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进城路上(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牛春花坐在牛车上,听着吱呀吱呀单调重复的车轱辘声,一路向西。

是的,牛春花今天要进城了,挎着一个小布包,坐着和堂姐一样的牛车。

想起堂姐牛玉华愕然的表情,牛春花心中有些暗爽。但想起昨晚去找李小娥的事儿,牛春花心里又有些黯然。

李小娥去了青城镇当丫环,可都没跟自己说一声儿。她嫂子插着腰指桑骂槐。牛春花听了半天,原来还是银子惹得祸。牛青峰在学堂的炫耀似乎激化了本来就泾渭分明的两派孩子,好学生和差学生,富户和穷户的孩子。本来牛青峰一直孤芳自赏,学习又好,再加上先生的器重,自然引得一些孩子心怀不满。

孩子们的冲突表现得简单又直接,有人把牛青峰的书藏了。偏偏白小胖新买了一本。所以就打起来了。但是牛春花并没有察觉到牛青峰的异状。

牛春花只觉得牛青峰越来越沉默,但也许是长大的原因。

小石山在身后越来越远。路两边的山也逐渐多起来。一开始是一座,两座,渐渐三四座高低交错,到眼前扑面而来的是连绵群山。不是小石山那种,是真正的大山,高耸入云,牛春花要仰着脖子看,才能看到参差不齐的山巅。

有的山顶则云雾缭绕,看不清究竟。听说,青城山的云雾是当地的有名的美景。青城书院的学子都爱到山上游览,或早,或晚,或游山玩水,或观花赏云,也传出不少佳句来,如“类烟飞稍重,方雨散还轻”,“带岫凝全碧,障霞隐半红”等等。牛春花偶尔从小弟牛青峰嘴里听到一两句,虽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听起来感觉很美。

而牛青峰又是从学堂先生时常高声吟诵中熟记的。牛青峰的先生姓柳,是一个多年不中的老秀才。说老,其实年纪也不过四十,但接连几次上京赶考,家财一散而尽,最终却是名落孙山。只能在这一隅之地,糊口度日。柳先生一度认为自己没考中是因为没有得到名师的指导。因此,进入青城书院就成了自己的执念。如今,这种执念就传递到自己的学生身上。而成绩优异者更成为柳先生的寄托。

伴随着满眼的深深浅浅的青翠,满耳婉转悦耳的鸟声,牛春花的心情也雀跃起来。就如同这广阔的蓝天,高耸的青山,一股优越性从心中升起。自己的人生从此不一样了。如同身后弯弯曲曲的沙石小路,离自己越来越远;而前方是柳暗花明,处处有惊喜的光明大道。

这种心情让牛春花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倾诉愿望,想要告诉别人,自己再也不是又黑又丑的大力女了,再也不会嫁不出去了,再也不用听到长舌妇们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了。

即使再能干又如何?谁也不清楚牛春花心中的自卑和惶恐。尽管在家人眼前,牛春花从始至终都是一个爱大声说话,干活麻利的村姑。但一提到嫁人,牛春花心中就一瑟缩。

牛春花见过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其实不算毁容,就是脸上长了半个脸的青色胎痕,猛一看如同青面鬼一般。那个女人后来被家里嫁给了一个破落猥琐的老鳏夫,从那以后就一直没出现过。听说被关在了家里,连出门的裤子都没有。

牛春花听说了之后,手抖得连碗都拿不住。甚至下了决心,如果也要被嫁给这样的人,自己一定要逃跑,宁愿把那个男人打死去坐牢或者被那个男人打死,也一定要跑。当然,牛春花对自己的力气有自信,一般的男人还真扛不住自己。

牛春花扭过头,想要跟牛玉华说话,却见牛玉华如同菩萨入定般,脸色一片淡然。牛春花心中升腾的兴奋,如同被戳破了球,垂头丧气地瘪了下去。

自己还没进入学堂。即使进入学堂,也和堂姐差远了。牛春花心中为自己惭愧,觉得自己像一个经不起人夸的小麻雀,还没怎么,就叽叽咋咋想翘尾巴。怕是只有自己这种没出过远门,没见过大世面的才会觉得大惊小怪。

牛春花悻悻转回头,学着堂姐一样做端正了,目不斜视朝前看。

不知道转了几个弯,牛春花觉得腰都僵直住了,坐着的地方也快颠成两半了。克制住伸手去揉的冲动,牛春花把心神沉浸在对学堂的幻想中。

车轱辘吱呀吱呀转了又转,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狭长的大裂谷。两边是整齐如刀削的整面峭壁,上面光秃秃一片,青灰色和黄色的岩石,夹杂着些许野草的绿,如同一幅天然水墨画,充满着神秘。而前面则是一道绿色屏障,似乎堵住了前行的路。

牛春花正有些疑惑,忽然听到堂姐轻轻呼出一口长气:“快到了!”

还不等牛春花高兴,兜头就是一片雨点子。

牛玉华看着牛春花手忙脚乱地狼狈样,掩口笑了一下:“山中天,孩儿脸,说变就变。你看到那片黑云了吗?就是它惹得祸。”

牛春花看着牛玉华头上戴着的小斗笠,又看看渐渐飘的云彩,心中有些恼怒。

牛玉华也不在意牛春花难看的脸色,十分轻松地接着说道:“这叫洗龙浴。传说洗过龙浴,再进青城镇就能平平安安,顺心顺意。当然如果每次洗,也怪麻烦的。”

牛春花有些为自己的小心眼羞愧。也一下子觉得虽然家离的不远,但似乎一直高高在上的堂姐亲近了许多。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其实,牛春花也听过青城山的故事。青城山是一大片山,青城镇就倚山而建,处于群山环卫中。青城山以前也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青龙山。传说,有一条青龙犯了天条,被镇压于此。当时的皇帝接到上天警示,在龙首处建了一座青龙寺,在龙尾处建了一座九层浮屠塔。二者一南一北,遥遥相对,把青龙压制于此。如果从高处俯瞰,青城山最大的一个山体就如同一条昂首盘卧的青龙。当然,青龙不甘心被镇压,开始的时候,时常翻滚身体,引得山崩地裂,不知引发了多少灾难。也这是青城山峰又多又险的原因。后来,无望脱险,青龙就日日流泪,泪水汇聚成河,就在大裂谷处。天长日久,慢慢得水干了,就成了路。人们都说,青龙的眼泪已经流尽了。

后来,也许是此地灾难多发,也许是朝廷有所忌讳,青龙山就改为了青城山。人多了,又建了镇,许多年过去,才有了如同的规模。

旧朝末年,当时的大儒岑京避世隐居与此,在空置多年的寺庙著书立说。等大庆朝成立后,慕名求学的学子拜在岑夫子名下,渐渐人越来越多,形成了如今的青城书院。

说话间,牛车出了狭谷,眼前出现一条南北通透的大路。

“这是驿道,南来北往的人很多。以后你就知道了。”牛玉华好心地介绍道。

牛春花点点头。

随着牛车往南拐去,果然人多了许多。

走了不到一刻,一个高大的青灰色城墙已经隐隐露出了影子。

“我们走的是东门,可以直接到学堂。”

在城门的附近,一字排开一溜铺子,吆喝声,说笑声,讨价还价声,热闹极了,让从刚才幽静的山路过来的牛春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城门两边分开站着两个士兵,见到进进出出的人也视而不见。

进了城,牛春花才发现,与城门口的热闹和相比,城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整个街道全部是青石板铺成,道路两旁是整齐划一的商铺。路上车马如织,但少了城外的杂乱。

牛春花忍不住东张西望起来。每个店铺门口不时有人进出,或是青衣小厮,或是梳着双丫髻的丫鬟,或是看起来气势十足的中年仆妇,略略看见一两个带着面纱的夫人小姐,也被一群侍候的人紧紧围在中间,并不能看清。

牛春花想着,也不知胖婶子介绍的那个男子是不是在这里的店铺里。

突然,一声轻笑传到牛春花耳边:“好黑,哪里来的?”

牛春花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对面的首饰店铺门外,两三个小丫环在嘻嘻说笑。

看到牛春花看过来,其中一个年龄略大的丫鬟用手指点着一个正嬉笑的丫鬟笑道:“你个促狭鬼!在外莫要惹事。”

小丫鬟不以为意地撇了一眼牛春花:“怕什么?走在街上的不怕,难不成还怕说上一两句。何况咱们苏家……”

“住嘴!”大丫鬟立刻呵斥住小丫鬟。

小丫鬟愤愤不平地瞪了牛春花一眼,扭过头安静了下来。

这时,牛春花才意识到,刚才这几个打扮精致的丫鬟竟然是在讨论自己。霎时觉得脸上一阵火烧,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小包袱挡在自己面前,避开旁人的眼光。

谁知,这个动作却引发的更多人的笑声。顿时,一股屈辱之心在牛春花心中升腾而起。

这时,牛玉华冲着车夫轻声说了一句:“走快点儿。”

车夫扬起鞭子,轻轻抽了一下牛背。老牛哞哞两声,哒哒小跑起来。

“苏家的人,莫惹事。”牛玉华仿佛没看见牛春花冒火的双眼。

老牛一路快走,很快又到了另一道城门。两个肃立一旁的士兵看到牛车过来,立刻上前查看了一番。

牛玉华镇定地把一份凭证递过去,士兵又立刻还了回来。

“这是学堂发的进出证。以后你也会有。没有的话,内城是进不去的。”

牛玉华解释道,青城镇分为内外两个城,城里布局如同一个“回”字。达官贵人一般居住在内城,管理比较严格。其他平民在外城。至于第一个城门口的简易搭棚,则是周围村落里做生意糊口的。并不算是镇上的人。女子学院在内城东边山脚下。进了内城,很快就能到。

“即使这样,你也不能在城里乱走。遇上不讲理的公子小姐们,只有自己倒霉。”牛玉华看了一眼仍旧沉默的牛春花叮嘱道。“学堂也是分派的。遇事要谦让。在外,只能靠自己。没有人理所当然的帮你。”

只能靠自己。或许那一声轻笑并不算什么,但却如同一根尖锐的骨刺,深深地刺入牛春花的心中,想起来便生疼。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