姑娘们坐席的场所, 男客们须得避讳,便被安排在西敞厅。

苏妙真与苏妙娣从后院由东北角门进入, 被引入北正堂内, 侍在门边的两个丫鬟揭开起垂地湘帘, 笑道:“这会儿人没来齐,干姑娘倒来得早。”苏妙真听这称呼, 便知这两丫鬟乃是镇远侯府的下人。

两丫鬟指向东面道:“挡在海棠树和戏台后头的那三间东厢房,是用作姑娘太太们的起居更衣退室, 姑娘们若乏了累了或者衣裳脏了,可以去那里……还有, 南厢房两间放着宴上各处器皿以及戏子们的头面衣裳, 可别走去了……”

苏妙真立在门边,回身望一眼, 见那一排阔大繁盛的海棠树前, 确实搭起个戏台。戏台和海棠树把那东厢房三间挡得严严实实, 几乎只能看见些檐角掩映其中。

各府丫鬟婆子都忙得脚下生风,往来穿梭不断。至于这戏台,应该是香会里带来了戏班子,苏妙真知道香会结社多半会预备着酬神的项目。笑道:“这碧霞元君还没看过,咱们倒先有福了,有劳干娘了。”

傅夫人被推举为香首,进香事宜不论大小,皆由她操办。苏妙真自然也知,此刻便微笑着道:“这班子是府里的家班么?”

“是呢,干姑娘过会儿可以好好看看。”苏妙真略夸了她二人几句,便进堂内。另有丫鬟进来引她入座。见堂上七个一溜的透雕护屏矮足椅,椅前置放了两个黑漆描金小几,心知那都是各府夫人所坐处。低头看自己的,座前的乃是一芍药纹样雕漆圆几,旁人的都是方几,有梅花牡丹,也有海棠芙蓉的,不免一笑:“怎偏我是圆的?”

丫鬟笑道:“本预备的都是方几,怎奈有一个不是,我们夫人瞧了还忙活了一阵,说别人都是方几,偏剩一个姑娘用圆的,那多不好……还是王奶奶说姑娘平时甚爱芍药,才抬出来用了。”

她对花没什么特别偏爱,凡是色泽浓艳的,带些香气的,都挺喜欢。什么芍药牡丹海棠山茶等名花自不消说,就连蔷薇榴花狗尾巴花也挺中意。

估摸着这是王氏说出来给傅夫人打圆场的。苏妙真点点头。这丫鬟见她面无不悦,松一口气,便退下出堂。

一时间,诸位夫人俱都进来入座,随行各府的姑娘们也都归座,苏妙真左手挨了苏妙娣,右手是傅绛仙,对面坐了文婉玉许凝秋,斜对了赵盼藕柳娉娉。

旋即,各府子侄隔着垂地湘帘,轮次请安。苏妙真不甚在意,只在到钱季江前来请安时才望了几眼。

钱季江是苏问弦在指挥搭茶棚时遇见,苏问弦过来禀了王氏与傅夫人,说钱季江为父母在天之灵安息而前来进香,孝心可嘉,不若也过来给各府夫人见个礼。王氏傅夫人早就听说过钱季江,知他高中二甲传胪,当即说,不若留他歇在大觉寺男人们处,免得餐风露宿的。于是钱季江便还进寺来谢过各府夫人。

苏妙真曾听苏问弦提过几句,听说是长宁侯府曾看中了要当赘婿,结果他母亲去世,得守三年的丧,长宁侯府的姑娘等不及,这婚事便搁下了。苏问弦不是个做无用功的人,他把这人带来拜见各位诰命,到底是什么心思呢。

他曾说过,希望她招个赘婿进府,难不成……可她与赵越北的婚事已然定下,苏问弦不该还有此想才对。苏妙真沉思,但觉捉摸不透苏问弦的想法。突有听见一熟悉男声道:

“恪然见过各位夫人。”

是那个骂她“抛头露面,轻浮”的人!苏妙真猛一扭头,果见屏风外那人手上握了一把扇子。不由又惊又怒,恨不能站起身来骂几句他,忽地猛地回神——“恪然”?

这人竟然是吴王世子,文婉玉的未来相公?苏妙真嘴角一僵。等等,他既然是吴王世子,那元宵那晚碰见的三人里头不就有他。难怪当时就觉得吴王世子语气淡淡,似很看不惯她出来走动。苏妙真暗自凝神:这人的的确确是个道学先生,不喜欢女子抛头露面。

宁祯扬身份高,当即各府诰命忙让叫起,随即见各府子侄们都已经拜过,便让丫鬟们打起堂前湘帘,然后就是席开锦绣,屏列芙蓉……

又有婆子进来请戏,各府夫人商量点了三折,傅绛仙爱听三国故事,走到傅夫人跟前央求着点了一出《三英战吕布》。不一时,便听外头猛张飞声哼哼哈哈地唱起来:

“白袍乌甲素包巾,丈八蛇矛手内擒,今与吕布去交战,贼命难逃张翼德,催马来至两军阵,叫骂贼人来交锋,吕布冤家出关打战来……”那等绕梁不绝处,自非笔墨能絮。

陆续酒过三巡,席面已残,其间苏问弦等人虽来有来敬酒,但也都是立在西廊下,隔着窗扇,举杯点景,并不真往正堂来。

闹了半日。各府夫人都住了筷子,丫鬟婆子们送来热水手巾,撤去残席,新送了茶水素点。

苏妙真往四周一看,各府的姑娘也都开始用帕子抹嘴了,显然都是吃饱了的。她自己吃不惯素,这会儿都还没饱,当即叫来一婆子送碗面过来。

还没吃几口,就听平越霞笑道:“也没什么玩的,咱们是行令呢,还是射覆呢,还是作诗呢。”

苏妙真一口面差点噎着,往堂上一看,见众人都不反对,心里一时叫苦。她历遍大大小小的宴会,知道这时候没什么娱乐,各府女眷们又想玩得风雅,席间多是作诗行令。若这里只有自家人,她还好出声反对的,可偏偏有平家顾家!

苏妙真咬咬牙,刚想喊出一个“射覆”,就听文婉玉笑道:“不若作诗吧。”

苏妙真应声一咳,往堂上一望,见各府夫人都不住点头,顾夫人更笑道:“这里都是读过书认识字的姑娘,写几首诗倒不难。”平夫人亦是接话道:“前儿宫里赏芍药,皇后娘娘让陪侍的妃嫔作诗,皇上知道了,还赞了几句‘风雅别致’,拔了头筹的孙贵人更是有赏呢。”

一时间诸位诰命都笑了,“那咱们也该赶个场面,就定作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