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尚真穿梭在宴会中,和来宾们谈笑风生,他正是意气风发之际,本来又生了一副招风引蝶的好相貌,剑眉星目,高挺鼻梁,又兼饱满天庭,虽然有些薄唇,似是薄情的样子。

可他们这些人,又有哪个是长情的呢。

因而即便他就要和白晓晨结婚的消息满天飞,也挡不住挽着别人臂膀的明星贵女们向他递来一道又一道的眼风。

等到方独瑾这个主人来了后,严尚真也不多待,和其他的熟人说了几声就大步踏出宴会厅,外面等着的司机保镖都跟了上来,不一会儿,他就在回金风区的路上了。

他靠在背椅上,酒劲有点上来了,让司机开了窗,吹着晚风,一时间心绪起伏。

今晚严尚真都记不得有几次,别人来探听他看上白晓晨哪一点了,也是,谁家没个女儿侄女的。

只是,他眉头一皱,晓晨的相貌是一流得出色,帝都里的这些大小姐们长得漂亮的又没多少,还个个脾气不轻一身公主病,哪有晓晨温柔可人。

他在心里把帝都的贵女们贬了个遍,忆起和白晓晨初次相遇的时候:他和她都是孤零零,只不过他意态高傲地站在观景台上,她却坐在秋千架子上走神。

那时候正是两年前,严家被打压的时候,严尚真早知道这不过是严韩两姓部下的圈套,但到底是体验了一把世态炎凉,难免唏嘘。

就在那时候,碰上了白晓晨,不知道是不是他先挑起的话头,他和白晓晨居然相谈甚欢,白晓晨有一种奇异的安稳人心的能力,纵然她也深处争斗漩涡,不能幸免,却始终是闲适安宁,不动声色的。

严尚真渐渐涌起了温柔之意,偏头看窗外万家灯火,他忽的很想去看看白晓晨在做什么,淡淡地说,“掉头。”

司机跟了他多年,知道这事要去白家的意思,忙转了方向盘。

严尚真上二楼的时候,白晓晨正在台灯下看书。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按压在书本上,眉头轻轻皱起,似是看到了不解的地方,灯光映的她轮廓如玉,眉眼生春,严尚真心里咯噔一下,要去摸烟,突然回过神这是在她的卧室。

他立在门边很久,都没等到白晓晨发现他,一时有些沮丧,忍不住咳了咳,白晓晨方回了现实世界,定睛一看,居然是严尚真,把书合上放到一边,站起身笑着说,“你怎么不叫我呢。”

严尚真见她梨涡浅浅,笑语盈盈,凝固了一下,慢慢踱步到书桌前,把她按住,自己也挤进了白晓晨的靠椅,轻轻搂住白晓晨的腰,把她抱进自己怀里,然后顺便看了看那本书,待看到书

名,噗嗤一笑,“晓晨,你怎么看这书啊。”

白晓晨发现他的目光在那本书上流连就觉不对,脸颊发热,如玉的耳朵红通通的,好似琥珀,嗔道,“我看的可是删减版,你不要乱说啊。”

严尚真难得见她害羞模样,忍不住情动,轻轻地在她脸颊上啄了一下,戏谑道,“赶明我给你送一本完整版,这《金X平X梅》我十四岁就偷着看过了,嗯怎么样。”

白晓晨脸红得愈发厉害,左右手只用力推开他的怀抱,奈何严尚真的右手搂着她的腰搂得死死的,轻声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却是,”她咬了咬下唇,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淫者见淫呢。”

严尚真见她眼波流转,妩媚难言,喑哑了嗓子说,“你可别招我。”伸手就要拽住那白嫩的食指。

白晓晨立刻收回手,她坐在他身上,发觉了他某处的变化,转移话题说道,“我看书里边的女人倒是都挺可怜的,不过有权有势的男人,难免会……就好像韩江深,韩河渐他们。”

说着,她微微愣了神,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

严尚真最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走神,一手将她拉进怀里,感受到她脸庞贴着自己的胸膛,笑着说,“我不是表哥他们,不会让外面的女人挑战你的地位的。别心烦了。”

韩江深和韩河渐宠着外头的女人的事,不是秘密。

白晓晨靠着他,微微垂了眼帘,面上自是讽刺,她可从来没想过让严尚真为自己放弃外面的莺莺燕燕,且不说严尚真的脾性。

她眨了眨眼,白晓晨的目光游移到床边的玩偶娃娃,她可不爱严尚真。

男人没有靠得住的,就好像张智源。

————相爱七年,抵不过旁人的八个月。

她心里嗤笑。

于是严尚真只听她乖巧地嗯了一声,心情大好,摸着她的头发,暗暗想到,她这么柔顺婉转,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受伤害的。

于嫣那些人的地方,要少去些了,外头的野花是上不了台面的,也要让她们低调些,不要出现在晓晨面前,不仅是为了家族名声,其实对于他这个地位的人名声不过是可有可无,谁又敢置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