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卫欢就和剧组入场就坐,电视节主办方把她的座位和宋嘉影安排在了前后位。卫欢有自知之明也没期待获奖,纯粹就出来晃一圈好保持新闻曝光率同时宣传下电视剧。

颁奖典礼的现场共有8台摄像机,机位全方位覆盖会场内的所有角落,灯光音响效果都胜过前几次,一盏盏璀璨的吊灯举着耀眼的灯光,对立的爱奥尼克式柱在灯光下更显辉煌。

这种典礼一般都会很无聊,数小时的笑容足以让脸部肌肉僵硬,还要在大庭广众下与自己不喜欢的人装亲近,甚至在奖项上失意的人还得控制住自己不要黑脸,很考验体力和意志力。

还好她让小王在手机里下好比赛了,卫欢装作没听到沈周拙劣的搭讪,打开视频调成静音,正要塞上隐形耳机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身后的人拍了一下。

“欢欢姐,这次你也入围视后了,有没有信心啊。”宋嘉影笑咪咪地看着她。

卫欢一笑,“那怎么可能,拿个人气奖都不错了,”

“别这么说嘛,你在那些前辈面前也不逊色啊,为什么视后不会是你。”宋嘉影继续说道。

因为宋嘉影和卫欢来自一个地方,卫欢对她也格外有耐心,就解释道,“我看徐莹那部古装剧人物性格都超级复杂,今天也有新闻说她会出席,既然她都要出席了,那奖项肯定是她的了。”

——

卫欢那边轻松愉快,主办方这块可就火烧眉毛了。

总导演在后台几乎要疯了,“徐莹怎么还没走红毯,马上颁奖就要开始了,她不能现在才说不来吧,你不知道打电话催一催吗?!”

工作人员也直抹汗,气虚答道:“徐莹不是不来,她还在化妆间换衣服,导演,刚刚我催了这是被骂回来的啊,她说我要是再催就直接打道回府了。”

“她不来,视后颁给谁,难道要像去年的娜真一样由经纪人代领吗,FUCK,女星就是事儿多,她又换个什么衣服。”

“助理透露说和卫欢撞衫了,这种场合还会撞衫呢导演……”

——

酒店

“刚刚让他们十万火急送过来的,香家的未发布款,你穿了肯定合适。”徐莹的经纪人急急忙忙冲进套间,帮着徐莹脱衣服。

“换了衣服连妆容发型都要换的啊,造型师呢,”徐莹气得跳脚,扭头就劈头盖脸骂了助理一顿,“傻愣在那儿干嘛,给我换衣服。”

见助理乖乖地放下手机过来,徐莹才觉得心气稍顺,但一看到被脱下来搁在一边的礼服,又火大起来:“陈姐,公关部的人是吃白饭的吗,借礼服怎么会没搞清楚之前有没有人借,现在好了,和卫欢撞衫,还害得我要重新换装,那个公关部经理死哪儿去了!”

“她昨天就离职照顾孩子了,好了好了赶紧的……”

这事儿说起来徐莹觉得自己要是不发火都可以称得上圣母了,本来她在酒店里还磨蹭一会点评了一下电视里其他女星的着装,结果刚要动身就看到了卫欢穿着和她一样的D家礼服。

徐莹当即就不想去电视节了,去了干嘛,给卫欢博话题的机会吗?

但经纪人再三保证视后是她的,徐莹才没有扭头就走。

一定是卫欢有意和她穿了一样的衣服,徐莹瞅着镜子里的自己,见新礼服上身又是温柔淑女款,顿时火冒三丈,拿起手包就往镜子上一砸,“卫欢,你可真是好样儿的……”

这种大型晚会根本不可能撞衫,因为在向各大品牌借服装时公关经理都会被告知这件服装有谁借过,以避免女明星在现场遇到尴尬。所以徐莹怀疑卫欢有意挑一样的衣服也挺有道理。

但这次她冤枉错人了,徐莹没想到,她自己觉得电视节可有可无鸡肋得很,如果不是最近曝光率下降她根本不会考虑来,敲定出席也是电视节的前两天,那时候女明星的礼服早就准备好了,但正在气头上的徐莹完全没考虑到这一点,一心想着颁奖的时候要给卫欢点颜色瞧瞧。

——

“现在有请徐莹,宋蔚然为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颁布奖项。”

徐莹施施然地抢在宋蔚然前头上场了,她之前向主办方打过招呼,问到了人气奖的归属在卫欢,当下就挂上了招牌笑容等着出场。

给女演员颁奖的从来都是男演员,反之亦然,但徐莹在司仪小姐上台后主动把男演员奖的信函递给了宋蔚然,微笑说:“蔚然,你来颁男明星的吧,我比较想颁女星的。”

宋蔚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台上也不可能拒绝女士的要求,也立时反应过来玩笑道:“徐莹,你有那么讨厌入选的这些男演员吗,后辈们会很伤心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