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结局(撒花)(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住手!”

大筒木羽衣没想到自己刚进入木叶,看到的便是这骇人的一幕。

火影岩上,亚索拿着五块碎玉正要合而为一。

“漩涡正彦,我不是和你说过,绝对不能将这些玉石组合起来吗!”

大筒木羽衣转瞬便出现在了火影岩上,苍老的面容上再也难以维持淡然。

“这位就是创立了忍宗的六道仙人吗?”

水户好奇的问道。

“没错,就是他,他曾经在梦境中出现,警告我停止研究。”

漩涡正彦朝着大筒木羽衣双手合十行了一个礼:

“六道仙人,你掌管这个世界已经一千年了,事实证明,你当初布置的一切都是错误的,这个世界在无尽的动乱和悲伤中沉沦了千年,因此我们选择改变。”

“不,这一千年来忍界之所以历经战乱,正是因为没有遵照我当年的设计,人们心中缺少了爱,所以才会相互不理解,所以才会相互屠戮。”

“可是……”漩涡正彦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你依然觉得,阿修罗心中有爱,因陀罗心中就没有爱?”亚索忽然问了不相干的问题。

“是蛤蟆丸告诉你的吗?真是多事的家伙……”

大筒木羽衣颇为忌惮的看了亚索一眼,他知道,这个紫色长发,依然保持着十八岁容貌的旗木族人,便是让整个世界失控的罪魁祸首。

他皱了皱眉头,认真的道:“阿修罗和因陀罗都是我的儿子,我深爱着他们,不过我也始终认为,懂得爱的阿修罗更适合领导忍宗。”

一千年前,原本继承了写轮眼的兄长因陀罗,是接任忍宗首领当然不二的人选。

而相对天赋平庸的阿修罗则全心全意的辅佐着哥哥。

兄谦弟恭,场面非常和谐。

然而固执的六道仙人坚持认为,与总是将爱和理解放在嘴边,做事充满理想主义,擅长嘴炮,性格热血的弟弟,才是真正心中有爱的人。

而性格冷峻,不苟言笑,相信自身实力的因陀罗,心中没有爱,不适合作为自己的接班人。

最终六道仙人进行了一系列的骚操作,令原本和睦融洽的兄弟二人反目成仇,你死我活的彼此斗争了一千年。

亚索摇摇头,指着火影岩下方广阔无边的建筑群,有着两百万人口的木叶,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都市。

“六道老头,你看这个木叶村,人们心中有爱吗?”

“哼,人人利字当先,何来心中有爱!”大筒木羽衣不屑地道。

“哦,真是这样吗?你要不要看看,你觉得心中没有爱的因陀罗转世正在干什么呢?”

亚索冷笑,不等六道仙人反驳,便大手一挥,一个光幕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

“像一颗海草海草

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海草

浪花里舞蹈~”

屏幕中,海狸斑正撅着大屁股,指导带土跳舞。

而滞留于此的佐助,幸福靠在一个法令纹深邃的年轻人身边。

作为曾经的前辈,卡卡西没有让宇智波鼬那个脑子不好使的卧底走上病死的老路。

在覆灭了晓组织之后,他将鼬带来了这个世界静养。

只有在这个木叶,吃好喝好,这个未老先衰的家伙才不会死于先天性疾病。

海狸斑把腰都要扭断了,带土却始终不能掌握诀窍。

海狸斑一巴掌将带土拍下台,指着佐助道:“你来,今天晚上的直播你直接上,绝对不能让那些土豪大姐发现老夫的正体!”

“是!海狸老师!”

佐助脸上已经没有了高冷,他幸福的从鼬的身边站起。

鼬咳了咳,却没有什么血丝,微笑着向弟弟点头。

佐助受到了巨大鼓舞,跳入舞池疯狂扭动……

……

大筒木羽衣震惊了。

如果说同时出现了两个因陀罗转世还不算让人费解,那么看到正在辣舞的海狸斑和佐助,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亚索挥手关掉画面,看着大筒木羽衣说道:

“我曾听人说,在这世间有七种罪恶。

第一罪:对世人报以轻蔑之心,是为傲慢,宇智波斑就是这样的人;

第二罪:因为他人的成功而恼怒,是为嫉妒,家师团藏就是这样的人;

第三罪:憎恨他人,憎恨世界,是为暴怒,宇智波带土,就是这样的人;

第四罪:懈怠工作,浑水摸鱼,缺乏责任心,是为懒惰,我旗木亚索……的跟班,宇智波富岳就是这样的人;

第五罪:沉迷享受,腐化堕落,是为贪婪,我旗木亚索……的弟子,波风·我全都要·水门就是这样的人;

第六罪:放纵自己的欲望,沉迷情色无法自拔,我旗木亚索……的发小,自来也就是这样的人;

第七罪:沉迷于口腹之欲,贪图享乐,是为暴食,这个简单,全暗部都是这样的人!”

“你看,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都有自己沉迷的东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可以这么讲,我大木叶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不贪生怕死,没有一个人不为了私欲而努力前行。”

“生有眷恋,故而贪生,私欲不满,故而奋进!”

“我不要那些为爱发电的作家,不要那些不计回报的白衣天使,不要那些三过家门而不入的道德完人!

我只要为了身后妻儿而战斗的勇士,只要为了新买一个电视而努力工作的职工,只要为了让自己在‘卑留呼奖’上青史留名而忘我研究的学者!”

“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我们要做的仅仅只是惩恶扬善,因势利导而已,而不是像你那样,非黑即白,不是有爱,就是没爱。”

“大筒木羽衣,你毁了两个儿子的人生,毁了忍界千年来的和平,你,实在太愚蠢了!”

亚索每说一句,六道仙人便后退一步,当他说出最后一句掷地有声的质问时,六道仙人早已经瘫坐地上,哑口无言。

“哎,六道仙人,怎么说,你也是仙,确实手法不怎么样啊!”

这时候,一直默默无语的卡卡西,也笑着开口道:

“区区不才,我由叔叔荫蔽着,也混了个仙人当当,不过当我被人误认为半妖的年代里,曾经知道一位身为父亲的伟大犬妖。”

“他恰好也有两个儿子,性格呢,和阿修罗、因陀罗差不多,也是哥哥傲娇,弟弟中二,而且还互不和睦。

可你看看人家的处理方法!

救人之剑天生牙留给哥哥,杀人之剑铁碎牙留给弟弟,因材施教,因势利导,最终都产生了各自的妙用,令人叹服。

要我说,你这个仙人,实在是比那位大妖要差劲多了!”

亚索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非常欣慰,自己这个榆木脑袋大侄子,终于开窍了。

“讲得有道理,你下个礼拜去战国出差的请求,叔叔我批准了!”

“多谢叔叔!”卡卡西连忙道谢。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大筒木羽衣,我要看看,这五块破石头合在一起,到底会出来个什么东西!”说着,亚索将五枚碎玉糅合在了一起。

砰——

随着一声清响,五枚勾玉在掌心中发出了巨大的红色光芒。

“这是……”漩涡正彦等人全都眼睛不眨的看着亚索,屏住了呼吸。

下一刹那,光芒射向天空,连日光都变得暗淡。

在血红色的光芒中,一轮赤红的勾玉逐渐形成。

“有点眼熟啊?这是啥玩意儿?”

毕竟看火影的动画已经是近四十年前的事情了,一些细节亚索记不起来,只觉得这红色勾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羽织……”

六道仙人望着天空,苍老的脸孔上神色复杂。

“羽织?”

亚索听到这个名字冷了一下,忽然想了起来。

羽织,那是大筒木羽村在年轻时认识的一个平民女孩。

在情愫暗生之时,羽织不幸成为了祭祀神树的贡品中的一员。

离开村子供奉神树之前,羽织将随身佩戴的勾玉状红色玉佩送给了羽衣,并且微笑着说,这就是宿命。

当时亚索就觉得这大筒木羽衣是个扭捏寡断的家伙。

连**……咳咳,连抢人都不敢,还敢说什么喜欢?

他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越过未知的山峦,去往神树扎根的地方。

之后羽衣才后知后觉的,想要去看看,山峦的那一端,蛤蟆丸口中的神树的真相是怎么回事。

最后他见到的,自然只能是羽织的尸体。

她和其他的村民一样,名为供奉神树,实际上是被用来制造白绝,来用以抵抗来自地外的威胁。

这件事情,也导致了羽衣、羽村两兄弟,与辉夜姬的彻底决裂,并让前者觉醒了写轮眼。

……

此时再次看到那枚红色的勾玉,六道仙人缓缓起身。

“几百年了吧,没想到,最终我们还是无法分开。”

当他苍老的话音落下,红色勾玉上缓缓冒出一缕青烟。

青烟扶摇直上,很快形成了一个人形。

亚索等人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因为那青烟形成的,是一个与六道仙人一模一样的人。

“哟,羽衣,好久不见,这一次,你可捆不住我了!”

那与六道长相相同的人,语气神态却截然不同,多了许多轻佻之感。

“那是谁?”亚索问道。

他有点郁闷,收集了老半天吊坠,结果又放出来个六道老头?

“悔恨,失望,执念……那是我邪念的化身……被我从身体里分离出去……

或许,你听说过他另外一个名字……邪神……”

他就是邪神?

亚索万万没有想到,在火影剧情中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邪神大人,居然是六道仙人的另外一面。

因为没有能救下心爱的女人,这令大筒木羽衣一直心怀悔恨。

他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不能当机立断。

而这些压抑在心中的痛苦最终萌发。

“人生总是有着各种遗憾,又有几人能像我一样,万事顺利,一帆风顺,享受着单调、空虚,且枯燥的成功生活呢?”

听到亚索的话,六道仙人沉吟了一下,最终点头。

“确实,人有七情六欲,斩断恶念,实际上只是自欺欺人而已,那只不过是斩断了思念,斩断了一段人生。”

他面色趋于平静,古井无波的看着“邪神”。

“回来吧。”六道轻轻说道。

“邪神”想要逃跑,却被巨大的吸力缓缓拉入。

最终,两人合二为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索觉得这一刻,六道仙人身上少了几分仙气,多了几分人味。

“亚索小友,没想到最终还是你解开了我的执念。”

六道仙人微笑着看向亚索,眼中满是欣慰:“忍界太小,一千年太长,我累了,你能帮我吗?”

亚索点点头,看向一旁的卡卡西。

卡卡西会意,抽出了腰间的斩魄刀。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成佛去吧!”

随着一阵刀光闪过,六道仙人微笑着升天轮回。

此时恰好已经是傍晚,昏黄的落日下,这位因为执念而徘徊了一千年的老人,终于得到了解脱。

而飘散在忍界,企图守护这个世界却其实什么都没做好的六道查克拉,也全部消散了。

走下火影岩,大家都有一些沉默。

这个世界没有了六道仙人,也意味着旧的规则已经消亡。

那么新的规则呢?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了亚索身上。

“看我干嘛?你该不会觉得我会挑这么麻烦的担子吧?”

亚索将头摇成拨浪鼓,“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的,没空做这些破事!”

“你哪来老婆孩子!”漩涡正彦嘴里叼着草根,随口说道。

“咦?”

亚索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漩涡正彦。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一百五十六岁的老人家?”

“我们组织上研究决定了,就由你来当下一届的六道仙人,正彦伯伯,你收拾一下,准备去极乐之地上班吧!”

“呸,老夫才活了一百五十六岁,谁要去那个鬼地方啊!不去不去!”

“那可怎么办啊?没人管理的话,轮回效率会有点低吧?”

“这个简单啊,柱间也好,我那个族长大侄子也好,都死了很久了,回头我们猜拳决定,让谁当六道仙人。”

“好吧,只能这样了。”

……

当亚索等人来到村子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白发男,如同发疯一般冲了过来。

“亚索,生了,生了!”

自来也满脸激动,满是初为人父的欣喜。

“终于生了吗?”

亚索任凭自来也熊抱,也为自己的发小感到高兴。

自来也、大蛇丸、纲手,还有自己,没想到,最后的最后,第一个当上爸爸的还是自来也啊!

不过说起来……

“野乃宇生的是婴儿吧?不是肉球吧?”

亚索忍不住问道。

因为野乃宇怀孕至今,已经三年六个月了,实在可怕。

亚索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生了个哪吒。

“呸!你才生肉球呢!”

自来也不满的揉了揉亚索的头发,“除了眉心有个红点,额角特别突出以外,我儿子长得可像我了,一样的英俊帅气!”

……

五年后。

月球移民接纳工程、团藏射月工程相继完成。

这一天,亚索、正彦、辉夜姬三人正坐在一个小茶几边上,一起斗地主。

而在屋子外面,白白胖胖的药师拿撸多、波风桃之助、宇智波根三个孩子正在边上玩泥巴。

药师拿撸多是自来也和药师野乃宇的孩子,天赋极其惊人。

由于他出生在水门的孩子之前,所以自来也抢注了拿撸多这个名字。

波风桃之助则是水门和玖辛奈的儿子了。

之所以把自己儿子取名为桃之助,原因也很简单,表达了“桃之助我是你爹”的简单含义。

至于宇智波根,是富岳和美琴的第二个孩子。

和富岳原本想的一样,他以自己最崇拜之人作为孩子的名字。

黑绝给母亲大人倒上新鲜的可乐,幸福的在一旁候着。

亚索警告它,再帮它妈偷看,就将它塞回塔姆的裤裆。

这时候,一阵阴风吹过,一个留着黑长直的男人,满脸油彩,手持法杖出现在了屋子里。

“唉呀,柱间仙人,你怎么又从极乐之地跑回来了啊!”

亚索打了个哈欠,“我告诉你,水户已经来我这里投诉好几次了,说你来了木叶也不见踪影。

要知道,为了你,她可是特地重新开启阴封印了呢。”

“啊哈哈?是这样的嘛?”

柱间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讪笑着道:“没想到死掉以后多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刚才和斑那家伙在村口跳水泥舞,忘记时间了,下次一定去家里看看。”

说着,柱间化作青烟,一溜烟跑掉了。

“亚索大人,亚索大人!”

这时候,卡多骑着爱妻跑了过来,“流浪旗木族地工程,一共十八个发动机组已经全部准备完毕,什么时候准备点火啊?”

“我看看啊!”

亚索拿出地图:“嗯……你说我们把旗木族地搬走了,忍界的面积会不会太小了点?”

卡多挠着头,无奈的道:“没办法啊,这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

“算了吧,我旗木亚索毕竟是一个慷慨的人……”

亚索在地图上一指,对卡多道:“再添加两个发动机组,将流浪旗木族地计划,改为流浪忍界计划吧。

对了,记得点火的时候,让我师父他老人家跳起来,这样应该能节约不少燃料吧!”

亚索觉得自己真是个物理鬼才!

“便宜那些不肯付票钱的穷鬼了!”

卡多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顺手还带上了黑绝。

作为燃料,它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亚索少爷,你打算把忍界带去哪里呢?”

辉夜姬好奇的问道。

对于解封后的生活,辉夜很满意。

关键是安全感十足,再也不用整天抬着头,担忧那些宗家的家伙了。

“去你老家看一看怎么样?”

亚索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大筒木族地与旗木族地熟大?我想去看看。”

辉夜姬歪着脑袋,计算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应该还是旗木族地大一点。”

“应该?”

亚索眼睛一亮:“也就是不小咯?那更得去一趟,黑水公司已经很久没有新的业务增长点了……不过……”

亚索站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之前大蛇丸告诉我说,要给我一个什么惊喜,我得先去看看,拜拜,辉夜酱!”

…………

…………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