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节 谨言平安玉玥归家!(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玉玥真相了,此孟子津,不是懂两招,他其实是高家为谨言准备的武教官。此一路上,准备保护谨言的护卫,不过高家行事,历来不张扬。低调、低调!

玉玥这里,高家也派了人来,玉玥不知道,派来的这人,却是高小姐的师傅,学武功的师傅。表面上是个妈妈。

“至于小丫头,这位是青妈妈,今天起,便陪在你身边,你要听她的话!”

玉玥心里猛翻白眼,这个后娘真心不把自己当外人,可脸上不敢带出来:

“是,以后请青妈妈多教导!”

“姑娘,老身有礼了,教导不敢当,不过,以后一心只为姑娘罢了!”

青妈妈站到玉玥身边。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大丫头,便自动走过来行礼:

“奴婢给姑娘见礼,姑娘把奴婢赐给姑娘了,以后奴婢就是姑娘的丫头了,请姑娘赐名。”这一通的姑娘,玉玥好歹算是听懂了,

“你原来叫什么?”

“奴婢原来叫金锁!”

玉玥本是想省事,这送来的丫头、婆子。她可不喜欢,不怎么想要,以后找时间给打发回去,可叫金锁,玉玥真心不想当紫薇,只好想想,顾山长给四个书童取的名字都是药材,玉玥便也想了想取个药材名吧!

“以后,叫半夏吧!”

“谢姑娘!”

这就算齐了,玉玥这便宜舅舅也笑眯了眼,小丫头果然是聪明伶俐的,看来也识字,这半夏两字真好!

谦和、谦彬便说定了,后天玉玥出发,自回安阳府后,两人就进营去,身后的亲兵也捧着军服、铠甲上来交付了。

第二天,便是繁忙的一天,装车,告别。还要带着这个孟子津去书院,顾山长要认可了才行。顾山长对便宜弟弟的人,自然没有异议,孟子津换了钢叔做长随的事便定了,钢叔便带着孟子津把张财、刘文给介绍了,然后把马车也指给他看,看到谨言的马车,特别是玉玥加的小座位,孟子津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

至于叔叔要当兵,玉玥自然不敢大意,说句不恭敬的话,这谦彬,才是四房正儿八经的留着‘做种’的人,虽说现在有了谨礼,可古代的孩子,生得多,可这成熟率不高呀,为了保险计,玉玥只好取出一只小银壶来,给叔叔戴上,不管怎么说,出身是要谋的,高家这么做也是非常的明智,对范家也是最好的帮扶,以后谨礼的出身也能强上不少,对高家玉玥只有谢字可以说,不过,谦彬叔叔来说,谋什么之前,保命才是第一位的!玉玥必得要保住他的小命,否则要内疚一世人,因为范字的,都装了黑水,玉玥这次拿的便是个言字的!

锦囊也做不成了,便把叔叔拉到一边,打开了小壶给他看了,并一一说了用法。

“叔,这药水玥儿没有多少了,你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以拿出来用。爹那儿,我也会送上一瓶,可是我不会跟他说这壶的秘密,你知道就行了,到时候再看着办。实在是没法子了你才说!”

“为什么?”谦彬说完便知道答案了,别说这一小壶里只得二十多滴,大哥这脾气,你有一桶他也能给你用得点滴不剩!看到谦彬有了明悟,玉玥就没再说什么了。子不言父过,玉玥再现代也不能说自己亲爹的不是。

宋钢也是个神人,他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带着的这个银壶有秘密,谨言并没有跟他说起,见谦彬要当兵了,事出突然,便把自己身上的壶取了下来,交给谦彬,玉钗也取下来交给谦和,

“这是我出门时,玉玥替我求来的护身符,很灵验,你们两带着吧!我跟着玥丫头回去,不用了!”

玉玥正愁这药水不好张口叫他拿下来呢,见状就笑着将谦彬同谦和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对着西方装样子拜了几拜:

“好了,我重新求过菩萨了,你们各自挂着吧,愿菩萨保佑你们!”

这交回去时,便成了谦和的银瓶,谦彬的玉钗!并抽空对谦彬说了玉钗的秘密,这让谦彬心里有了数。

“玥儿放心,我一定不会乱用的!”

“叔,只要用得上,你就用吧,不要小气!”

“我是小气的人吗?”谦彬失笑:“你这小丫头,不可能个个都同你爹一样舒舍大方!”

“都跟我爹一样,还要不要人活了!”玉玥嘀咕了一句,

谦彬装作没听到,俩叔侄相视一笑!这便算是妥当了。

高家派得有二辆车来,一辆是坐人的,一辆是拉货的,加上范家自己有车,这货加高家送的礼便装了满满的两车,于是,玉玥自然同青妈妈、半夏坐一个车,钢叔、老拴跟在骑马,高小姐不放心,这一路上灾民这么多,便就插上了高字军旗,派了一小队高家的亲兵跟着。

还没折腾完呢,孟子津拉着玉玥的小马车来了:

“姑娘,这个车还是姑娘自己带着用吧,我……”

玉玥看着自己特制的座椅,再看着孟子津牛高马大的身材,笑了起来:

“也是,我同哥哥想得太简单了,”

半夏见到这个小马车,十分开心,马上走过来拉了过去,这马车,自己赶可不正好?

孟子津拉着新马车走了,这个玉玥倒是不担心的,有此人在,什么车有什么关系?

回家的路,自然就不用细说了,这前有开路的,到点吃饭,天黑住店,唯一的亮点就是,这一个月的路程,青妈妈同半夏完全同玉玥混熟了,半夏也是个疯丫头,(青妈妈苦笑,在自家姑娘手里,有正常人?)完全跟玉玥合拍,两人好得只差姐妹相称了!玉玥也想通了,自己只要守好空间的秘密,其它的好像没有什么事不能对人说啊!便是范小倩的事情也说了。

青妈妈听说还有个大宅子,便笑了:

“姑娘真是个大方人,这回去,要能收回来就好了,让你爹爹同高小姐住,真是刚好!”

“青妈妈还是偏向你家小姐,这可是我的私宅!” 玉玥故意不干。

“又不是白给,咱们收房租的!”青妈妈理所应当地说。

“收房租?妈妈不是头晕了吧,有女儿跟爹收房租的?”半夏首先就反对。

“谁说是玉玥姑娘收?这可是范小倩姑娘的房子!”

玉玥笑了,这个青妈妈有趣!玉玥也知道,这并不是青妈妈忘了旧主子,实在是路上寂寞,讲笑吧了,高家不缺银子,这后面有一车半东西中随便拿一件,就能买个《风荷院》这样的宅子!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也就赶回了安阳府永清县。

老祖现在早有个习惯了,整天,便在《药香居》的倒座门房边坐着,一是看门,二来便是想等着回家的人,别说,这一走便是四房所有的栋梁们,老祖欣喜之余也开始有点不淡定了,这几个人除了谦和外,谁出了事他都要难过死!谦和实在是个养不家的,老祖心里的气还没消!也没把他太放在心上。

这天,已经是三月底了,老祖之前接到了信,知道这外出的人,都平安无事,心自然放了大半。不过,总要亲眼见着才放心啊。

老祖仍然坐在大门口,天气有点凉,铁叔给他的脚边架了一个火盆,小花的工作就是带谨礼,她整天就抱着谨礼跟在老祖的边上玩着。玉琳同玉珠也在前院墙边晒太阳并绣着花,老祖身边就一个词,天伦之乐!

倒座房里,有一个屋子,地面是满铺的竹榻,墙边也是竹子编的墙,莤草给做了棉垫子,人手不够或者谨礼不愿意要人抱的时候,便放在这个竹榻上,谨礼被勒得不舒服,挣了下来,宁愿去关在这屋子里去。

“老太爷,上次您说姑娘差不多是这几天要回来了是吧?”小花一边在竹榻上逗着谨礼,一边跟老太爷说话。

“差不多吧,这还得给她们留下休息的时间,玥丫头人这么小,一个人走到哪里,可怎么得了,一定累坏了!”

“姑娘真是本事,这么远的地,她一个人居然都找到了,太了不起了,比状元还了不起!”

“你知道什么是状元?”老祖笑了,

“我自然知道,同少爷一样的,读很多书,去考了试,便是状元了!”

“对,此话有理啊!”老祖也愿意这样便是状元。

正说着,老祖便见到一匹灰色的大狗跑了过来,直冲自己的大门,这心就悬了起来,灰色的大狗,莫不是大老灰?老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像啊,这是谁家当官的家眷回乡了,这么些兵……老祖失望了,不是玥儿他们回来了。可这些当兵的停在了门口,还有三辆马车……老祖知道自己有上了年纪,便对小花道:

“你进倒座去,不叫你不许带着谨礼出来,玉琳,去叫铁叔、宋爷爷过来,快点……”

“哎,老祖……”玉琳也觉得不对劲,忙撒开脚丫向着后院跑去,这个时辰,两人应该在菜地里……

马车停得稳了,狗也跑到了老祖的前面,是大老灰的样子,可显得更……说不清楚,明显不是大老灰的乖巧样!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