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牛婶子和牛春花跑远了,几个大嘴巴妇人从对面凑过来,好奇问道:“小娥,这俩人匆匆忙忙干啥去啦?”

李小娥摇了摇头。

“你和春花不是最要好吗?怎么也不知道?”妇人有些不满,高声道。

李小娥心中略有想法,但也不好瞎说,只说道:“牛婶儿太着急了,没来得及说话。”说完,又指了指牛春花留下来的衣筐,“喏,衣服都没收,我一会儿还要帮送回去呢。”

没得到想听的事儿,那几个妇人又出溜出溜回到对岸了。

听着她们叽里咕噜的闲话声,李小娥又加快手中的动作,想赶在中午前洗完。省得听那几个闲话篓子编排人。

那一头,等牛春花气喘嘘嘘跑回来,就看到自家栅栏门大开着,隐约听着老爹高谈阔论着什么。

牛春花瞥了一眼,满脸通红,还淌着汗珠子的牛婶子,嘲讽了一句:“牛婶儿可真老当益壮啊。”

“不行了,不行了……”牛婶子大口喘了几下,又推了推牛春花,“快进去,快进去。”

牛春花略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进去。

一看到自家老爹,牛春花险些笑出声来,不知道老爹从哪个箱底翻出来的衣服,一袭青袍着身,头发也打理得光溜,怎么看怎么怪异。盯了几眼,牛春花后知后觉想到原来是自己爹年龄太大了的缘故,猪鼻子插葱,怎么也装不了象。

“还看什么,快过来见过贵人。”牛大力大声呵斥道。

牛春花这才注意到,院里的枣树下端坐着一位年近四十,一身蓝缎子华衣的贵妇人,旁边还站着一个不起眼的青衣小丫环。

牛春花赶紧上前,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夫人好。”

“不用叫夫人,称呼我李嬷嬷就好。”贵妇人笑着说。

牛春花又从善如流叫了声李嬷嬷。

牛大力对着李嬷嬷介绍:“这就是我大女儿,又能干,心肠也好,要不能大冷天跳下水去?更别说是个姑娘,就是个大男子,也不见得有这个勇气。就这样,我这女儿生生在床上躺了三天。您也知道,闺女家是最沾不得冷水了……”

牛春花听到这里“咳咳”了两声,爹说的是什么话?携恩图报怎得?越说越没边了。

李嬷嬷听了,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仍旧带着一丝笑意,温和地回道:“您闺女救了我家小公子,就是天大的恩情。我主家不方便过来,但仍嘱托我一定要来拜谢。谢礼都准备好了,您看还有什么欠缺的东西?”

牛大力的脸色有些发红,尴尬道:“不用,不用,应该的,应该的……”

“嬷嬷,我当日救人并没有想要求什么的。我爹是爱女心切,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您别放在心上。”牛春花心里鄙视了一下老爹只能在熟人面前装大象的胆子,大大方方回了几句。

李嬷嬷听了牛春花的话,笑容浓了一些,别看这姑娘其貌不扬,但心地还是不错的,于是说道:“有恩必报是家里的规矩。牛姑娘不必介怀。”略停了一下,李嬷嬷又问道:“牛姑娘行事落落大方,说话有礼有节,是否读过书?”

牛春花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平日里爱听些话本故事。”

“读啥书,锅都揭不开了。”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大哥牛大壮突然来了一句。

“胡说什么?”牛大力用手中的烟杆狠狠敲了一下牛大壮的脑袋,又对牛春花吩咐道:“花儿,你去余屠户家割点肉去,再请你大伯娘过来陪贵人坐坐。”

牛春花心里翻了个白眼,仍旧乖乖去自己的小西屋里取钱。指望着老爹给,那是做梦。可怜前段时间的缝的荷包白做了,总共换了几个铜板,现在又没了。

牛春花取了钱出来,牛大力立马蹦过来,道:“我去,我去,我跑得快。”说着,从牛春花手里把钱硬扣了出来。

“你不许乱花。”牛春花无奈道。

“知道,知道。”牛大力敷衍地点点头。

看着这一家人斗嘴,李嬷嬷也不由笑了笑。日子虽穷苦,但这家人的心态还不错。那像府里,哎……想到这里,贵妇又问牛春花:“谢礼是给你们家的,你自己有别的要求吗?”

牛春花刚想摇头,李嬷嬷制止道:“你好好想想,我们苏府虽没多大权势,但在青城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是城东苏府吗?”牛大壮突然跳出来问道。

李嬷嬷点点头。

“你怎么还没走?”牛春花这才注意到,牛大壮一直在栅栏门边偷听。

“马上走,马上走……”躲过牛春花打来的拳头,牛大壮跳着脚跑出去了。

李嬷嬷其实早就注意到牛大壮了,因为并不准备真在这里用餐,所以也不提醒牛家其他两位主人。

牛春花听到苏府二个字,心里也有些激动。

苏家女子多妖娆。青城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说的是青城富商大户苏家的女人们个个姿色不凡,多与官家联姻。尤其是青城第一才女苏诗灵就出自苏家,并嫁给了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宁府为主母。而苏家在青城多年屹立不倒,女子们发挥的作用功不可没。多年下来,盘根错节,苏家在青城结成一张大网,牢牢霸住了青城第一商户的名头。虽有清高人士对苏家的做法多有不齿,但看那雕梁画栋,珠宝成箱,也会闭口不言。

“那,我,我可以书院读书吗?”牛春花有些结巴地问道。

看到牛春花的紧张样,李嬷嬷终于觉得眼前这姑娘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了。来之前,李嬷嬷就派人仔细打探了牛家的家底。毕竟苏家是一个大家族,要是碰上一个混不讲理的巴结上来,也是一桩麻烦事。因此也知道了牛家主要靠牛春花一个人忙活。不但要带异母小弟,还要照顾父亲和大哥的衣食住行。而牛家父子虽有不少毛病,但人之常情,大方面到也过得去,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倒是牛春花有些可惜了,要不是颜色太差,或许能带到府里去呢。

李嬷嬷迟疑了一下,回道:“你有没有拿得出手的技艺。紫光书院虽不要求满腹才华,但必须要有一技之长才可以进去。不然,即使有权有钱也不行的。”

牛春花尴尬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要求。我堂姐就去了,可让人羡慕了。”

李嬷嬷有些疑惑,想着没听说牛家有什么富贵亲戚啊?也没听过附近哪个姓牛的贵女入了紫光书院?于是又问道:“你堂姐?是哪里人士?”

“就是我们这里的,里长家的女儿。其实不是亲的堂姐,隔着辈儿的。”

李嬷嬷这才笑了:“她进的怕是镇上的女子学堂吧。”

“有什么不一样吗?”牛春花有些迷惑。

“当然不一样。差远了。咱们大庆王朝在每个县都设有女子学堂。大一些的镇里也有。比如青城镇。男孩子的启蒙学堂你知道吧。”

牛春花点点头,自家小弟牛青峰就在隔壁村的启蒙学堂上学,没有学费,只需每年给先生送些瓜果蔬菜就可以了。当然不送也是可以的。听说学堂的先生都是朝廷给发钱的。

“女子学堂就相当于启蒙学堂,只是简单教授一些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另有女红、烹饪、管家等其他女子需要掌握的东西。这些知识不强制学习,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几项即可。学堂里优秀的学生可以参加全县的考试,名列前茅的就由县里主考官员推荐到郡里的书院读书。当然,推荐上去的学生每年也要参加书院的考试。名次排在最后的,还要退回县里。也就是末位淘汰法。其实,不光是女子书院,男子书院及军事书院都是如此。”

“听起来好像很难。李嬷嬷,我只是想识几个字。不用学那么多东西。能上女子学堂我就很满足了。”

李嬷嬷点点头,很满意牛春花的回答。能认清自己的位置,很好。“其实,即使到了书院学习的女子也很少能坚持到最后,成为大家的更是少之又少。很多女子都把书院作为抬高自己身价的台阶,不等毕业就嫁人了。青城的女子学堂和青城书院相隔并不远。书院里的才子很多。时常会举办一些郊游的活动。所以,等你去了学堂……”

牛春花听懂了李嬷嬷的暗示,脸蛋有些发烫。

“我这么丑……”牛春花还是有些自卑地说道。虽然说起嫁人这个话题,还是有些害羞,但自己没有娘,也没有关系亲近的女性长辈为自己张罗。如果自己再黏黏答答,怕真要嫁不出去了。

“不用妄自菲薄,你是个有福气的。”李嬷嬷安慰道。

李嬷嬷仔细观察过牛春花,除了黑了些,模样并不是太差,大圆脸,因为太瘦而脸颊有些下凹,但整体比较端庄大气。嘴巴厚实,笑起来比较爽快,一下子便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两颗黑眼珠子,清亮清亮的,让人一看就有好感。但可能人都有第一眼印象,都被那黑又糙的面皮唬住了,兼之一身陈旧衣裳,倒像个老姑娘似的。就是自己第一眼看到,也谈不上什么喜欢。

“我跟学堂教授女红的李嬷嬷是本家,我安排一下,你三天之后去找她。”

牛春花兴奋地点点头:“多谢你,李嬷嬷。”

“这是小事,其实女子学堂只要每年交十两银子就可以入读了。”李嬷嬷道。

“但是,如果不是您,我家连十两银子都出不起。”牛春花仍感激道。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你救了我家小公子,也圆了自己梦。”

看到牛大力在旁边欲言又止,偏又故作姿态,作出一副认真听的样子,李嬷嬷又冲着牛大力解释道:“牛家大哥不必担心读书会耽误农活。镇上的女子学院只有每年农闲的时候才开课。其他时间,学生都是自便的。如果想去,先生也会在一旁指导。或者拿了作业回家,每隔一段时间去可以即可。”

牛大力呵呵笑了两声:“孩子能读书,好事,好事,我们支持……”说完,隐晦地瞪了牛春花一眼。

牛春花只当看不到。又问了问李嬷嬷关于学堂的事情。

这期间,腿快的牛大壮一直没看到回来的身影。

李嬷嬷抬头看了看已经升到半空的太阳,和牛大力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告辞了。临走,李嬷嬷还告诫牛春花不要把小公子落水的事情乱说。

牛春花立马答道,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就是自己老爹,也只知道自己救了个人。如果李嬷嬷不来,老爹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

李嬷嬷笑着夸牛春花,真是个可心的孩子。

或许是从来没人夸赞自己,偏偏从李嬷嬷的口里,自己是个又聪明又心善的好姑娘。牛春花的心里乐滋滋的。往日的自卑似乎也一扫而空。

牛大力腿脚不好,牛春花就陪着李嬷嬷一直走下台阶,到了村口的大柳树下。

一匹黑的发亮的高头大马,拉着一个两轮车厢候在树荫下。马车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指指点点地讨论着。

看到李嬷嬷从山上下来,周围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出来了,出来了……”

一直安静地坐在车头的车夫也立马跳下来,立在一旁。

“旁边的是牛姐儿,是她家的?”

牛春花充耳不闻,把李嬷嬷送上了马车,才回过头应付包围住自己的八婆们。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