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jj新出的防盗功能,新读者等6小时就正常啦

*

且说晚间苏问弦回来后,便挑灯开看那本《江湖术士录》,大致翻完,最后一页的“第一卷完——安平居士”几个大字格外显眼。又想起里头的一个反面人物居然叫傅云天,凝神思索,到底觉得苏妙真这部话本虽则有趣,可未必就能广为人知。

便唤苏安进书房道:“明早你把这部书拿去市坊里,找个靠谱的书坊老板让他刊印售卖,挂安平居士的名字。手稿要给我拿回来,直接送到国子监去。”

苏安忙不迭应了,见苏问弦极为珍重手稿,还以为是他的诗文,心道自己主人从没有刊印过诗集的啊,难道改了性子?回到自己房间一看,顿觉不对:这字迹也不是三少爷的啊。

小心翼翼在灯下看了一回,一看开头,还以为是普通的话本小说,再看,立时被那傅家三兄弟的故事吸引住了,心道,这“术法”也不知是真是假,居然能这般有趣,一会儿恨自己不如傅家三兄弟运气得了老道士真传及宝物,一会儿为三兄弟屡屡倒霉心惊肉跳。

直到他被苏全在肩上一拍,“都快子时了哥,赶紧睡觉啊”才发觉油灯都要烧没了,依依与手稿作别,上床入睡,和着被子迷迷糊糊地仍在想,傅家老三被仙人变成凳子,也不知……

次日大早,苏问弦带着仆人往国子监去了。

苏安就黑着眼圈,抱着手稿寻书坊去也,一边为自己没来得及看完而懊悔,一边安慰自己道,等一刊印出来他也买上一本就成了,一边又好奇自己主人从哪里弄来的这部书,居然能这么有奇趣。

他是伯府家丁,寻了个出名书坊,报上名号,老板使唤人给他看茶倒水,冲他挤眉弄眼;“贵府主人可是想寻些话本来看,我这里有《花梦缘》《牡丹亭》……”见苏安连连摆手,似下了极大决心,附耳道:“我这里还有压箱底的春宫秘戏图……”

话没说完,苏安喷了一口茶,哭笑不得袖出手本,“我家主人是让你给刊印。”便把苏问弦交代的话讲了,道:“除此之外,不能让人知道这是我们伯府出来的书,你且记得保密。”

苏安见那老板似不以为然,心痛地递给他手稿,心道,等你看了就知道这话本有意思了。那老板果然如他所料,一盏茶时间看了个大概,抬头喜道:“有趣有趣,这比现下的志怪小说有趣多了。”他当然不知那是苏妙真集合了各种写作技巧以及各种奇闻写来的,大转折小转折不断,肯定比这世道的小说要内容丰富、有趣,更不用说她为这写书一事费上的无数心血精力。

那老板一开始以为不过是大家公子想要出个书立个名,只想不如敷衍过去随便印几本,但他一读,就敏锐地发现这本书很可能大火,立刻拍板:“我就把这稿子先印了。”

苏安与他又就册数,时日,以及其他种种商量了一回,方打道回府。

*

回京第三天,苏观河被召入内廷答对得宜,圣上点他做正三品刑部左侍郎,只等年后上任。

又赐了宴,一时间满府都喜气洋洋,贺帖纷涌而来。苏观河一一回帖,定在了十月三十宴饮庆贺,请了永安侯、镇远侯等世交公侯,以及诸官长僚属乃至堂客,又为给王氏请封诰命一事忙碌,成山伯府实在热闹。

自从苏妙真托了苏问弦办事,已过两旬,日日挂心,一心等着月底苏问弦放假归来时问他情况如何。

平日里就在家学里跟着念书,学习,教书的是个老夫子,形容严肃,整日里让她们默写,完全是填鸭式教育,好在苏妙真九年义务教育熏陶过来的,背书是她最拿手的,以至于检查功课时李老夫子偶也赞她声“孺子可教也”,而苦了苏妙茹,苏妙倩,有苏妙真作比,两人也拿了十分力气在学问上,生怕被斥责不如幼妹,苏妙真巴不得这世上的女孩都能读些书,更有意刺激她俩的好胜心,在功课上表现得格外突出。

虽则三人有所竞争,但苏妙真已用各式各样的故事和江南好玩的小物件把她们迷住,姐妹感情一日千里,苏妙茹、苏妙倩整日里都是妙真妹妹长、妙真妹妹短,看在苏妙娣眼里也颇欣慰。

四人上午就是读书,下午则要去学刺绣,王氏还从外延了位宫里出来的嬷嬷教女儿如何坐卧有仪,如何款款行步,如何行礼优美……力求把女儿教得风姿楚楚。王氏这回下了狠心一定要把苏妙真教好,好带出去交游往来给京里的诸位夫人们过眼,故而让于嬷嬷十分严格,她一有偷懒耍滑的倾向就让于嬷嬷狠狠地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