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升职潜规则(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名《无性婚姻》(长篇小说)张宝同

跟于小兰结婚之后,傅林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可是,有了孩子之后,于小兰的身体就出了麻烦。渐渐地,傅林就觉得自己找于小兰找错了。于小兰虽然长得漂亮,却是个花瓶,中看不中用。再说就是好看的东西要是不中用,时间久了,也就变得不那么好看了。他这才真正地体会到女人实际上应该要找那种体格健壮,懂情达理的女人。相貌实际上并不很重要,人只要能看得过眼就行了。就是找个仙女,整天地看来看去,也早就没啥感觉了。但是,人只能拥有一个婚姻和一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让你悲观失望,那么,你就只能懊悔,或是离婚重找,如果让他现在离婚重找,肯定会以女人的身心健康作为首要条件。

想到这,傅林长叹了一声,说,“我有时真是想不通,人干嘛要结婚呢?两个人在一起到底有多少的爱?我就特赞同现在的一些年轻人的做法,两个人真地相爱了,就住在一起,等两人住厌了,就分开,实在不行,就再不来往。人这一生能有多少青春年华和美好时光?哪能经得起婚姻的折腾?”

关梅则说,“其实我有时也在想,婚姻学家们整天挖空心思地修改婚姻法,可这能起多大的作用?虽说当今社会已高度文明化了,但是,离婚和感情不和仍在困扰着大多数的已婚家庭。在咱们国家,结婚就像一根绳子把两人紧紧地捆在一起,紧得让人想挣都挣不开,也不管两个人到底爱不爱,能不能在一起生活。所以,婚姻这玩艺让人琢磨起来真是可怕。”

傅林知道关梅对自己的婚姻也很是不满,爱人大宝是个复员军人,现给省委领导开小车。他俩的婚姻是在他们还小时候由双方父亲定下的。所以关梅上大学之后就有反悔之意,但因为大宝的父亲是关梅父亲单位的头头,关梅的父亲害怕得罪不起自己的领导,就哄着劝着逼着关梅嫁给了大宝。但关梅觉得大宝没有多高的文化,是个粗人,配不上自己,所以,婚后就一直很后悔,也曾多次地闹过离婚,但大宝却死活不离。弄得关梅也常常是烦躁不已。但关梅是个极爱面子的女人,这种事一般从不向外人说起,两人就把对方当成了知己。由于两人常在一起,无事不谈,无话不说,渐渐地,双方之间便产生出了一种细致微妙的感觉,以致一天不见或是不说些话就觉得少些什么,心里有种不踏实感。其实,傅林早就对关梅有种欲说还休的恋情,只是不能表达出来,因为他们都已各有家室。

而关梅也觉得傅林勤奋好学,进取心强,而这却是自己的男人所望尘莫及的。所以,关梅一直很懊悔当初没能找个像傅林这样的男人,否则,她和傅林的男才女貌,岂不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美满姻缘?再加上她家的背景和傅林的才气,只怕傅林现在至少也都混到了处级或副局级,她关梅也早跟着坐小车享清福了。因为这个愿望一直在关梅的心中挥之不去,所以,关梅就一直在心底滋生着一种对傅林的敬重与怜惜。

傅林听着关梅的话正好说到了自己的心里,不觉得话也就多了起来,说,“婚姻本来是一种双方的需求,可是,当你发现你需求的东西对方并不能给你时,你就只能跟买东西时吃了亏上了当一样。那种吃亏上当只是一时一事,而婚姻上的吃亏上当有时却是一生一世的。”

正说着,杜厂长从门前经过,见关梅在这,便进来对关梅说,“我要的那些数字统计出来了吗?”关梅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答道,“还没呢。”杜厂长说了句,“抓紧时间。”然后便扭动着高大肥胖的身子走了。傅林见关梅对待厂长是这种态度,就说,“你怎么能这样给厂长说话,你可知道别人见了厂长恭敬巴结还来不及呢。”关梅气哼哼地说,“数据统计明明是人家方会计的事,他却缠着问我要。你说奇怪不?”傅林心里当然明白其中的原因,便明知故问道,“也许是人家厂长想重用重用你嘛。”关梅把嘴一撇说,“他这人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啥屎。谁不知道他姓杜的满肚子花花肠子,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了。对这种人我都不拿正眼瞧他。更别说恭敬他了。”说着,关梅把房门一关,低声对傅林说,“别看他人前人后一副威严正经的样子,其实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他仗着自己手中有权,能给人提升调动,把厂里好几个漂亮女人都给玩过了。现在又想打我的主意,瞎了他的狗眼。”

傅林忙提醒着她说,“你可不能随便这样说,这可是关系到咱厂领导干部的形像。”关梅说,“他要是不招惹我,我还犯不着说他呢。”接着,关梅便把厂长那天下班前把她叫到厂长办公室的事说了一遍。她说那天下午快下班时,厂长把她叫到他的办公室,先是莫名其妙地把她恭维了一番,说她年轻漂亮,有个性有气质有魄力,放在统计科有些屈才,很想把她调整一下,安排在一个能够真正发挥她聪明才智的岗位上。

在机关工作的人哪个不在整天巴望着晋级升迁?一听厂长这话,她就觉得自己终于久雨见睛天了。可不,要说论学历她有学历,论能力她有能力,却年纪轻轻地跟一堆老娘们混在一起,天天跟那些枯燥乏味的数字打交道,还得听老娘们摆布来摆布去,落了个业务不熟能力不强的话柄,至今连统计师都还没混到。这怎能不让她灰心丧气,心灰意冷呢?所以,听厂长要想提拔她,心里当然是喜不自禁,便说,“厂长既然知道我在统计科怀才不遇,有劲使不出,干嘛不早把我调整一下,让我也能学有所用,尽量地发挥优势和特长?”

杜厂长笑了笑说,“我当然知道你的优势和特长,但选拔干部并不是只看你的优势和特长,还要看你听不听话,能不能领会领导的意图。”关梅说,“杜厂长,你也知道我关梅决不是那种眼里没水,心里没谱的糊涂人。谁要是给我滴水之恩,我肯定会以涌泉相报。”杜厂长笑了,说,“说话算数?”关梅说,“可以签字画押。”杜厂长就走到她的身边,开导着她说,“要是这样,厂里的岗位我可以让你随便挑选。”说着,便从身后一下搂住了关梅的脖子,随即,一股呛人的老年人的气味直冲过来。关梅平时就有点洁癖,脸上和衣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哪能受得了这种呛人的气味。于是,关梅大喊一声,“你想干嘛?”便用力推开了杜厂长,说,“你可是一厂之长,干嘛要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说着,便大义凛然一般地开门走了。自那以后,杜厂长每次再见到她总是灰溜溜的。说到这,关梅仍气喘嘘嘘地说,“就那,我还算是给那老东西留了个面子,要不,非得要让他见保卫干事不可。”傅林用赞叹的口气说,“也许只有你才敢这样,要是别的女人,恐怕就是心有不愿,也不敢有所违抗。”因为他知道厂里有几个女人都是这样被厂长拉下水的。

说着说着,时间就过得很快。因为还要回医院有事,不敢耽搁太久,傅林就不能像平时那样泰然自若地听关梅闲聊,他不时地抬着头看着对面墙上的钟表。本来他对有关杜厂长的花边新闻还是蛮有兴致,可是,看着钟表已过了下午五时,便慌忙起身,对关梅说,“小兰明天一早要做钡灌透视,我得赶快去医院做些准备。”关梅就催着傅林说,“你有事,这几天就别来了,有啥事,我帮你处理一下。”傅林谢过关梅,便匆匆地出了机关大门,赶往医院。

请关注张宝同的签约作品《诗意的情感》纪实著,精短散文、生活随笔和中短篇小说,正在上传《天堂悲歌》)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