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查出病症(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名《中年危机》(长篇小说)张宝同

下了楼,出了家属区,于小兰见傅林没有推车子,就说,“咱咋走?”傅林说,“打的。”于小兰低声说,“路又不远,干嘛打的?”傅林说,“这些年光看病不知把多少钱都花了,还在乎花这几个钱?”听着这话,于小兰便不敢再说话了。

医院里已是人山人海,光是排队挂号的人都排到了大厅的外面。挂完号还得再到门诊排队就医。傅林算了一下,如果一个病人挂了号,再去门诊看病,然后再去交费和取药,没有半天的时间真是不行呢。就想于小兰这两三年里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种排队挂号,排队就医,排队交费和排队取药的过程中度过的,就觉得真是太难为她了。因为傅林几乎很少得病,即使得病也都是去药店里买上点药一吃就行了。如果真是有了一些大一点的病,也都是晚上下班后到家属区对门的私人诊所里打上一两瓶吊针就算差不多好了。从来不曾到大医院里看过病。因为他觉得这样看病花费大不说,还非常地麻烦,非常地浪费时间。要是有这样的时间,他还能写上一两篇散文随笔之类的稿子。

因为于小兰的检查是昨天已经安排好了,所以,来到医院,没费多少事,就直接安排于小兰进到了肠镜室里做检查。傅林就坐在肠镜室门前的长凳上捧着一本《小说月报》在看。大概过了有一个来小时,于小兰从肠镜室里出来了。于小兰一出来,就倒在了长凳上,做出一副想哭又不好哭出来的极其痛苦的样子。傅林就问她检查结果咋样。可她说医生让她等结果。

傅林就感觉不对劲,因为肠镜做完,结果也就出来了,不可能象化验血和化验尿那样还要等着化验员进行化验,才能出结果。所以,傅林就意识到医生是在有意对她隐瞒检查结果。果然如此,很快,医生就把傅林叫到了办公室里。傅林心里更是提着心吊着胆,进到了医生办公室,往桌旁一坐,就问医生,“她的病情是不是很严重?”

医生说,“检查的初步结果是结肠肿瘤。不过,还得要做活检。”活检就是活细胞检查。傅林说,“你觉得是结肠肿瘤的把握有多大?”医生对他说,“大概是百分之八十到九十。其实,也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看着医生非常肯定的样子,傅林就点了点头,因为这个结果一点都没出乎他的所料,早在半年前,于小兰就开始便血,他就一直提醒着她说她的这种病情状况是肠癌的典型表现,让她到医生做专门的检查。为了让她相信他并非是在诅咒她,而是在真诚地关心她,还把从互连网上查阅的有关肠癌的病情打印出来让她看。

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没有引起于小兰的重视,她依然认为傅林是在恶意咒她,好让她早点死去,好给自己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以满足他那好色和饥渴的情欲。傅林知道于小兰对网络没有好感,觉得网络里尽是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因为她看到傅林常常在网络里看那些裸体女人和色情的东西。为了让于小兰切实地引起注意,傅林还专门去书店买了几本有关癌症的诱因与防治的书拿给她看。可是,于小兰根本不看,她说她已经把西安各家最有名气的医院都看遍了,腹部的全面检查也做过好几次了,没有一家医院说她得的是癌症。她说,“人家医生还会没有你傅林懂行?”

傅林千方百计说服着她,“对你自己的病情,你自己的感觉应该是最直观最敏感。医生只能根据你的感觉和讲述,才能给进行诊断和检查。”可于小兰还是坚持说她的病是妇科病,是生孩子时留下的病根。傅林见她如此固执,就觉得自己说得再多也没用,因为两人的感情和关系长期以来一直不好,加之于小兰的极度敏感和执意任性,以及傅林的不屈不挠,两人在一起常常是一连几天不说一句话。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争吵起来。好像人就是这样,她要相信你,你就是对她说明天就是世界的末日,她都深信不已。如果她要是不相信你,你就是把你的心掏出来给她看,她都会说是黑的。在于小兰的意识中,好像傅林的每一句都是冲着她说的,而且每一句话中都包藏着恶意和祸心,所以,只要傅林一说话,她马上就严阵以待,立刻反击。傅林见于小兰把自己的好心忠告当成了别有用心,就警告着说,“我可是把话给你说了一大箩筐,你爱听不听,要是你真地得了那病,这家非要毁在你手里不可。”从此以后,傅林对于小兰的病便不再过问,于小兰也不敢在傅林面前提起去医院看病之类的话。

没想到于小兰这病还真是让傅林给言中了,当然这也是傅林最不想见到了结果,因为凡是得这种病的人,家里不是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就是债台高筑。傅林就问医生,“她这病大概到了什么程度?”医生说,“病情属早期偏中,动手术还正是时候。”为了不给病人造成压力和恐慌,医生建议他不要把病情告诉妻子,并等明日活检结果一出来,马上来医院进行切除手术。之后,医生便让傅林将从于小兰结肠病罩上取下的一块息肉送到六楼去做活细胞检查。

等傅林从六楼步履艰难地下到二楼时,于小兰便急忙向他问道,“医生给你说是啥病?”他若无其事地说,“没啥,医生说可能是肠部溃疡。”于小兰虽然点了下头,但神色却显得非常不安。因为刚才做完检查医生没有给说清病情,便让她出了检查室,接着就把傅林叫了进去。显然,医生是有话在瞒着她。如果医生不想把病情告诉病人,那么,这就意味着病人的病情不是一般的严重。她当然知道结肠溃疡不是一种容易治愈的病,但是,她也知道结肠溃疡只是医生让傅林用来安慰她的一种措辞,实际上,她的病症恐怕要比这严重得多,可怕得多。

请关注张宝同的签约作品《诗意的情感》纪实著,精短散文、生活随笔和中短篇小说,正在上传《天堂悲歌》)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