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回府(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仲春初夏出发,一路走走停停,从南往北,经历了炎夏,到了西北郡天气已经微凉了。

走了一年,这一年的的时光放佛停滞了一般,没有什么变化。树木苍郁,磐石稳固,连街上的叫卖声似乎也是一样的。但到底还是发了许多变化,至少牛春花从少女到少妇,经历了一番蜕变,整个人的心气神也不一样了。不在对西北郡高大的城墙望而生畏。看到高府门口的两座大狮子,心中的胆怯也一消而空。

反观高子骐,则一副颓丧的模样,再加上一路风尘仆仆,全然换了一个样子。牛车停在门口,等高子骐敲门的间隙,牛春花用手指把头发抓乱了些,又往脸上抹了些土,争取让自己看上去比高子骐还要惨烈一些。

门房开门,猛然一见,还愣了一下。但高子骐只觉得这个小门房的眼睛透露出别样的意味来,不由得心中恼怒,冲着对方就是一顿呵斥。

小门房似乎也吓傻了,什么时候见过风度翩翩的二少爷脾气这么大了?一年没见,整个人都快不认识了。还是旁边年长的门房回神快,惊喜地高喊:“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

声音传到院里,早有极有眼色的丫鬟仆妇一叠声地传话过去。整个高府一下子喧闹起来了。

东跨院的大少夫人高田氏斜了高子兴一眼,“你看到了吧。就当自己是多大的人物似的,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吗?”

高子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也不接话。

“也就是你这样老实的性子,才被人忽视至此。整个高府只知道恭维高二少,谁还记得高大少是谁啊。”

“行了,你少说两句。我心里有数。”高子兴最不耐妇人这些杂嘴。再说了,父亲亏没亏待自己,难道自己还不清楚。不声不响吃到肚子,得了实惠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妻子忿忿不平的样子,高子兴又叮嘱了一番:“二弟一年多没在家,母亲想念是很正常的。平日里即使用度过了,你也少说几句。”

“难道我还不够大方?就说那个张巧巧,眼看出嫁的人了,还赖在这里不走。我平日里是少她吃了,还是少她喝了。”

“总之,二弟和二弟妹回来,你当大嫂的,也拿出大嫂的气度来。”高子兴就看不惯田氏斤斤计较的样子。

而另一头,高刘氏带着一大群丫鬟仆妇匆匆赶到了前院。见到高子骐的样子,高刘氏的眼泪就下来了,“儿啊,你可受苦了……”

高子骐一个大步上去,撩起前襟,往下一跪,“娘,是孩儿不孝,劳您费心了……”而牛春花早在高子骐下跪的时候,也紧跟在后面跪下了。

母子两人痛哭了一番,还是站在一旁的张巧巧劝道:“姨妈,表哥肯定累了,快让他们进屋歇息吧。”

“对,对,石头啊,你想吃什么,让厨房去做。红烧肉、辣子鸡、荷叶饼……对了,还有前些天从南方来了一筐子大闸蟹,都煮了……”看着母亲絮絮叨叨说个不停,高子骐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一路上想着要怎么面对父母,可这一刻,高子骐却坦然了。“我爹呢,我先去拜见一下。”

高刘氏不在意地说道:“你爹前段时间出去办差了。可能还要许久才回来呢。你不用怕,有娘呢。”

在高子骐离京前,就给家里去了信,告诉了这次科举的情况。现在家里估计都接受了这个现实。

高刘氏先让儿子回房洗漱去,一会儿再过来吃晚饭。对于让儿子吃这么多苦,高刘氏对高老爷是心有不满的。儿子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哪里会挣什么钱。至于什么苦难磨人之类的,高刘氏不懂,她只知道儿子瘦了,黑了,一副吃不饱饭的样子。但这种怨气不能跟老爷发,只能迁怒到牛春花身上。

只不过高刘氏还明白一点,儿子刚回来,这么多人围着,不能不闻不问就大骂牛春花一顿。打牛春花的脸是小事,可丢了儿子的人就是大事了。

牛春花也乐得在一旁当壁花。只要婆婆不随意打骂自己,自己也乐得粉饰太平。

等收拾完毕,天色已经微暗了。这时,一个俏生生的大丫头站在院子门口,喊道:“少爷,少爷,夫人让我来问问好了没?”

高子骐正在穿外褂,不知道是真瘦了,还是又长高了,总之以前的衣服有些不合身,牛春花帮着挑了半天,才找到一件能见人的。

听到喊声,牛春花也置之不理,只是帮着高子骐整理。整理好了,才推开门喊道:“喊什么呢,恨不得让府里的人都听见不成?”

那丫头本来喊了半天,见没人应,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一见牛春花出来,劈头盖脸就冲着自己喊了一顿,有些拉不开脸,嘤嘤几声,捂着脸跑了。

牛春花进屋,埋怨道:“不知哪里的丫鬟,一点规矩都不懂。说上两句,还充起大家小姐来了。”

高子骐安慰了两句:“你也别生气,恐怕是母亲屋里的,来催我们了。改天你自己挑几个合用的小丫头。”经过将近一年的相处,高子骐和牛春花的生活越来越和谐,甚至高子骐还发现了牛春花身上不少的好处,比如说大胆,聪慧,不过缺点也不少就是了,首当其冲就是脾气太大。但瑕不掩瑜,高子骐还是很认可这个妻子的。

到了正堂,高刘氏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了。看到高子骐过来,赶紧叫道自己身边坐下。牛春花下意识跟着坐过去,被高刘氏隐晦地瞪了一眼。牛春花只好又转个身,坐到了高子骐对面。

高刘氏给高子骐夹了几筷子饭菜,被高子骐婉拒了。高刘氏又吩咐旁边的丫鬟:“小妹,你去给少爷布菜。”

叫做小妹的丫鬟含羞带怯地走到高子骐旁边。牛春花抬头盯了几眼,这是刚才叫人的那个吧。本来天黑还没看清,这下子只看那红红的两只眼眶,就知道了。

高子骐又躲开了,慌忙拒绝道:“娘,我不是小孩子了。在外面别说是自己吃饭,就是端饭、盛饭也要自己动手……”

一听这话,牛春花就觉得要糟糕。

果然,高刘氏又抹起了眼泪,“儿啊,你真受苦了。你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啊。是不是她不尽心。我就知道一个乡下来的,那会伺候什么人啊。我早说了,当时你哪怕多给些银子也就算了……”

张巧巧也插嘴道:“对啊,就是在我们家住着的时候,都是我给表哥盛饭的。”

高子骐赶紧劝道:“娘,不关春花的事。”

但高刘氏摆明了不信,指着刘小妹说道:“你们那院里也没个得用的丫头。一会儿就让她跟过去。小妹是个细心的。”

高子骐心里是个没成算的,也不往别的地方想。但牛春花一眼就知道自己的婆婆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近水楼台吗?

不过,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娘,这个丫头刚才去叫我们,不想被说了几句,就哭着跑了。这样的性子,能伺候好人吗?”

高刘氏白了牛春花一眼:“要不是你那么大声,能把人吓哭了。”

高子骐也跟着拒绝:“娘,这丫鬟一看就是你得用的。我们再重新挑几个吧。今天也奇怪,我们西院里一个当值的丫头都没有,要不然,哪里用得着春花出去说。早有丫头进来汇报了。”

高刘氏一听就知道儿子是为了那个黑妇开脱,只说:“丫鬟哪里是一时半会挑好的。先让小妹跟着吧。”

牛春花也不恼,继续心平气和地说:“那到了我们院里,是不是要改了名字。小妹这个名字是听奇怪的,好像我们村就有好几个,什么张小妹,王小妹,李小妹的。”

一句话说的刘小妹又红了眼圈。

这段日子,张巧巧早跟刘小妹混熟了,再加上刘小妹刻意讨巧,张巧巧很愿意看着牛春花被打脸。这时看到刘小妹被说哭,就有些打抱不平:“叫小妹怎么了,我觉得春花这个名字还奇怪呢。”

牛春花早知道张巧巧因为柳眉的事情,看不自己不顺眼,这时再加上了刘小妹,也不算什么。就干脆不接张巧巧的话。还是高子骐听着这话别扭,训了一句:“这是你表嫂。”

张巧巧瘪了瘪嘴,不说话了。

“就你事多。”高刘氏很不高兴地也训了牛春花一句。

高子骐赶紧搭话道:“娘,那我们就先留下。等找好了丫鬟,再给您送回来。”

“那卖身契?”牛春花又插嘴道。

高刘氏啪得一声,把筷子摔到桌上,“你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我给的丫鬟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我会害我儿子不成?”

“娘子——”高子骐也冷着脸看向牛春花。

牛春花埋下头大口吃起饭来。你是不会害你儿子,但你会害我啊。

一时间,饭桌上只有牛春花的咀嚼声。

刘小妹站在一旁心中窃喜。到了高府,见识到了富贵生活,刘小妹早就不想离开了。甚至打定主意,哪怕二少爷长得再丑再不堪,自己也要把他当天神一般伺候,然后顺理成章成为二少爷的姨娘。或许有一天还能取而代之。

今儿一见,刘小妹的心思又变了。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俊俏的男子,一眼看去,就觉得心里砰砰乱跳。哪怕不要银子,只让自己待在二少爷身边就好。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