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听钟辨骰(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李一鸣提出听钟辨骰,孙经理面色骤变。

他现在是赌场的经理,以前也在各大赌场做过荷官,混迹赌场这么多年,从未亲眼见这种赌法。

听钟辨骰,就是听对方掷骰,然后猜对方的点数,以前确实有听力过人之辈可以做到,后来各大赌场,就在骰钟底部加了一层隔音绒布,导致听钟辨骰彻底成为了一个传说,这种赌法也不再盛行。

眼镜男听到李一鸣说听钟辨骰,脸上也露出几分犹豫,他的两个同伴,同样露出了慎重的表情。

李一鸣见状,表面不露声色,心中却甚为得意。

他最强的不是记忆力,而是听力。

针对他的这个特长,香港赌王何大伟,对李一鸣做过特别训练,他三年如一日,听鸟鸣,听虫语,听自然万物各种声音,三年之后,才开始听钟辨骰,又历时三年,才有所小成。

一个骰盅里面,如果只是一颗骰子,他能做到十拿九稳,两颗骰子,十次起码也能准确听出来七次左右。

看见眼镜男没说话,李一鸣皱了下眉,道:“要是你不愿意接受,还可以就此离开,只是以后路过凯旋门,几位就要绕道了。”

一开始,李一鸣询问对方如何赌,对方提出梭哈,李一鸣未有异议。现在他提出听钟辨骰,倘若对方不同意,自是认输。

眼镜男显然不太情愿就此认输,他深深的看了李一鸣一眼,目光中有犹豫,有狐疑,还有不甘。

李一鸣却是老神在在。

如果对方就此投降,自然可以彰显他李一鸣实力可怕。倘若对方要赌,那更好,他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

一会儿后,眼镜男似是下定了决心,道:“听钟辨骰,我同意。但骰子要加一颗。”

李一鸣闻言,面色大变。

听钟辨骰,骰钟里面的骰子越多,听起来的难度就越高。加一颗骰子,难度可不是加了一星半点。

一颗骰子,李一鸣十拿九稳,两颗骰子,李一鸣有七成把握,三颗骰子,他最多只有三成把握。

看见李一鸣在犹疑,眼镜男道:“要是李先生不同意,还可以换一种玩法。”

听到眼镜男这句话,李一鸣心中有了几分明悟。

是了!

肯定是对方对听钟辨骰没有把握,但又知道两颗骰子自己是有把握的,所以故意加一颗骰子,和自己赌运气。

他却不知道,就算是三颗骰子,自己也有三分把握!

想明白这点,李一鸣道:“拿骰子。”

“五百万一次!”眼镜男道。

李一鸣听了心里狠狠跳了一下,五百万一次,对他来说,也绝对称得上是豪赌了。这么大的手笔,他从来没有赌过。

相比之下,凌远山就淡定许多,他面带微笑,看着李一鸣,道:“倘若李先生有兴趣,尽可一试。”

说是这么说,但凌远山心里,却隐约涌起一股淡淡的不安。

有了凌远山的授权,李一鸣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眼镜男,道:“听钟辨骰,三颗骰子,五百万一局。你先掷骰。”

李一鸣和眼镜男两人,一人一个骰钟,三颗骰子。这么大的赌场,根本不会在道具上面做手脚。

P$‘J

眼镜男抓住骰钟底部,手腕一翻,桌子上面的三颗骰子,全部进入骰钟里面。然后飞速地晃动起来。

眼镜男掷骰子的时候,李一鸣是闭上眼睛的,包括凌远山在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深怕干扰了李一鸣。

骰钟扣下许久,李一鸣才缓缓睁开眼睛,道:“三三四。”

他并无十分把握,但也没有什么压力,他觉得就算他听错了,等下他掷骰的时候,对方一样没戏。

荷官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一鸣,见李一鸣神色淡定,便移开骰钟。

三个骰子,豁然是三四四。

李一鸣听错了一个,不过对这个结果并不失望,毕竟三个对两个,他并不是靠运气,而是实力。

接下来是李一鸣掷骰,他掷骰子的手法,就比眼镜男要花哨多了,上下左右,用力摇晃,动作迅捷又行云流水,实是赏心悦目。

李一鸣掷骰的时候,眼镜男同样闭上眼睛,面色平静。

许久,李一鸣终于重重扣下骰钟,似笑非笑的看着眼镜男。

眼镜男睁开双眼,目光如电,道:“一三六。”

看着眼镜男如炬的目光,李一鸣心里没来由颤了一下。

荷官本来就是赌场的人,当然不会给眼镜男更改的机会,听到对方报出点数,立马就移开了骰钟。

当三个骰子露出来的刹那,第一次,李一鸣觉得,眼前的骰子是那么的刺眼,三个骰子的点数,豁然是一三六。

凌远山等人的心也在瞬间一沉。

李一鸣猜错,眼镜男猜对,一负一正,转眼输了一千万。

这个时候,李一鸣也终于明白过来,对方一开始就在给他下套。

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怕梭哈都可能赢他,只是对方一直保持和他平手,为的就是麻痹李一鸣,等到这一刻的绝杀。

“李先生,继续吗?”眼镜男抓着骰钟道。

李一鸣面色阴晴不定,他不愿意相信对方有这个实力,可是,对方真的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猜出三个骰子的点数吗?

就在李一鸣举棋不定的时候,凌远山淡淡道:“第一把是你先掷骰,这把应该是李先生先掷骰才公平。”

李一鸣一听,心中不由佩服凌远山老辣。

对方先掷骰,倘若李一鸣听错,输了一个五百万不说,想要探出对方虚实,起码还要用五百万赌注让对方再听一次。如果让李一鸣先掷骰,对方听,一个五百万就够。

眼镜男听了凌远山的话,脸上露出几分无趣,然后对李一鸣跃了下手。

李一鸣抓起骰钟,这一次,他足足掷了三十秒钟,这才把骰钟扣下。

“二五六。”眼镜男缓缓道。

所有人皆面皆是面色沉重,盯着桌子上面还未打开的骰钟,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哈欠……”

原来是林天成,因为喝酒较多,居然有了睡意。

这也怪不得他,对于有透视能力的他来说,这种听钟辨骰,不要说三个骰子,就是十个八个,也是一目了然。

这下,不要说凌远山,就连凌墨晴,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时候,凌远山也没心思理林天成,不过他已经想好了,赌局结束,就让凌墨晴不要再理林天成。

很快,荷官打开骰钟。

二五六。

包括凌远山在内,所有人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眼镜男似是知道李一鸣不会再玩下去了,脸上已露出几分鄙夷之色,对李一鸣道:“你不行,回去跟你师父再学两年吧。”

眼镜男收起桌子上的筹码,目光落在了凌远山的身上,“凌先生,霍老板想和你谈一谈。”

说完举手放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扬长而去。

凌远山,凌墨晴,刀疤脸、李一鸣四人,脸上皆是有些难看。

凌远山和刀疤脸两人当然知道,眼镜男口中的霍老板,是霍元英,同样是云城大枭,和凌远山分庭抗礼。

林天成揉了揉眼睛,看着面色不对的凌远山几人。

这是输了?

“你给我一千万,不管是梭哈还是听钟辨骰,我帮你赢他们。”想到一千万的车马费,林天成忍不住开口道。

……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