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为她而温柔(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火红色的汤底里翻滚着各种食材,那满满的麻辣香气,也在火锅里不断蒸腾出的雾气中散发的充斥了整个包厢。

云依依也无心去关注包厢的环境卫生,在她眼里,这一切稀松平常的没有任何不妥。

尽管包厢的角落有出现蛛网成丝,边角也有常年累月积攒下来无法清除干净的油渍,可只要摆着各种食物的桌面是整洁干净的,在使用之前的碗筷也是拥有消毒标志的包装,云依依就不觉得有什么好计较的。

一切外在条件在她的标准里,也只是剩下至关重要的一点——食物好不好吃。所以她忘记了斐漠平日里从来都是出入高档餐厅,从不来这种看似不干净的小饭店,更没有发觉他与这里格格不入。

斐漠的不适应,不管是身上还是心里,都对这种场合有着无端的隔阂。

他们所订的位置说是包厢,其实也不过是应客人的要求单独隔开一个不被外人围观的小间,更谈不上什么隔音的私密。四周都是吵杂的声音,或许结伴成群的人一起吃火锅,总能让人酝酿出情绪高亢的氛围,没有人觉得在这种公共场合里高声喧哗其实是一件讨人厌的事情。

云依依已经开始埋头大吃,那张因为喜欢的食物而满足的脸上露出的笑意,让他的心里也愉悦的得到了满足。也不觉得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吃饭有什么不好。

他……

斐漠微微一愣,为自己之前的情感而感到震惊,明明他们才刚认识,实在不该出现那种情绪,并且还是第一次为一个女人产生不该的心绪。

压下,他压下所有不该出现的情绪。

他静坐着没有动碗筷,鼻息间冲鼻麻辣的气味让他轻抬指尖碰了一下鼻尖,就像是要犯鼻炎一样的难受。

埋头大吃的云依依总算察觉到斐漠没动面前自己给他夹的菜。

“你怎么不吃?”

“咳……”

忍了很久的斐漠咳了一声,鼻子、喉咙痒的难受,本来他想一直忍到最后,却到底没忍住。

“咳……”又是一声。

“是不舒服?还是?”云依依放下筷子,带着担心的看着斐漠。

“没有。”斐漠看向云依依摇头,他的俊容上并没有显露太多情绪,依旧保持冷淡。

云依依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斐漠,“可能是之前在车内一冷一热让你不舒服,喝点水。”

斐漠接过云依依递来的温水,一口接着一口的喝下一整杯温水,直到喉咙的异样勉强被压下,他才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鼻子却依旧很难过,这个怕是只有等他离开这里才能解决了。

云依依拿过杯子又倒了一杯水,关切的看着斐漠,“好些了吗?”

斐漠接过水杯看向云依依,一瞬间就落入她明亮又带着担心的眼眸里,心不由轻颤了一下,淡淡道:“好多了。”

云依依明显松了口气,“我看一会回去还是喝杯板蓝根,免得生病。”

“嗯。”

“对了,是不是这里的东西不和你胃口,你都没有碰过?”云依依又瞥了一眼斐漠满碗的菜,随即大悟又不好意思说道:“抱歉,我忘记用公筷给你夹菜了,我去换个碗。”

这次,她想错地方了,斐漠不吃完全不是因为她没用公筷,而是从来不会来这种不干净的地方。

在他的世界里,他也从来不会碰火锅这种东西。

“不用。”斐漠立刻制止云依依,下刻拿起筷子他夹起碗内她所说很好吃的虾滑入口。

辣。

好辣。

入口先是感觉到辣,然后是舌尖的麻。

原来她喜欢的就是这种味道,麻辣的让人受不了,她看起来纤瘦的好似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走的娇弱,却喜欢这么浓重的麻辣,更显她丝毫没有一点柔弱。

可或许在这双重的麻辣下才能释放内心中所有的烦扰,这一刻,他才明白她这么爱这里的麻辣不过是在无声宣泄她内心的烦愁。

毕竟,现实中压力太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宣泄方式,她用的是食物。

口中的麻辣刺激味,让他从口腔到胃都极度不舒服,非常想咳嗽却忍着不咳,清冷的双眼凝视着云依依,非常认真的看着她。

娇小而又坚强的她让他眸光柔了些许。

看到斐漠吃下虾滑,云依依急忙问:“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这里的虾滑非常有名的。”

“嗯,还可以。”

看到云依依眼中出现的期待,斐漠压下胃里的翻江倒海为了不扫她的喜悦,他说了违心话。

“那你多吃点。”云依依一听斐漠这么说,这次总算聪明的拿了公筷很熟练的将烫好的虾滑放在他碗里,“刚你一直都没有吃,肯定饿坏了,多吃点吧。”

当斐漠看到自己碗里再次多了一些虾滑时,他的脸色已是微僵,但看云依依一双灵透大眼睛望着自己,好似在说他不吃就是浪费她一番心意时,他选择拿起筷子吃了一些。

余光却一直都在注视着云依依,他从未像此刻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女人,发现她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分外的有趣。

她吃虾滑时一脸满足感,让他感到了她享受美食时的幸福。原本口中麻辣得让他受不了的虾滑,此时似乎变的好吃了起来。

但他始终受不了这么麻辣,便一边喝水一边陪着她用餐。

“你……难过吗?”忽然,斐漠声音清冷的说出了这句话。

“难过?”

斐漠狭长凤眸深邃的直视着云依依,“和顾景言离婚。”

“……”云依依顿时一怔,然后轻笑出声,她刚刚还以为他已经知道自己被辞退的事情,所以才有此一问,却没想到提的竟然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顾景言。

“为什么要难过?我一点都不难过,为和顾景言离婚这件事难过,我还不如多吃几碗饭呢,起码饭还能吃饱,为他难过我那是犯傻。”

“……”

看到斐漠微挑了一下眉头,云依依放下手中筷子为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她喝了一口。

“我根本不爱顾景言,我和他结婚纯属是意外。”

想到家里人造就了这一切,她的心就在滴血,下刻拿起筷子直接夹了一个火红的辣椒吃下。

口中冒火,从喉咙烧到胃里,仿佛整个胸腔都要被燃烧殆尽,才能压下心里的痛楚。

她的脸因为辣椒的热而通红,正好为她白玉光泽的容颜带来一种美艳,在斐漠眼里分外惊艳的同时他伸手将她手中的筷子拿走,将温水递给她。

“不要为了宣泄而自虐。”低沉而富有磁性更带着一种安抚。

云依依浑身一僵,她看向了斐漠。

他……怎么知道……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