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结婚了,你可以滚了!(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来做什么?”

“显而易见,来看你的笑话。”语气轻佻而傲慢。

云依依还是和往常一样美美的笑了笑,一点都不在意顾景言眼中的讥讽,她很淡然的笑道:“那就请顾少放开怀的笑,使劲笑。”

要知道,很快他就会笑不出来了。

“哈哈……”顾景言还真大笑了两声,他慵懒依在门口,眼神幽深的打量着云依依。

她的笑永远都不尽眼底,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没有流露过一丝半点真诚的笑脸,没有半点发自内心的情绪,但是她笑起来的模样真的美极了。

云依依懒得理会顾景言,本来想留下来怀念一下自己的办公室,现在忽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还不如早点离开。

“喂,你被辞退真不是我做的。”

“无所谓。”

顾景言挑眉,“你不难受吗?你在华社做了这么多年。”

“看到你在,我更难受。”因为比起丢工作,她更讨厌看到他。

云依依将收拾好的东西全部放在文件箱内,她抱起沉甸甸的文件箱略过顾景言迈步离开。

顾景言一反常态的横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她抬眼看去,正好落入他漆黑的眼眸,顿时微楞了一下,下一刻她眉头紧蹙沉声说:“让开。”

顾景言痞里痞气看着云依依,“如果我说我不呢?”

“目的?”云依依挑眉看着顾景言,眸子已是凝了冷意。

“如果说,我只是单纯的来看望一下自己的老婆呢?”顾景言身子往前倾了一下,他能够嗅到云依依身上的芬香,不是浓烈的香水味而是清淡的玉兰香,清雅的如她人这般,心里一动长臂一伸搂住她香肩。

“顾景言,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怀里还抱着箱子,又被顾景言制住行动,云依依挣脱不开只能冷脸提醒他,“纠缠不清不像你的个性。还有,放开我!”

压根一点也不相信他的鬼话。

“不放。”顾景言目光炯炯看着在自己怀里挣扎的云依依,“我发现你身上挺香的。”

说完,他将头埋进她脖颈深深嗅了嗅,舌尖轻.舔了一下她白玉脖颈,又轻轻地咬了她的耳坠。

温热的气息洒在脖颈上,带来一阵酥麻感,但这云依依感觉不到半点欢愉,而是全身汗毛竖起,只觉得头皮发麻,胃里是翻江倒海的觉得恶心。

云依依索性直接丢了手上的箱子,恶狠狠的一脚对着顾景言的鞋面踩了下去,使出吃奶的力气猛推开顾景言,愤怒道:“顾景言,你真让人恶心。”

顾景言像似没感觉到痛,不等云依依把话说完,再一次将她抱在怀里,这一次不在是单纯的相拥,而是他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

湿热的舌强势启开她的唇,霸占她口中所有的甜蜜,亦如他高傲的性子不容许她半点反抗,只能承受属于他对她的掌控。

霸道,强势,攻占她口中所有的甜蜜,舌与舌的纠缠,她躲他攻,寂静无声的办公室内只响起暧.昧亲吻的滋滋声响。

云依依此时满腔怒火,狠狠咬住自己嘴中属于顾景言灵活的舌,双手猛推他,却反而被他给抱得更紧。

口中血腥蔓延,顾景言却没有松开云依依的意思,他从来没有碰过她,可每次看到她,他总有亲吻她的冲动。

这一次终于尝到她唇的甜香,简直让他欲罢不能,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想得到更多,原来她的口中可以这么甜,甜到他有点把持不住的疯狂。

受不了这恶心怀抱与亲吻,怎奈她一个女子的力气怎么抵得过男人的大力,怎么推都没用。此刻云依依气的脸颊通红,彻底的愤怒了,抬脚用坚硬的膝盖狠狠撞向顾景言那个地方。

一声闷哼声,顾景言脸色一白狼狈的松开了云依依,似乎被她撞得那里非常痛。

“顾景言!我告诉你,我结婚了!你不要太过分了。”

一头长发在推挪之间已经是凌乱,额前发丝遮掩住了她的视线,她烦躁的捋了捋眼前碎发,因为气愤而满脸涨红,更是满腔怒火。

可就是在怒火之中她的脑海里忽然想起了斐漠,有棱有角的俊美五官,一双狭长凤眸始终清冷带着睿智的深沉。

不知是不是他的冷漠带有冷意的安抚,她竟会想起他时内心的狂躁一下子被冷清所抚平,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直视着顾景言自然的浅浅一笑,“顾景言,我结婚了,所以你输了,而我们之间再无关系。”

“结婚?”这一刻顾景言顾不上被云依依撞得生疼的身下,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逼到墙壁上,眼中带着一丝隐忍的怒气,“结婚?除了我,没人会要你!你是我的顾景言的。”

“你真是可笑!”云依依此刻没有推开顾景言,反而带着轻蔑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傲慢?你真以为整个世界都是围着你顾景言一个人转吗?没人会要我?可惜的是我真的嫁人了。”

“你说这些气话根本刺激不到我。”顾景言的声音带着压抑。

“气话?”云依依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顾景言,你的自以为是真让我恶心。从我们的关系开始到结束,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还有能刺激到你顾少的本事。现在,请你放开我。”

“不放!”

云依依空余的左手抬起要推开他,忽然一道清冷而低沉的声音,由远而近带着锋利传入二人耳中。

“放开她!”

斐漠?

云依依听到他的声音时一怔,随即是满满的震惊,他怎么会来?

她看去只见到高雅秀挺的斐漠,神情冷冽,眉头轻蹙,似乎非常不高兴,看似漫不经心的迈了两步,就这么走到她和顾景言身前。

还没有缓过神,她被顾景言紧紧抓住的右手,已经被斐漠夺了回去,握在掌心,如同被小心呵护着的珍宝。

“她是我太太。”

声音极冷,仿佛带着一股宣誓主权的警告声明,不容他人半点质疑。

此时顾景言整个人都愣住,只觉得跳动的心跳瞬间死寂。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