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世面(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秋高气爽,树木葱茏。

群山环绕之中,一条鹅卵石子铺成的一条小路上,一众游客正在缓缓走来。一个满脸笑容的青年男子正随在领头几人的身旁,口沫横飞地介绍着。这是季家的一个子弟,名为长德,极善钻营,借着季家的名号,愣是以一个庶子的身份,闯出一番名堂。

“走过这条小路,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飞瀑而下的泻玉水。泻玉水从飞仙山顶部石隙沁出,可涤荡体内疾病,百试不爽呢。”

这番介绍自然引来众人的纷纷议论。最前面的郡御史李大人眯着眼问:“墨之啊,你试过没有,是灵还是不灵啊。”

高老爷,字墨之,听到问询,立马躬着身,上前几步,回道:“回大人,下官无福,并不曾试过。季公子介绍,想必是真的。”

“哈哈,墨之,你还是这么无趣,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的。”说着,郡御史继续率领着众人往前走去。高子骐也顺从地跟在身后,只觉得极为憋屈。

前段时间,父亲费劲心思,走门路将自己安排在西北郡户房,一来和官衙中人混个面熟,二来也可以了解世情百态。即使几年之内中不了进士,等做出了一些成绩,好好谋算一番,也能以一名举人的身份去辖属县内做一名知县。

这不,前些日子听说郡御史要下乡视察。父亲早就打点好,把自己也塞进了随行中,打定主意让自己在大人面前露露脸,见见世面。

大庆的御史,虽不是什么实职,却负责监督辖区内大小官员的言行政绩,在每年的官员考核点评中起到重要的作用,因此可谓是炙手可热。

可高子骐觉得,这个郡御史明着来视察地方政情,实际却志不在此。一天下来,尽是游山玩水了。期间,为了体现自己关爱百姓,郡御史还在当地官员的引领下,去了一户小民的小饭馆。可,若不是郡御史与那开饭馆的妙龄小寡频频眉目传情,高子骐还真要高看一眼。

对于自食其力的人,哪怕是妇人,高子骐从来都是敬佩的。可那女子仗着有几分姿色,在上菜期间不经意地和众人不着痕迹地打情骂俏。让高子骐倒进了胃口。偏偏一帮子人视而不见。

所以,对于季公子推荐的这处景点,高子骐很抱怀疑的态度。

果然,不过几步路,转个一个小弯,一道细细的水流从高处流下。旁边是一座八角亭。亭上题字“飞翼亭”。

“这就是泻玉了吧。”郡御史问道,看向细流的目光露出一丝兴味。

“正是,别看只有这么一丝。但只有晨间采集的才有效果。上面的飞仙观已经准备好了。”季公子察言观色,早摸清了这位官员的心理。

郡御史果然满意地轻捻胡须。

走了半天,也已经到了半山腰,大家也走累了,遇见亭子,不由想着走下来歇歇脚。

“长德啊,听说你也是个读书人,这大好山色,不妨吟诗一首啊。”郡御史说道。

“那小子就献丑啦。”季长德也不扭捏,大大方方起身,环视了一下周围,说道:“青青翠翠群山中,有个八角飞翼亭。要问亭中谁人坐?郡中青天大官爷。”

说完,季长德又向众人拱了拱手。

“好,好,季公子这首诗深入浅出,字字珠玑,妙哉!”一人赞美,众人也纷纷恭维。郡御史也抚须微笑不语。

也不知谁说了一句:“高兄,听说贵公子曾为青城四公子之一,何不也作上一首?”

高墨之客气地推辞了几句,实在推辞不过,只好示意高子骐上前。高子骐很不情愿地向大家作揖,开口道:“仙观依青嶂,飞翼跨碧流。苍苍秋欲染,天地一色间。”

稀稀拉拉几声叫好传来,郡御史笑呵呵道:“墨之后继有人啊。”

高墨之慌忙躬身答道:“不敢,不敢。”

高子骐气闷得看着父亲这种处处低人一头,谄媚恭维的姿态,有些快麻木了。父亲在自己心中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高大光辉形象,可如今这个形象正在慢慢坍塌。高子骐无法接受父亲如同一个鞍前马后的小厮。

想完,高子骐又不仅自嘲,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这段日子在官衙的见闻,对于高子骐来说,不可谓不是一个极大的冲击,以前满腔要努力做事的热情仿佛被从头顶兜下一盆冷水。如同户房的典吏所说,在这里干事,有没有才华是次要的,你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学会低头,夹着尾巴做人,不要自持什么读书人的风骨。

这时,高子骐忽然感觉一道视线紧盯着自己,猛然抬头望去,正是季长德一副冷笑的嘴脸。又是他。这一路上,季长德处处跟自己作对,偏偏大家都不以为意。看看季长德做得什么诗,刚上学的幼童都可以说出什么青青翠翠群山中这样的话,可这样的诗大家偏偏觉得更好。高子骐完全不知道,大家叫好的是最后一句。就凭那一句,自己作得在漂亮,也注定要落后于季长德。

绕过水流,迎面而来就是一道高耸的峭壁。还不等众人疑惑,季公子早就往前引路了。果然,再往前几步,右侧的山体上露出一个黑幽幽的洞口。

“穿过通道,就是飞仙观了。”季公子先行一步,在洞口顶部摘下一个小巧灯笼,点着之后,山洞瞬间亮了起来。

洞内长而狭窄,最多只能两个人并排而走。里面很潮湿,偶有还能听到水滴滴落的声音。高子骐摸了一下身旁的山壁,果然湿漉漉的,有一种冰凉感。不过走了十几步,就是一种不适的寒气往身体里窜。

众人几乎两两一排,安静地走在通道内。最前面季长德提着灯笼走在前面,不时提点几句。高子骐等走在后面的人,只能远远见到前面一团暗淡的昏黄。除了周围人轻微的呼吸声,山洞中竟然有一种安静到诡异的感觉。再加上寒湿气不断往身上沾,高子骐对即将要见到的飞仙观没了一丝好感。

后来,连季长德也不说话了。整个通道里只有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风吹来,高子骐不由打了个冷颤。

“到了。”随着季长德的一句话,很快一丝光亮从前方透了出来。众人的脚步不由一致地加快了。

等出了洞口,眼前是豁然开朗的一片景色。竟然到了山顶。不知道是谁这么煞费苦心开凿出这么一条“曲径通幽”的山洞。在众人纷纷惊叹的时候,高子骐注意到郡御史偷偷擦了一下额头,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山洞内沾上的湿露。

“请这边来。”季长德又引着众人转过山洞,一座依山而建的道观出现在众人眼前,“飞仙观”三个刻画入里的描金大字题在大门的牌匾上。门边正立着一个黑色道袍的长须老道,见到众人,只是简单行了一个礼,指示众人进去。

“虚明道长正在修闭口禅,还望大人见谅。虚明道长以前是修真观的弟子,从小入道,道义极深。这些年寻求法力突破,听说青城山脉人杰地灵,特前来闭关。”

郡御史等人听到季长德的解释,纷纷动容,穿过山洞的怨气也消失殆尽,果然是仙家之地啊。那条通道怕就是对众人的考验吧。修真观可是前朝最大的道观之一,观中弟子众多。据说最近的一代观主活了一百八十岁,擅炼丹,且一丹难求,非皇家贵族不能得。不过,随着前朝灭亡,观中道人四散,不知到哪里去了。

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怎的,郡御史这段日子明显感觉精力不济,所以借着这次下来,也有寻仙访道的意思。早听说青城的青龙寺是一处灵地。结果被季家人引来此地,不过见到虚明大师,也不枉此行了。这时,虚明大师的失礼之处在众人眼中就变成了神秘高深。

将众人引入一座半悬在山壁的亭子,虚明大师就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小童子招待。对于虚明大师的离去,众人也表示纷纷理解,并向季长德打听虚明大师是否会炼丹,能不能帮着求上一颗。

季长德为难地推辞几句,只得同意去试一下,不过立马又指着亭中央火塘的一个小锅说道:“这是虚明道长取了泻玉的水,配阴阳相济的灵液制成的,效果不下于灵丹。”

众人都低头仔细观察,小锅并不大,里面呈乳白色,偶尔一眼见到些许絮状物在咕咕的水泡中上下翻飞。

小道童取出四五个青玉小碗,用一银质小勺把锅中的液体舀出,平均分到小碗中。

“怎么就这几个碗?”有人问道。

季长德不好意思笑道:“这么珍贵的东西,耗费了虚明道长半年的时间制成,又在三清祖师前供奉了半年,前前后后总花费一年时间才得了不过一小罐。还是今天听说郡御史大人要来,才特意取了来一盏灵液。要不是我们季家跟虚明道长有些交情,怕是连这点儿也讨不到。”

郡御史听了,不着痕迹地咳嗽两声,又隐晦地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人。那人才自觉食言,慌忙退到后面去了。而高老爷和高子骐自然也不再有幸能品尝灵液的人之间。

郡御史等人很是恭敬地接过小碗,小心地啜了一口气。说不上什么滋味,硬要说的话,放佛带些鸡蛋的腥味,但也不全然像,总之很不好喝。

“这个味道?”有幸喝到的一人迟疑地问道。

“良药苦口,这种不容于世的灵药更是如此。切不可浪费道长的一番心意。”季长德煞有介事地叮嘱。

几个人喝也不是,吐也不是。天天美味佳肴吃惯,难得吃得如此难以下咽的东西。听季长德这么一说,只好紧闭呼吸,几大口喝了个干净,又要来干净山泉净了口,才把那股子令人作呕的气息压了下去。

没喝到的人自然羡慕,纷纷询问灵药的滋味。被问的人却只是默默摇头,更增加的众人的好奇。不过,在高子骐看来,这完全是故弄玄虚。可惜,没人相信自己的话。一路来,高子骐早就变得沉默不言,看到再奇怪的事情,也决定闭口不言了。就如同在飞仙观里见到的有些不伦不类的飞仙画像,那种只用只着片缕,仅用锦帛遮掩的形象,在高子骐看来倒像是一种亵渎。

之后,季长德又引着众人参观了道观各处,给三清祖师上了香,点了长明灯。小道童才又端来几盘饭菜。尽管都是些素菜,但大半天又是爬山,又是走动,大家又都饿了,也顾不上好不好吃,纷纷狼吞虎咽起来。

高子骐根本就没吃。或许是季长德作祟,或许是饭菜真得不多,等送到高子骐面前,不过是一碟子黑乎乎的树叶子。高子骐一怒之下,干脆饿着肚子跟着众人下山了。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