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纷扰事(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渐晚。山边的云朵如同打翻了的砚台,乌压压的一片,显得整个青城山都阴沉了许多。

一个身着黄色印花纱长裙的圆脸少女正对着一个略微偏瘦一点的绿衣少女叽叽喳喳:“柳眉,你今天怎么没去后山,我表哥莫不是白等了?还有今天你要住在这里吗?可是条件很差呀。根本就没有家里舒服。我住了一天就不住了。你不知道,有些乡下的丫头连澡都不洗,哎呀,真是……”仿佛臭不可闻似的,黄衣少女忍不住用手在鼻前挥了挥。

柳眉早就习惯了张巧巧的啰嗦,也不在意她说什么,朝着先生安排的住址走去。原本想着住进来就可以避开金元宝。谁知,金元宝的小厮六子又提着几斤豆腐在门口等。终于把六子打发走,时间也晚了。

但想到他可能白白在山中等候半天,柳眉就些烦心。说实话,柳眉感谢金元宝每日去买豆腐。单凭金元宝买的豆腐就够全家一天开销了。但也并不意味着柳眉要答应金元宝什么。不说柳眉现在有了意中人,二人也算两厢情悦。就是没有,柳眉也不会考虑金元宝。

金元宝这个人,说是个纨绔公子吧,偏偏心中存有一些赤子之心。或许会带着小厮耀武扬威一番,但真正的坏事也不会做。这也是柳眉一直任由金元宝往自家豆腐坊跑的缘由。但听说金元宝的一个通房自杀未成后,柳眉就改变主意了。她不想背上一个不好的名声。

其实,如果碰上一个看得到金元宝的好,并懂得珍惜的人,那么一定可以过上一个衣食无忧,舒心平静地生活。可惜,那不是自己的追求。

柳眉的目光越过山峰,望向京城所在的方向。总有一天,自己也要和那个人一样,高高在上。

又想起金元宝自己或派六子每日买了豆腐还要提到门口让自己看一眼,或者干脆又让自己提回去的事,柳眉就十分无奈。真不知哪个人给出了这么一个拙劣的主意。没有打动自己,倒是打动了自己的母亲柳氏。

柳母,就像生怕闺女嫁不出去一样,专盯着金元宝的钱袋子了,还私下劝说自己,要不先定下来,错过这村没这店了。柳眉不高兴了,当下就讽刺整日当牛做马干活还不够,非要卖了闺女才行,只有儿子是亲的,闺女是后娘养的不成。直堵得柳母一个倒仰。这不,借着这次生气,柳眉就决定搬回学堂了。自己又不是没住过宿舍。柳眉心里想到。

唉,自己遇上金元宝,真是,柳眉在心中摇了摇头,不知是孽缘还是桃花劫。

青城镇原来有四个大户,金、季、苏、白。随着时间变化,有些新兴的家族崛起,这四家的地位也略有变化。而金家,听说祖上是京城人,避祸居于此地。到了新朝,金家其实已经没落了。到了如今的家主金福来这辈儿,家中财产已所剩无几。所幸,金福来本就是胸无大志,平庸之人,仗着祖上余荫,娶了一妻一妾,日子过得倒也快活。更年少之时,认得几个字后,偏爱以读书人自居。在外行走,最喜人称一声金员外,似乎这样,就是有身份的人了。因金福来出手洒脱,一圈子朋友倒也恭维得很。纵使平头百姓见了,因不知底细,也恭敬地叫声金员外。这金元宝就是金员外的独子。

原来,金员外人到四十,仍无子嗣。老妻杨氏四处求神拜佛,之后又五年,才老蚌生珠,孕下一子,便是金元宝。金员外自然喜不自禁,把儿子宠到了天上,因而也把儿子养得白白胖胖,蠢笨如猪。金员外还又不自觉,甚以为是多福之人。

金家子嗣不旺,金元宝一过十三,杨氏便托媒人来说亲,说来说去,不是杨氏不中意,就是儿子不满意,总成不了好事。这一拖便又拖了两年,金元宝到了十五。

许是缘分到了。一日,金元宝与众年轻子弟去出城游玩。路上途径柳家屯。说起柳家屯,倒也和金家有些关联。金福来祖父还在时,就在周围村子买了许多田地。到金福来这一代,虽减少了一些。但像柳家屯、杨家庄这些邻近的村子还留着不少。只因金元宝不喜经济之事,对乡下事务也嗤之以鼻,所以对柳家屯并不熟悉。

事情就发生了柳家屯村口,柳家豆腐坊。

话说柳老五不亏是做豆腐的,养的闺女柳眉,如同一朵花似的,细白皮肤瓜子脸,一双乌溜溜的杏儿眼,瞪人一眼如同含嗔带俏,很得了一个“豆腐西施”的称号。等柳眉模样张开了,来豆腐坊买豆腐的人似乎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有大伙子爱俏的,也有妇人借机相看的,当然柳家豆腐也是十分地道的。时间久了,柳家一直死死咬住了嘴,也不放个话,难免有一些难听话传出来,比如待价而沽之类的。所以,等柳母对着金家的条件动了心,柳眉就十分不客气的拒绝了。

那天,金元宝一行人走到柳家豆腐坊时,正要遇上柳眉麻利地招呼客人。金家宝不知怎的,一下子就看对了眼,只觉得眼前的花布衫姑娘怎么看怎么好看,声音怎么听怎么好听,清清脆脆的,如同泉水叮咚,一下子落在了心坎里。

金元宝也不说上山了,围着姑娘问东问西直打转。柳眉给了好几个白眼,也被金元宝当成了媚眼。为了表达诚意,金家宝当天就要把豆腐坊的生意包圆了。让柳眉姑娘好骂一顿,说自家是做生意的,要的就是细水长流,不是你大手一挥就成的,买完了今天的,难道还能买晚明天的,后天的?

金家宝早就迷了眼,只记得柳眉说什么细水长流,于是开始了每天买豆腐的行为。等柳眉进了女子学院,也紧紧跟着进了青城书院。

不说柳眉心烦,金福来和妻子杨氏最近也很烦。儿子每天都要提回几斤豆腐,家里连狗闻到味儿都要跑远了。

买豆腐就买豆腐吧,金家有这个钱买。关键,前几天金元宝把通房也打出去了。这个通房还是从小伺候金元宝的,比金元宝大三岁。听说要被赶走,那通房二话不说就要投椽上吊。好歹让众丫鬟七手八脚给拉下来了。这不,现在还在小院住着养伤呢。

金杨氏仔细问了缘由。原来柳眉说了,自己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嫁个糙汉子,也好过嫁个有小妾的。这是柳眉的愿望,又何尝不是推托之词。

但是,金元宝没听懂啊,并且信以为真地认为,只要自己保证以后只有柳眉一个,柳眉就同意嫁给自己了。所以,金元宝回去就把那个通房打了一顿,赶出去了。

金杨氏听了,气得心口直发疼。这还了得,还没嫁进来就把儿子给把持住了,以后这个家还不知姓金姓柳呢。

本来金杨氏就不同意儿子娶个小户女。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儿子真喜欢,等娶了亲,把柳姑娘纳进来也行。谁知,儿子就如同迷了心窍,死活不同意。

金杨氏只好请了媒人去说亲。媒人拿了厚礼,想着怎么也能办好这件事。男家有财,女家有貌,可不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谁知,高兴着走,败兴着回。柳眉以年龄小,不到十八不出嫁这套理由把媒婆堵了回来。

金杨氏没辙,总不能强娶吧。金家虽说也是一方大户了,但这样欺民霸世的事情还真没做过。于是,任由儿子胡闹去。等新鲜劲下去了,也就没事了。

谁知又闹出赶杀通房一事儿,金福来一气之下就把金元宝关在家里了,连书院也没让去。金福来早就想好了,儿子和自己一样,本就没读书的命。家里有田有钱,足够金元宝做个富家翁了。

本来想着没儿子,就干脆把家财散进,为下辈子积德,金元宝可谓是二老的意外之喜了。金福来也就对儿子没了要求,只求平平安安。至于科举那种费力的活儿,即使金员外再喜读书人,真让自己去考,那是万万不能的,放到儿子身上也是万万不能的。

就这样,事情又绞住了。看着儿子茶不思饭不想,脸蛋眼看着瘦下去了,金杨氏心疼啊,于是又把儿子放出去了。金福来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儿女都是债啊。本想做个悠闲度日的富家翁,但世上哪有事事如意的?

不说夜里多少人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一次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睡着精致小巧的单人木床,牛春花只觉得好。做梦都梦见自己意气风发地回到村里,迎着众人羡慕的目光,给家里盖了和学堂一样的阁楼,又嫁了一个俊俏的如意郎君。红烛跳跃,“啪”的一声,爆出一个灯花。称心如意秤杆一点点伸到绣着鸳鸯的红盖头下……

“咚,咚,咚……”一声声浑厚的晨钟伴着跃出云层的太阳响起。

牛春花翻坐起来,想起梦中,只觉得怅然若失。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