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爱的真情(1 / 1)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又名《无性婚姻》(长篇小说)张宝同

傅林不以为然地笑道,“你我都不是海伦和墨涅拉俄斯,不可能产生旷世奇绝的史诗般的爱情故事。再说,我要是墨涅拉俄斯,决不会劳民伤财地带领几十万大军为一个女人去征战十年。因为海伦并不是让人给拐走的,而是她自愿地跟别人离家出走的。墨涅拉俄斯虽然把海伦又夺了回来,可是,那个海伦还是从前的那个海伦吗?”于小兰非常不满意地说,“要不,你这种男人就没有血气,不懂尊严,成不了英雄,也成不了好丈夫。”傅林不服地说,“你这个结论是错误的,你所讲的老石的故事和墨涅拉俄斯的故事,对于处理当今复杂的婚姻关系来说,都是极其荒唐和极不理智的。”于小兰反问,“那要是你,你该咋办?”傅林想了想,说,“我对这种事还没有什么具体的经历和经验,但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婚姻最明知最出色的处理方式。”

傅林讲的是老刘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在七八前发生的。当时在整个机电总厂传得纷纷扬扬,进厂时间稍早一些的人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那时,老刘也就是那么三十四五岁,在总厂下属的一个厂子里当锅炉工,老实八几,没啥本事,但找的媳妇却是鲜花一朵,二十七八的光景,又俊俏又好打扮,走起路来就跟演豫剧的戏子一般,让人见了自然是艳慕不已,感叹老刘自己土疙瘩一个,找的女人却是如花似玉,都说老刘是牛粪上插着一朵鲜花。其实,那女人跟老刘也没吃亏。

那女人叫艳灵,家住在河南农村,家里穷得三个哥哥没有一个娶上媳妇。婚后,老刘不但帮助她的三个哥哥都找到了对象,还通过关系给艳灵在职工食堂找了个正式工作。可是,没过几年,艳灵就跟食堂的主任搞上了,整天缠着老刘死活要离婚。老刘知道自己的媳妇跟别人好上了,因为外边的闲言碎语都把老刘的耳朵塞满了。老刘气得要死,就想发发脾气,动动拳头,但看着媳妇那副俊俏惹人的模样,还是没能忍心下手。老刘自觉得无论在年龄相貌,还是聪明能耐上都配不是媳妇,再说,他当时找艳灵就是因为在城里找不到对象才到农村老家去找的。如果一旦离了婚,让他再到哪里去找这样俊俏灵巧的媳妇?

于是,他就耐着性子向媳妇恳求和保证着说,只要她不离婚,她跟别人咋好他都装着不知道。可是,媳妇已经铁了心要非离不可。老刘一见媳妇态度如此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也就不再抱什么希望了。谁知,这事很快就让那位主任的老婆知道了。主任老婆便找到老刘,把他男人跟艳灵在一起胡搞的事向他通通地讲述了一遍,还提出要跟他结成统一战线。老刘一听这话,知道事情有些严重了,就把这事跟艳灵说了,要她当心注意一些。可是,艳灵并没引起重视,觉得那主任反正就要离婚了,她也就要跟老刘离婚了,他们还有什么可怕和可担心的。

不料,主任老婆已经串通了两个弟弟,一直在对主任和艳灵进行着跟踪和监视。一天下午,当艳灵和食堂主任在办公室里胡搞时,主任老婆带着两个弟弟就把门给堵住了,开始砸门。当然,主任老婆也没忘了去通知老刘,想和老刘一起来惩治这对奸人。老刘闻讯赶来时,食堂里已挤满了围观的人。主任的办公室的门也被砸开了,老远就能听到里面又叫又骂地乱成一团,还能听到媳妇的哭叫声和主任的嚎叫声。老刘听着,就发疯一般地冲了进去。人们见老刘进来,以为他会当众把媳妇好好地重打一顿和教训一番。却不料,他冲了过去,就对那些打人的人喊道,‘不许打人’,然后,一下将正在用力撕扯艳灵头发的主任老婆扑倒在地,拉起艳灵就往外跑。等主任老婆和她的两个弟弟反应过来时,老刘已拉着艳灵冲出了人群,跑出了食堂。出了食堂,老刘让车间的一位同事赶紧护送艳灵回家,自己又再次冲进主作的办公室。

这时,主任老婆和两个弟弟正在把主任按在床上,死命地抓着他的头发,问他还敢不敢再跟那个小婊子胡搞,还敢不敢再闹离婚。主任不肯屈服,也不肯答话。两个弟弟就把一把菜刀架在主任的脖子上,问他是想死还是想活。老刘高喊道,‘杀人犯法,你们这是在违法。’说着,就冲过去,要抢菜刀。主任老婆一见是他,就喊道,‘打死他!’随即,两个弟弟就朝老刘猛然地朝他扑了过来,对他拳打脚踢。他一手护着头,一手硬是把食堂主任从床上拉了下来,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着,让主任逃离现场。

之后,老刘把主任带到自己家,给媳妇和主任包了伤,其实,他伤得比他们都重。脸上身上都是血印。而且,腹部还被踢了一脚。吃过晚饭,老刘就把媳妇和主任叫到一起,问他们是不是真地想在一起生活,如果真是这样,他就成全他们。媳妇一听,就抱着老刘痛哭起来。那位主任看到这情景,就对老刘说他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然后,向老刘感激了一番,告辞走了。

讲完故事,傅林问于小兰,“与老石相比,你觉得老刘的做法咋样?”于小兰说,“当然,老刘的做法就比较聪明,比较有理性。”傅林则慷慨感叹地说,“岂止是聪明和有理性,简直可以说是高风亮节,大义凛然。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英雄!相反,老石那种阴险自私,残酷狠毒的行为,只能算是男人中的侏儒和小人。”于小兰觉得傅木的话言之有理,说,“也就是,要么,一说起老石,素娟就恨得咬牙切齿,多少年都不愿意跟老石同床共枕,可她没工作,还要靠老石养活。所以,也只能把这种怨恨一直憋在心里。素娟说她年轻时是个爱说爱笑的女人,可是,自出了那件事后,就再没了笑脸,整天陷入一种自悔自悲和仇视怨恨的心理状态,久而久之,也就把性格给改变了。说起来她这一生也真是太可怜太可悲了。”傅林轻轻地点了点头,说,“其实,男女私情这种事说大了可以说比天都大,说小了也就那么回事。人的认识和观念不同,处理事情的方式和结果也就大不相同。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婚姻的稳定和个人的幸福。但是,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理智,去做出那种出格的甚至是无法挽回的事情。”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