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番外95:安然的条件(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05章番外95:安然的条件

夜三没能让许继成当天晚上回到景城,因为马车的行驶速度早已经注定,更因为许继成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在哭泣中陷入了昏沉。

“爷,您醒醒,咱们吃点东西继续赶路,不然您的身体受不了。”夜三轻声开口,可是马车内毫无动静。

夜三只能打开车门,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海藻般的黑发遮住了他半张脸,露出的脸苍白到像极了没有生命力的纸,双眸紧闭,眼窝中还带着痛哭过后的泪痕,毫无生机地趴在马车上,好像受了重伤的兽。

“爷,咱们先吃点东西,然后再上路。”夜三努力抑住心头的悲伤,低声说道。

可是马车上的人毫无动静,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之前他身体虚弱,但是对于他的话语都有反应的,现在……

“姚良,快来看看爷,爷怎么喊都喊不醒了,姚良……”夜三对着身后大夫坐着的马车就喊,姚良闻讯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赶紧为许继成诊脉,片刻之后,他的脸色都白了。

“王爷毒发了。”姚良面露为难,对夜三说话的时候脸色都是沉着的。

这些年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一天,却不想……

“这可真是要了王爷的命了。”夜三看着姚良,眼泪就落了下来。

“之前让王爷支撑着熬过来的就是王妃,可是现在,王妃……”夜三的不敢再说下去。

一个徘徊在生死边缘,一个生死未卜……

“姚良,你想想办法,之前那么多次都扛过去了,这次,肯定能的。”夜三轻声哀求,可是换来只是姚良的摇头,他也想让爷扛过去,可是爷的身体,早在苍南州就掏空了,现在更是毫无求生意识。

他不是神医,他回天无术。

见姚良摇头,夜三的心都揪了起来,他守着马车看了又看,最后下令道:“继续赶路,争取尽快赶到景城。”

“你疯了,王爷的命你不要了?”姚良听了夜三的话脸都绿了,王爷现在已经毒发,能不能活下去都难说,再一路奔波……

“只有找到王妃王爷才能活下去,王妃在景城,王爷的命就在景城。”夜三说完就上马,护送着马车向着京成的方向疾驰而去。

在路上,他们再次遇到了追杀,只是此时之前被派出去的人基本上已经归位,护住许继成是很轻松的事情,只是半个时辰就将来犯之敌全部打退。

因为许继成的身体,他们没心思在意这些事情,成王府的属下们心头唯一的目的地就是景城。

可是,纵使夜三不眠不休地赶到了景城,进了王府,都没能见到王妃。

夜三盯着夜二,看着他脸上灰败的神色,满心的话语,一句都没能说出口。

夜三转身上车,将许继成从车上抱了下来,怀中的人,纸片一般。

夜三抱着毫无生机的人走到了许继成的寝殿,突然转身,向着京默的院子走去,最后将他放到了京默睡过的床上。

“爷,在这里您就能感觉到王妃的气息了,我知道你一直想睡在王妃的床上王妃不在,没人阻拦,你能如愿了。”夜三轻声说着,只是话音落地,眼泪也落到了地上。

“王爷,您不醒来,谁来帮您找王妃呀,没有人比你更在乎王妃了,所以您一定要扛过来,不然……”夜三说着悲从中来,三尺高的汉子,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夜三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的话说完之后,那本应昏沉着没有任何意识的人手指动了动。

姚良再次为王爷诊脉,开了药方,煮了喂给成王,却不想那药分毫都没喂进去。

这次王爷毒发症状比之前都要严重,饭菜和药全都喂不下去。

试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次失败之后,姚良的脸色阴沉地好像随时能下雨。

“夜二,夜三,这次爷可能闯不过去了。”姚良犹豫了很久,才最终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夜二夜三面面相觑,许久都没有说话。

“咱们再试着去请一下大梁的安然世子吧,如果他能来,那王爷就还有一线生机。”姚良轻声提议道。

夜二夜三看着姚良,脸色也变得凝重,不是他们不愿意让安然世子为王爷诊治,他们几年前就请过,只是安然世子拒绝了,说什么时机未到。

以后他们每次请,安然世子都是这样一句话。

只是不知道现在,时机到了没有。

“如果这次时机还没到,那咱们王爷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夜二无奈说道。

“见死不救不是安然世子的风格,这次没准时机真的就到了。”夜三倒是多了几分期待,不仅仅因为安然世子出神入化的医术,更因为安然世子是王妃的哥哥。

“让飞龙门的人去请吧,如果安然世子在紫旭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请来。”姚良轻声提醒。

确实,飞龙门的人出马,安然世子纵使不愿也得出面,他的师父就是飞龙门的老门主,不管医术多么神奇,师父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安然世子半个时辰之后就出现了王府之中。

“安然世子,求您救救我们家爷,他听说了公主消失的消息之后,就……”

夜三低声请求,说话的时候还不住地看向安然世子,见他面色平静,夜三才终于放下心来。

“世子,我们王爷的性命就拜托您了。”夜三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安然世子的面前。

“你们世子的毒,我能医,只是有条件。”安然开口,话语平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住。

世人传言,安然世子救人从来不提条件,可是今天……

“世子您请说。”不知为何,在安然温和的笑意中,夜三感觉到了深冬的寒凉。

“京默可是我们宋家的至宝,嫁入成王府却不受待见,既然你们王爷不喜欢,就请完璧归赵。”安然话语平静,可是谁都感觉到了他浓重的怒气。

如他所言,京默是宋家至宝,却在王府受尽委屈……

确实,不管是成婚之日还是成婚之后王爷并没有表现出对王妃的喜爱,后来离开景城,更是让王妃劳心受累……

这样的日子怕是在王妃的生命中都不曾有过,她从来都是被人喜爱,备受珍视的小公主……

“安然世子,这件事情,属下没办法为王爷做主,等王爷醒来,您和王爷商量这件事,不知道行不行?”夜三试探着问道。

“也行,将这药丸吃下,半个时辰之内他就能醒来,到时候他同意了,我就医治,不同意的话,那……”安然话语意思明显,如果许继成不答应,他是不介意见死不救的。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