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南天门遇阻(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祥云远远地飞上天空,在地上看,渐渐地就无影无踪了。可在天上,那祥云却依然滚滚而来,唐僧师徒与小白龙立于云上,不时与站在云头上的黑云、白云、黄云、红云等各色大神相逢而过,呼呼带风而过。

行了个把时辰,他们见前面有一处仙境,山花簇簇,楼阁重叠,一只高耸的炼钢丹炉冒着青烟。悟空认得,这是太上老君炼金丹的地方,正好唐僧师傅也累了,悟空就建议师傅说:“师傅,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唐僧说:“为师是第一次上天一游,只知道这天上都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哪里知道是哪一位大神之处。”

悟空说:“这是太上老君的炼丹阁,我们不妨到这里休息一下,讨口水喝吧。”

唐僧说:“哦,好是好的,只是你当初打坏了老君的练丹炉,偷吃了他的金丹,太上老君会欢迎你这位狂猴吗?还是赶路吧。”

悟空说:“不碍的,这些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改邪归正了,太上老君宽洪大量,哪会跟我小猴子计较这个,我也好趁这个机会去赔个不是,你说对不?”

八戒和沙僧也有点口渴,说:“师傅,悟空说的在理,咱就去吧,给悟空一个机会,好让太上老君重新认识一下,一个功劳辉煌崭新的猴子闪亮登场了。”

师徒们都开心地笑了。

来到炼丹阁,只见一位白发老翁手执一把铁扇从阁内出来,向炼丹炉走去。悟空认出了太上老君,急忙上前拱手施礼:“太上老君在上,受猴儿一拜。”

太上老君一回头,见到了唐僧一行,惊讶地问:“莫非是人皇大唐高僧取经回来了吗?”

唐僧双手合十,施礼答道:“正是贫僧,初见太上老君,多多打扰了。”

“哪里哪里,贵客迎门,快快到厅里一坐。”太上老君丢下炼丹的扇子,喊了一声,来了一位仙童,便引领唐僧师徒四人进了炼丹阁正厅,仙童用琼瑶之水泡上极品好茶,又端上一盘金丹,一共五粒,让唐僧一行享用。

唐僧看到太上老君将辛辛苦苦炼出来的金丹为他们享用,感到十分不安,说:“吾等无功无德,老君将这么贵重的珍品让我们分享,实在是不敢当啊。”

太上老君说:“大唐高僧不必客气,虽说这也是金丹,可金丹与金丹却有不同。主要根据冶炼时间长短。这金丹只是初级的,吃了可以保治百病,真正好金丹却要炼千年以上,那些金丹被大圣吃了不少,所以他才会铜头铁臂,长生不老。”

八戒看到金丹,早就垂涎欲滴了,就说:“既然才老君说这也不是最好的金丹,那就别客气了,师傅,你正好身子骨不太壮实,吃了这金丹,你就可以百病全无,可以全力以赴地研习你西天取来的经书了呀?”

如此一说,再加上太上老君一劝,大家就要开口吃了。就在这时,忽听院外的白龙马发出喷喷喷的不满声,而且蹄子乱蹬。

唐僧一行不知道一向温顺的小白龙为什么在这时候发了脾气,就走了出来,看个究竟。唐僧念了几句咒语,小白龙才会说话。小白龙向唐僧请求:“师傅,如今已将到天廷,我们的取经之路也彻底结束了,你也用不着骑我了,可我跟着你们,你们都是人形,我却是一匹马,在人间,我饿了还有沙僧帮我弄点草料,现在来到了天上,你们可以喝琼浆吃金丹,可我连口水也喝不上,西天取经我没有功劳,苦劳总还是有的吧,怎么不骑我了,还要让我变成一匹马跟着你们瞎晃当呢?还是还我的人形吧。”

小白龙的一席话,让唐僧红了脸,就是呀,小白龙身为龙王三太子,触犯天条下界受罚,食了唐僧坐骑白龙马,经观音菩萨点化变成了小白龙,仍当唐僧坐骑,之后,小白龙就驮着师傅,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战胜艰难险阻,终于西天取经成功,罪早已赎了,功也立了,到现在还让他变成一匹马,实在是有点不公平了。悟空、八戒、沙僧也跟着说情,唐僧就说:“小白龙呀,你跟着我吃苦受累,辛苦你了,也委屈你了。多少年来,一直将你当成一匹马,甚至将你三太子的原貌都忘掉了,这是师傅的不是,你也别生气了。从今天起,我就解除你做马的义务,恢复你原来的模样。”

说罢,唐僧双手合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小白龙身边云气雾罩,等烟雾散去,只见一位秀美的后生,着一身白锦,站在了唐僧师徒面前。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小白龙跪在师傅面前。

唐僧一把将小白龙扶起,说:“快快请起,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这一句话让小白龙感动不已,他压抑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可停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压抑住,便哇地一声大哭了。

告别了太上老君,师徒一行五人驾云继续前行。

在太上老君那儿喝了好茶,又食了一粒金丹,八戒有一种满足感,立在云头上,望着天空中的各种风景,云霞琼瑶,仙境仙海仙山,便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不自觉地就唱起了小曲来。

悟空嫌他的猪嗓子难听,就说老二,你罢了吧,我这顺风耳马上让你那噪声弄聋了。

八戒倒是不生气,说:“猴哥,你说咱们马上到了南天门会是个什么样子?玉皇大帝会不会率领文武百官在南天门外迎候咱们呢?”

“哈哈,你想让玉皇大帝迎接咱们?你也不算算咱们是哪根葱,他会将咱们当回事吗?”一直不说话的小白龙开了口。

悟空说:“俺老孙算不上哪根葱,那俺师傅也算不上哪根葱?俺们奉命天子,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取经归来,出来迎一下还不是应该的?在大唐都做到了,唐高宗亲自迎接,来到天庭,他玉皇老儿不迎我就算了,还不得迎迎咱师傅?”

“悟空,嘴巴干净点,注意文明形象,什么玉皇老儿的,又不是你大闹天宫那时光。如今你也是佛门子弟了,取经功臣,当用文明语言,至于迎不迎的,都是空有虚名罢了,我等本身归依佛门,万事皆空,哪还会计较这些礼节?”

小白龙说:“玉皇大帝的真名是玄穹高上玉皇大帝,是执掌南北极、天地人,天地经纬、日月星辰、四时气候之神,除了悟空大师兄外,我们谁没吃过他的亏?他是位尊神,不是他不能出来迎候我们,是众神之神的位子不可能让他离开那里一步?我们几个,师傅你可别以为我说话不好听,我们几个在天庭里连个位子都没有,说个不好听的话,连刚才在太上老君旁侍候我们的那位仙童都不如,人家还是在编的呢?咱们算什么?什么都不是,不错,咱们西天取经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但与天界各位大神相比,那是九牛之一毛呀,如果玉皇大帝对我们破了格,象唐高宗那样出来迎接,那许多掌管天体中的各位大神往哪里摆放?我们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

“操!”悟空发了一句牢骚,我看他玉皇老老,嘿嘿,玉皇大帝不咋的。”悟空又差一点说出了玉皇老儿的口头禅。

本来都是很有精神的,被告小白龙这一盆冷水泼下来,大家的情绪都凉了下来。八戒便发起了牢骚,说:“不把我们当根葱就算了,何必去求他们?大不了我下界去。”

“是不是到高老庄去?”悟空逗他说。

“去就去,又怎的?和尚帽子不要了,还给师傅?怎的?”

唐僧瞪了他们二位一眼:“休得胡说八道,有辱佛门。”

大家这才不吭声了,继续将云头翻得更快,不时就来到了南天门外。

唐僧一行按下云送,轻轻落地。只见那天宫在云气堆拢下,显得更加雄伟高大,辉煌美丽和神秘。南天门外,流云滚动,不时有神山从云雾中冒出,那神山上又有神花神树神草,让人留连忘返。

南天门高大雄伟,三重门相联并立,楼门飞檐重叠,雕梁画栋。宫墙蜿蜒,盘旋而上,直通天宫。远处的天宫,高高在上,楼阁重重,深不可测,金瓦绿檐,闪熸五彩奇光。

天神天将各执兵器,分列两行,把守在南天门外,个个粗壮雄伟,力大无穷。此时他们怒目圆睁,聚精会神,丝纹不动,让人视之有敬畏之感。南天门一侧,立一硕大无比的大鼓,两位鼓手分立两边,一位值班的天神,游走于值班的天兵天将之间。

从云头上下来,唐僧一行在悟空的引领下,来到了南天门。

值班的天神见到唐僧一行,并不知道他们是哪路神仙,但他仔细辨认了一番,认出了悟空,笑道:“哟,这不是大圣先生吗?别来无恙啊?今儿来天宫有何贵干呀!”

悟空也不认得这位天神,他当初在天宫当弼马瘟和大闹天宫时,打得天兵天将落花流水,天神们都认得他,可他却记不得各位天神。

悟空回答道:“我今儿来可不是来大闹天宫的,说话不要阴阳怪气的,我老孙有正事。”说罢,往后一指,说:“这是大唐高僧,今天带着我们师徒从西天取经回来,特向玉皇大帝复命,我们保卫师傅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又经千险万险,才取得成功,快快禀报玉皇,我们要当面禀报。”

唐僧拱手向这位守门神施礼,那守门神态度有点轻微的傲慢,并不把唐僧当回事儿,浮衍地还下礼,说:“哟,要见玉皇大帝呀,噢,噢,噢,我先来看看。”

“噢噢噢,噢什么噢,看什么看,你是看门狗呀,快去禀报!”悟空火气上来了。

见悟空生了气,那守门神也不敢再惹事生非,只好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好,大圣先生,唐僧师傅,你们师徒几个稍等,我翻一下接待表。”

说罢,那守门神来到了通天鼓的左侧,那儿是一套较矮的房舍,是值班的天兵天将天神休息的地方,他进了房内,找出一个本子,只见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他左瞅瞅,右瞅瞅,终于找到了一行字,说:“大圣大圣,唐僧师傅,在这里。”

那守门神将那一行字指给悟空唐僧等人看,只见上面写着:“一百四十二宗:大唐高僧霭见玉皇大帝,禀报西天取经事宜。”

悟空问那守门神:“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一百四十二宗?”

那守门神说:“按照天宫的规定,各路大神需要表奏玉帝,必须先有预约。你们在泰山登天时,设坛台祭天,说明了唐僧一行要禀报西天取经之事,算是向天庭打了招呼,也就是有了预约,但这时,你们前面已有一百四十位大神向玉帝预约了,所以,你们的玉帝招见就排在了第一百四十二位。”

“哈哈,还等着玉帝出来迎接呢,现在已经将我们晾在这儿了。”小白龙说。

悟空说:“你现在给玉帝通报一声,就说我们是从西天取经过来的,事情非常重要,非同一般的重要,玉帝差我们去的时候,专门派我、八戒、沙僧、小白龙护驾,怎么取得成功了,却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这是不是对我们的工作太不重视了,难道我们取经的事不重要了吗?”

守门神说:“哪里,哪里,你们取经是为了让众生苦海求渡,哪能不重要呢?玉帝怎能对你们取经的事情不重视呢?不会的,绝对不会的。玉帝坚信你们的成功,对你们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的,不要怀疑玉帝才是。”

“那为什么将我们晾在了这儿?”

“不是故意地将你们晾在了这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天庭订的有规矩,有规矩就得按规矩办对不对?你们排队排到了这儿,我能将你们移到前面去吗?疑到前面去别的大神能愿意吗?况且,前面的这一百四十一位大神,哪个都是不能得罪的,他们的事也不比你们的小。”

“难道什么事还能比苦渡众生重要吗?”

“这个嘛,不能这样比。你看,排在第一位的是太白金星,他是在汇报宫里各位大神的位置调整问题,排在第二位的是雷公,他要汇报昆仑山到处建神舍的事,太滥太多,将那好山好水都抢战了,彼此战争不断,山水遭到严重破坏,他要求将那滥造的神舍用雷劈掉,变成一座雪山,省得各路神仙在那儿乱争乱闹、、、、、、、”

“好了,好了,不必说了,我看他们的事都没有我们的事重要,给玉帝通报,就说我老孙的师傅到了,请他听取禀报。”

“小神不敢,那是违反天条的事,革职查办是小事,罚下天界是小事,坏了天庭的规矩,小神罪不敢当。”

“我看你这丫就是油嘴滑舌,你那大鼓是做啥用的?”

“那鼓是通天鼓,你知道的,只有发生不可预测的特等事件才能敲击那鼓,一敲那鼓,不是惊动玉帝一人,而是惊文武百官,各路天神,各路大仙,所以,那鼓由专门的天兵天将守护着,不能动的。”

唐僧见状,就劝悟空:“算了,我们就按天庭的规矩办,在这儿等吧。”

悟空还是不服气,对师傅说:“他们是欺负我们无职无位,神不神仙不仙的,不把我们当回事儿,师傅,在天上一天在下界就是百年,等时功夫,就象你西天取经,出去的时候是唐太宗执政,回来时就是唐高宗了,我们上天这一会儿,已经是武则天当皇帝了,你不是要快点回到人间帮助众生苦海求渡吗?有多少百姓在苦海里还没有等到你回去,他们的一生就过完了,你说这能等吗?”

“这个?”

“师傅,你没与他们打过交道,我是与他们打过多少次仗了,今天是为公事,怕个鸟?我就要破个例,敲一下那个通天鼓。”

说罢,孙悟空抬步上前,八戒、沙僧、小白龙紧随其后。

走到那通天神鼓跟前,几位天兵天将各执兵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没有天庭之命不得敲击神鼓!”

“让开!知道我孙爷爷是谁吗?我大闹天宫的时候你们还没有出世呢!”

你说几不说,他们就打了起来。悟空执金筘棒狂舞,猪八戒、沙僧、小白龙各拿家伙助战,只几个回合,将那几位守护通天鼓的守护神打得哭爹叫娘,倒在一旁。

悟空便拎起那两只玉槌,砰砰砰地敲响了通天鼓。

砰砰砰的鼓响,惊动了天庭。

这当儿,玉帝正在与真武大帝商量保护下界胡人之事。

原来,大唐皇上祭天上表,说北方常年大旱,胡人、突厥人侵掠中原,屡抚屡犯,虽说历代君王采取和亲、送财物之举,但只能好一时,不能好一世。由于这些胡人都居住北方,属真武大帝统辖,他们善骑射,勇猛无比,大唐征战十战九败,希望玉帝协调真武大帝不必袒护野蛮之族,让其自生自灭。当太白金星将大唐皇上的请求宣读完毕时,真武大帝便据理力争。说:“这个大唐小皇儿真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说话儿不嫌带砂子硌牙,什么话都敢讲。玉帝,你是知道的,我虽然统辖北方,主星宿生死,可我也是对北方各国帝王和族主一碗水端平的。就说那唐玄宗,在开国之时,他受北方辽国、契丹侵扰,唐玄宗在真武庙求救于我,我便托梦给他,说我乃天之尊神,降于终南山,将为你们的守护神。正是在我的帮助下,大唐江山得以稳固,唐玄宗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还专门在终南山为我修建了真武庙。太白金星说,正是唐皇为你修了庙,而胡人、突厥人、契丹人等等,也都仿效大唐做法,也修庙求你保护,于是,你保护这一边,那一边就吃亏,你保护那一边,这一边就吃亏,现在你是保护胡人太多了一点吧。也就是在玉帝与诸神讨论到这个节骨眼上的时候,通天鼓响了。

“发生了什么事?出去看看!”玉帝说。

文武百官,二十八宿星,三十六天罡,都哄地一声,跑出宫门之外。

太白金星见值班神从南天门飞奔而来,便问道:“怎么回事?谁这么大的胆子,不经允许随便击鼓?”

“太白金星大神,不好了,大唐特使唐僧师徒弟们到了。”

“到了就到了,我们早知道了,他不是排在一百四十二宗吗?安排他们耐心等待就是了,谁叫你们击的鼓?”

那值班神说:“俺可不敢击鼓呀,是那大闹天宫的神猴孙悟空击的,他说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执行玉帝和下界大唐皇上之命,前去西天取经,如今取经成功,要向天庭汇报,却让他们吃闭门羹,太不够意思了。”

“不是排上号了吗?先让他们歇息着,等玉帝处理好大事再召见他们。”

“就是这样才得罪的那神猴,他说他们取经是为了让众生超渡苦海,还有谁的事比他们的事大?排在一百四十二号,坐冷板凳,这就是不把他们当回事,他先击鼓,这是先礼,若不作回应,他可就不可气了。”

如此以来,文武百官也都不敢多言,怕这个孙猴子真的发起火来,动起了真格的,再上演一次大闹天宫,那可就惨了。

不过也有的武官咽不下这口气,二郎神就不孙悟空的气:“有啥啦,西天取个经就成了有功者了,就可以不按天宫天条办事了,那还了得?大闹天宫有啥啦?结果还不是败在我的手下?”

也有的武官神反驳二郎神:“孙大圣是你杨二郎捉住的吗?托塔李天王都不行,若不是请来西天佛祖,各路大神一齐下手,你能擒住孙大圣?”

更有许多文官向太白金星放话:“太白金星神,快向玉帝汇报吧,放唐僧师徒一行进宫,不然的话,真的让大圣发了怒,那还真不好办哩,当年他只是一只猴王,现在可是身经百战,羽翼丰满的神猴了,真打起来,天兵天将还真找不出对手。”

太白金星说:“可是,天宫有天宫的规矩,上奏玉帝是分先后的,他本被排在一百四十二号,现在让他提前,一是破了天庭的规矩,以后就不好执行了,天庭的议事秩序就会被告打乱;二是各位大神都有来路,圆满了孙大圣,却得罪了一圈子;三是西天取经虽说是苦渡众生的事,但那也是人界的一宗事,还有神界、仙界、灵界呢?”

司天象的玄光神臣说:“那也好办,虽说神界、灵界、仙界都在,他们都有事等着玉帝昭示,但人界可以有特殊情况,因为神界仙界灵界虽说也都非常重要,但他们与人界相比,却是强势界丛,而人界却是弱势界丛。神也好、仙也好、灵也好,都可以随便要人的命,所以,人都是在苦海中,能够渡过苦海,让他们的日子过得好一引些,这也是玉帝让他们师徒西天取经,以帮助众生苦渡的目的,如今,他们来向玉帝汇报这档事,而且唐僧也亲自来了,人家是人还不是神呢,你将人家排在第一百四十二号,让人家坐冷板凳,这个规矩本身就不合理,只是维护神的利益、仙的利益、灵的利益,却忽略了人的利益,所以孙悟空被激怒也是有原因的。”

太白金星说:“嗯,你说的是有道理的,咱们玉帝在天宫上,虽说也管天管地管空气,但毕竟对下界了解甚少,有的规矩在制定时忽略了下界的情况,所以执行起来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和问题,是的,我要向玉帝汇报这一情况,将唐僧一行迎进来。”

于是,文武百官神就又折回了头,来到天宫大殿内,向玉帝报告发生的情况。

玉帝了解了这个情况,也感觉到有些头痛,说:“让他们首先汇报不是不可以,但规矩定了,尽管是不太合理的规矩,但在没有改规矩之前,破这个规矩总是要有理由的呀?太白金星,那猴子是你的老朋友了,你说说,这个规矩怎么改,况且他随便敲了通天鼓,还得惩罚他呢?”

太白金星说:“那也好办,你就可以以玉帝的名义,宣布一下特种事情可以特办。你想想,人家唐僧是你派去的,任务是多么重要自不必说了,神界、仙界、灵界也不能以他们高高在上就去压人界不是?现在人家从下界来到上界,这是稀客呀,是百年不遇的事情呀,为何不能特事特办呢?所以,就可以将他们提将前来,来之即办,他们的事情是耽误不得的。”

二郎神说:“那有什么?耽误一会儿就掉了他的几根猴毛了?”

太白金星笑了:“不会掉下他的猴毛,可是,却耽误了他师傅的大事。天上一个天,人间百年,说话的当儿,大唐都在更新换代了,你若是让他们等到一百四十二宗再办他们的事,估计他们回去就不是唐僧,而是宋僧了,我这话你明白不?”

众文武百神都唏嘘一片,说,是这个理儿。

太白金星继续向玉帝说:“快快将唐僧一行迎进大殿,虚心听一下下界的情况,对我们做天神的,都是非常好的机会,也了解不少下界的苦难,以便避免随便对下界发威动术,错杀了好人,助长了歪风。”

“那孙猴子敲击通天鼓的事该怎么处罚呢?”玉帝问。

太白金星说:“依我看,不但不罚,还要进行奖赏哩。”

玉帝笑了:“太白爱卿你真会开玩笑,那猴子调皮捣蛋,敲我通天神鼓,顶多看他惹事多端不好对付,让他一步不罚他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奖赏他呢?”

太白金星说:“那猴子是从下界来的,为了让我们及时了解下界情况,启动了紧急情况用的通天鼓,这样,我们就不得不认真对待,是他的这一鼓响,让我们懂得了要正确和公平地对待下界,倒逼我们修正制度,这样敢于冒险,敢试敢闯的人,有这样非凡的勇气和无私的精神,难道不值得宏扬吗?”

玉帝听太白金星这样一说,恍然大悟,说:“太白金星爱卿说的有理,就按你说的去办吧,我准了。”

于是太白金星带着几个随从小神,出了宫殿,直奔南天门而来。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