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王夫人打发人来叫宝钗过去商量,宝玉听见说是和尚在外头,赶忙的独自一人走到前头,嘴里乱嚷道:我的师父在那里"叫了半天,并不见有和尚,只得走到外面见李贵将和尚拦住,不放他进来宝玉便说道:太太叫我请师父进去。李贵听了松了手,那和尚便摇摇摆摆的进去宝玉看见那僧的形状与他死去时所见的一般,心里早有些明白了,便上前施礼,连叫:师父,弟子迎候来迟。那僧说:我不要你们接待,只要银子,拿了来我就走。宝玉听来又不象有道行的话,看他满头癞疮,混身腌か破烂,心里想道:自古说`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39;,也不可当面错过,我且应了他谢银,并探探他的口气。便说道:师父不必性急,现在家母料理,请师父坐下略等片刻弟子请问,师父可是从`太虚幻境39;而来"那和尚道:什么幻境,不过是来处来去处去罢了我是送还你的玉来的我且问你,那玉是从那里来的"宝玉一时对答不来那僧笑道:你自己的来路还不知,便来问我"宝玉本来颖悟,又经点化,早把红尘看破,只是自己的底里未知,一闻那僧问起玉来,好象当头一棒,便说道:你也不用银子了,我把那玉还你罢。那僧笑道:也该还我了。

宝玉也不答言,往里就跑,走到自己院内,见宝钗袭人等都到王夫人那里去了,忙向自己床边取了那玉便走出来迎面碰见了袭人,撞了一个满怀,把袭人唬了一跳,说道:太太说,你陪着和尚坐着很好,太太在那里打算送他些银两你又回来做什么"宝玉道:你快去回太太,说不用张罗银两了,我把这玉还了他就是了。袭人听说,即忙拉住宝玉道:这断使不得的那玉就是你的命,若是他拿去了,你又要病着了。宝玉道:如今不再病的了,我已经有了心了,要那玉何用"摔脱袭人,便要想走袭人急得赶着嚷道:你回来,我告诉你一句话。宝玉回过头来道:没有什么说的了。袭人顾不得什么,一面赶着跑,一面嚷道:上回丢了玉,几乎没有把我的命要了刚刚儿的有了,你拿了去,你也活不成,我也活不成了你要还他,除非是叫我死了"说着,赶上一把拉住宝玉急了道:你死也要还,你不死也要还"狠命的把袭人一推,抽身要走怎奈袭人两只手绕着宝玉的带子不放松,哭喊着坐在地下里面的丫头听见连忙赶来,瞧见他两个人的神情不好,只听见袭人哭道:快告诉太太去,宝二爷要把那玉去还和尚呢"丫头赶忙飞报王夫人那宝玉更加生气,用手来掰开了袭人的手,幸亏袭人忍痛不放紫鹃在屋里听见宝玉要把玉给人,这一急比别人更甚,把素日冷淡宝玉的主意都忘在九霄云外了,连忙跑出来帮着抱住宝玉那宝玉虽是个男人,用力摔打,怎奈两个人死命的抱住不放,也难脱身,叹口气道:为一块玉这样死命的不放,若是我一个人走了,又待怎么样呢"袭人紫鹃听到那里,不禁嚎啕大哭起来正在难分难解,王夫人宝钗急忙赶来,见是这样形景,便哭着喝道:宝玉,你又疯了吗"宝玉见王夫人来了,明知不能脱身,只得陪笑说道:这当什么,又叫太太着急他们总是这样大惊小怪的,我说那和尚不近人情,他必要一万银子,少一个不能我生气进来拿这玉还他,就说是假的,要这玉干什么他见得我们不希罕那玉,便随意给他些就过去了。王夫人道:我打谅真要还他,这也罢了为什么不告诉明白了他们,叫他们哭哭喊喊的象什么道:这么说呢倒还使得要是真拿那玉给他,那和尚有些古怪,倘或一给了他,又闹到家口不宁,岂不是不成事了么至于银钱呢,就把我的头面折变了,也还够了呢。王夫人听了道:也罢了,且就这么办罢。宝玉也不回答只见宝钗走上来在宝玉手里拿了这玉,说道:你也不用出去,我合太太给他钱就是了。宝玉道:玉不还他也使得,只是我还得当面见他一见才好。袭人等仍不肯放手,到底宝钗明决,说:放了手由他去就是了。袭人只得放手宝玉笑道:你们这些人原来重玉不重人哪你们既放了我,我便跟着他走了,看你们就守着那块玉怎么样"袭人心里又着急起来,仍要拉他,只碍着王夫人和宝钗的面前,又不好太露轻薄恰好宝玉一撒手就走了袭人忙叫小丫头在三门口传了焙茗等,"告诉外头照应着二爷,他有些疯了。小丫头答应了出去

王夫人宝钗等进来坐下,问起袭人来由,袭人便将宝玉的话细细说了王夫人宝钗甚是不放心,又叫人出去吩咐众人伺候,听着和尚说些什么回来小丫头传话进来回王夫人道:二爷真有些疯了外头小厮们说,里头不给他玉,他也没法,如今身子出来了,求着那和尚带了他去。王夫人听了说道:这还了得那和尚说什么来着"小丫头回道:和尚说要玉不要人。宝钗道:不要银子了么"小丫头道:没听见说,后来和尚和二爷两个人说着笑着,有好些话外头小厮们都不大懂。王夫人道:糊涂东西,听不出来,学是自然学得来的。便叫小丫头:你把那小厮叫进来。小丫头连忙出去叫进那小厮,站在廊下,隔着窗户请了安王夫人便问道:和尚和二爷的话你们不懂,难道学也学不来吗"那小厮回道:我们只听见说什么`大荒山39;,什么`青埂峰39;,又说什么`太虚境39;,`斩断尘缘39;这些话。王夫人听了也不懂宝钗听了,唬得两眼直瞪,半句话都没有了正要叫人出去拉宝玉进来,只见宝玉笑嘻嘻的进来说:好了,好了。宝钗仍是发怔王夫人道:你疯疯颠颠的说的是什么"宝玉道:正经话又说我疯颠那和尚与我原是认得的,他不过也是要来见我一见他何尝是真要银子呢,也只当化个善缘就是了所以说明了他自己就飘然而去了这可不是好了么"王夫人不信,又隔着窗户问那小厮那小厮连忙出去问了门上的人,进来回说:果然和尚走了说请太太们放心,我原不要银子,只要宝二爷时常到他那里去去就是了诸事只要随缘,自有一定的道理"王夫人道:原来是个好和尚,你们曾问住在那里"门上道:奴才也问来着,他说我们二爷是知道的。王夫人问宝玉道:他到底住在那里"宝玉笑道:这个地方说远就远,说近就近。宝钗不待说完,便道:你醒醒儿罢,别尽着迷在里头现在老爷太太就疼你一个人,老爷还吩咐叫你干功名长进呢。宝玉道:我说的不是功名么你们不知道,`一子出家,七祖升天39;呢。王夫人听到那里,不觉伤心起来,说:我们的家运怎么好,一个四丫头口口声声要出家,如今又添出一个来了我这样个日子过他做什么"说着,大哭起来宝钗见王夫人伤心,只得上前苦劝宝玉笑道:我说了这一句顽话,太太又认起真来了。王夫人止住哭声道:这些话也是混说的么"正闹着,只见丫头来回话:琏二爷回来了,颜色大变,说请太太回去说话。王夫人又吃了一惊,说道:将就些,叫他进来罢,小婶子也是旧亲,不用回避了。贾琏进来,见了王夫人请了安宝钗迎着也问了贾琏的安回说道:刚才接了我父亲的书信,说是病重的很,叫我就去,若迟了恐怕不能见面。说到那里,眼泪便掉下来了王夫人道:书上写的是什么病"贾琏道:写的是感冒风寒起来的,如今成了痨病了现在危急,专差一个人连日连夜赶来的,说如若再耽搁一两天就不能见面了故来回太太,侄儿必得就去才好只是家里没人照管蔷儿芸儿虽说糊涂,到底是个男人,外头有了事来还可传个话侄儿家里倒没有什么事,秋桐是天天哭着喊着不愿意在这里,侄儿叫了他娘家的人来领了去了,倒省了平儿好些气虽是巧姐没人照应,还亏平儿的心不很坏妞儿心里也明白,只是性气比他娘还刚硬些,求太太时常管教管教他。说着眼圈儿一红,连忙把腰里拴槟榔荷包的小绢子拉下来擦眼王夫人道:放着他亲祖母在那里,托我做什么。贾琏轻轻的说道:太太要说这个话,侄儿就该活活儿的打死了没什么说的,总求太太始终疼侄儿就是了。说着,就跪下来了王夫人也眼圈儿红

贾琏又说了几句才出来,叫了众家人来交待清楚,写了书,收拾了行装,平儿等不免叮咛了好些话只有巧姐儿惨伤的了不得,贾琏又欲托王仁照应,巧姐到底不愿意,听见外头托了芸蔷二人,心里更不受用,嘴里却说不出来,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