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 58 章(1 /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天使,本文防盗比例是70%, 防盗时间是48小时, 稍等哦“呵呵, 秘密!”

“咱们班长不是从来不主动接近女生的吗?”

“她例外。”

……

“好久不见了, 于冉。”贺昭笑了笑, 眉眼间都是帅气。

干净的白色T恤, 细碎的栗色头发, 有点泛红的耳朵上带着黑色的耳钉。

面对贺昭亲切的招呼, 于冉是有点尴尬的, 毕竟压根不熟, 也根本找不到话说。

相对于冉的尴尬, 贺昭倒是自然的很,仿佛两个人真的很熟似的,他也不跟于冉说废话, 直接指点她错题集上的错题。

一开始有点不自在的于冉, 很快就被解题的思路给带跑了。

解开了题,神清气爽, 也就忘记了两个人不熟的事实。

“学长, 你好厉害啊!”于冉忍不住赞叹。

贺昭挑眉笑了笑,眼神仿佛带着牵引力似的,带着于冉往下一题看去。

“你看这道题其实是同类型的, 这个要这么解开……”

贺昭又顺其自然的接着引导后面的题, 竟然直接当起了老师。

于冉满脑子都在赶贺昭的思路, 都来不及想为什么贺昭这么帮她了。

又因为在自习室, 即使可以讲话,大家基本上都是很小声的,所以此刻的于冉和贺昭不自觉的凑的非常近,就好像两个偷偷讲秘密的小伙伴一样。

于冉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她的习题集都清了三分之一了。

“休息一会儿吧,一下子消耗不了这么多。”贺昭说完一道题就提议道。

于冉恍惚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贺昭离她太近了,从他身上传来了一股淡淡的柠檬气味,很清爽,就好像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学长,你为什么……”于冉有点困惑的问道。

贺昭笑了笑道:“看你一个人跟数学题抗争于心不忍,觉得身为数学系的学长不见义勇为也说不过去,好歹我们也是一个社团的成员啊,你还请我吃过你做的东西呢。这恩情很大,得还。”

于冉眨眨眼,有点想不起来了。

贺昭看着她呆呆的样子,笑得更加开心了。“你第一次尝试做的提拉米苏,有点苦。”

于冉猛然想起来了,那是她第一次尝试做复杂一点的甜点。

那一次她去社团用的教室,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尝试做了一下,结果做完发现,教室里面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贺昭。

于冉跟他不熟,自然不敢上前搭话,打了一声招呼就打算离开。

但是见贺昭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有点少见,毕竟平时虽然不熟,他都是带着笑容的,看着很容易亲近。

那一次却沉默的一个人待在角落里面,以至于于冉进来忙活半天都没有看见他。

那时候的他脸色有点苍白,神情有点黯然,看上去竟然有点可怜。

一个人如果不高兴就要吃甜食。

本着这样的原则,于冉很客气的请他吃了自己第一次做的提拉米苏。

结果这位大神学长就说了两个字。

‘好苦’

郁闷,可能是可可粉放多了吧……

贺昭仔细的看着于冉,仿佛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都好奇似的。

“想起来了。”

于冉立马不好意思的笑起来,“那时候手艺不行。”

贺昭笑着说道:“那现在手艺长进了?”

于冉一懵,“啊?”

贺昭笑得眼睛都变成了弯月了。“下次什么时候再请我吃,就当做我教你习题的报酬怎么样,你这一本习题还需要几节课来说哦。”

于冉惊讶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要教我吗?”

贺昭的声音都染上了一层笑意。“嗯,刚刚不是已经教了吗?怎么?我教你,你还嫌弃?觉得我不够资格吗?”

于冉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贺昭可是拿过很多国内跟数学相关的奖项,学校里面的光荣榜都不知道张贴过多少关于他的事迹,怎么可能不够资格给人补课呢?

“嗯?”贺昭挑眉看着于冉做反应,于冉赶紧摆手道:“怎么会嫌弃了,我是不敢,没这个福气才是吧。我……”

于冉还准备再说,但是贺昭却直接说道:“那好,我们一言为定,这本错题集我让你吃透,但是作为报答,你要给我做一个提拉米苏,要甜的。”

怎么……就决定了?

于冉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贺昭绕晕了,这数学界的人才都是这样思维敏捷的吗?

看着贺昭一副期待的样子,于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懵然的点头了。

“于冉?”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于冉和贺昭凑得很近的头因为同时抬起来,就不小心轻微的撞了一下。

于冉摸着头跟贺昭道歉,然后转头看向叫她的人,顿时一愣,脸色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下来。

就在他们的桌子不远处,两个人正准备走出自习室。

而现在他们正站在门口处看着于冉和贺昭。

贺昭淡淡的看了门口那一男一女一眼,又转头专注的看着于冉的神情。

而于冉则是看着他们挽在一起的手,嘴角溢出苦笑。

本想假装没有听见,没有看见,继续低头写题的,结果对面的人却反倒没有眼力见。

“于冉,你在这里……”裴晗瞪大眼睛,有些哑然的说道。

“裴晗,你没看见他们在学习吗?我们不要打扰了。”毛佳佳仍旧是这么急躁,拉着裴晗就想要走。

裴晗也不知道怎么就不走,他皱眉看着于冉,又看了一眼贺昭,脸色有点难看,一副被带了绿帽的诡异神情。

贺昭对他传来的审视眼神只是淡淡一笑,并没理会,低下头,又凑近了于冉,仿佛要低声说什么。

裴晗就感觉一股子气到头了,他忍不住上前一步,不顾毛佳佳的阻拦,哼笑着说道:“于冉,才一个月吧,你的那些朋友还有同班同学那么说我和佳佳还真是不公平呢!你也不妨多让啊!这是什么双标啊!”

于冉和贺昭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周围顿时诡异的比刚刚更加安静。

于冉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裴晗。觉得他压根就是脑子不清醒吧,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自然明白裴晗话里面的意思,折辱她就算了,怎么能随意揣测别人呢,学长好心来帮忙还被殃及了,指不定怎么恶心呢。

于冉一气之下,猛然站了起来,面对裴晗不善的眼神,于冉真是又气又委屈,眼睛都忍不住红了,她必须要解释清楚。

可是在于冉开口之前,贺昭却站起来,按住了她的肩膀,安抚般的拍了拍。声音轻柔的说道:“这种时候,你不该站出来解释,否则就会吵起来,跟他们两个吵太跌份了,而且他们也不值得你生气或者伤心。”

于冉一愣,情绪就断了,有点愣的看着贺昭。

“你说什么!”裴晗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质问贺昭,旁边的毛佳佳怎么劝他都不听。

贺昭转过脸来,神情瞬间就变了,严肃而冰冷。

“我不懂,你一个在交往中劈腿,然后被分手后就直接跟劈腿对象交往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质问她旁边出现别的男人,况且只是学长帮学妹补习而已,理由正当的很,不知道你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呢?你的三观还真让人称奇。”

贺昭说话缓缓的,但是每字每句里面都仿佛带着刀子,刀刀戳人。

于冉都听傻了,惊愕的看着贺昭,这还是刚刚给她温柔解题的学长吗?唉?不对,学长怎么知道他们的事情?

而裴晗被贺昭一说,顿时犹如一盆冷水泼醒,让他羞愧难当。

他并不是真的没有是非观,只是刚刚的场景一下子就刺激到了他最近不安躁动的心,所以才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

想起刚刚于冉的神情,他真的后悔莫及。

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于冉的,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知道于冉不可能是那种一分手就能立马投入别的男人怀抱的人。

裴晗心中难受极了,他想要于冉看看他,明白他的心理活动,谅解他,于是他张口解释。“于冉,其实我……”

于冉不想听裴晗再说话了,也不想再见到他们,如果不是学长在这里,她一定立马跑走。

就在于冉厌恶的想要转头不听的时候,突然门口出现一个人,顿时吸引了于冉的全部注意力。

“于冉,你在干嘛?联系你也不回!走了!别耽误我时间!”

“臭小子,英雄救美是吧?我看你是活腻了!”

两个对一个,他们怎么可能怕陆琛。

被踹到的那个人立马站了起来,两个男人就这样慢慢的朝着他们靠近。

陆琛冷着脸,抬起手,五指张开完全覆盖在于冉的头顶上。

抓住,嫌弃碍事一般往旁边挪了挪。

因为于冉就到陆琛的胸口,所以这样的举动既然一点都不违和。

“闪远点。”陆琛一边说着,一边交握着手,弄出了咔哒咔哒的活动关节的声音。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在他们眼中,陆琛穿着文质彬彬,还长了一张帅脸,肯定是那种没事装逼耍酷的男人,要真打起来肯定要嗷嗷叫。

“呵,好啊,哥哥们今天就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

“嘴巴这么臭,敢情你们不是用下面放屁是用上面出气的。果然你们的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

陆琛一句话说的两个男人大怒,立马就冲了上来。

……

十分钟后,于冉目瞪口呆的看着在地上嗷嗷直叫的两个男人。

脸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而陆琛则是慢慢的将刚刚因为打架而凌乱的衣服拉拉直,整理整理头发,又是一副学院派外形。

他微微喘息,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几句,然后转头对着一旁呆住的于冉,扬了扬下巴。

“走啦,还愣着干嘛?”

于冉啊了一声,就见陆琛已经走了,于是赶紧跟上。

“那……那两个人……”

“一会儿警察会来。”

“可……可是不会跑掉吗?”

“我打断了他们的骨头,他们跑不了。”

于冉脚步一顿,看着前面的陆琛,忍不住道:“这样……不会给你添麻烦吗?”

虽然于冉不懂法律的,但是刚刚那种情况,对她只是未遂,而且没有证据,那两个人可以狡辩,可是陆琛却是直接将人打成重伤,如果那两个人要告陆琛的话……

陆琛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于冉一眼,突然嘲讽的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已经笨的无药可救了呢,看来你还有点智商。的确一般情况下,是会麻烦……”

陆琛话还没有说完,于冉就赶紧表示道:“你放心,你救了我,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如果警察问起来,我就说是我打的人。”

陆琛一愣,皱眉打量了于冉一会儿,一边眉毛微微翘起,“就凭你这个身板?你当人民警察也是笨蛋?”

“我……”于冉顿时羞红了脸,有点无措的看着陆琛。

这时候有辆车停靠在他们旁边,按了按喇叭。

陆琛看了一眼,就招呼于冉上车。

于冉肚子里面一堆疑问,但是现在还是跟着陆琛行动比较好。

一坐上车,于冉就被开车的人吓了一跳。

陆琛坐在副驾驶,而于冉坐在后座,前面的驾驶员回头冲着于冉笑着打招呼。

“同学,吓到了吧,没事,马上就送你回去。”

“牧主任?!”

眼前这个开车的正是他们学校数学系的主任,因为是最年轻有为的主任,而且长得也很帅,还是校长的儿子,所以在女同学中人气非常高,于冉虽然不花痴,但是也被同学拉着凑过热闹。

“哟,认识我啊,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于冉对吗?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于冉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摇摇头。

牧煜还想再说,就被陆琛打断了,“废话这么多,开车!”

牧煜立马对着于冉眨眨眼,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这才开始发动车子。

而在他们刚刚出了小区,就有警车迎头过来。

牧煜看着后视镜,对着于冉说道:“放心吧,我们老同学就是专门负责这类事情的警察,他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了,就当这事情没有发生过。”

“是……是吗?那……陆教授是不是也不会有麻烦?”

牧煜扑哧一笑道:“你倒是挺关心陆教授的。”

“啧……”陆琛有点不耐烦的出声。

于冉立马静音了。

“你放心没事。”牧煜忍笑道。

拐过一个路口,陆琛突然叫停,然后就下车了。

于冉以为自己要跟着一起下车,就打算开车门。

牧煜叫道:“唉,你不用下去,他去拿车了。”

“车?”

“对啊,刚刚这一片堵车,他直接把车子丢在路边跑过去的。”

于冉脑袋一蒙,终于忍不住问道:“陆教授怎么会及时出现救我的?”

牧煜觉得事情有趣,干脆转过身跟于冉好好说说之前的情况。

……

之前牧煜在教学楼前的公告栏处看到了陆琛,见他在看招租信息,就随口说了一句。

“这上面多半都是不靠谱的信息,听说以前就有女同学出过事,所以每天我们都会安排人清理,不过总是清理了又出现。”

“出事?什么事?”

“就是女同学被男房东骗过去,然后被那啥了,不过也是听说,发生这种事情肯定没有人愿意说出来,最后就只剩下传闻了。”

牧煜当时以为就是这么一说,但是陆琛却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说临时有事,让学生自习,然后就跑出来找人了。

找了半天手机号码,打电话结果手机关机,陆琛就直接拉着牧煜找遍了所有的公告栏,筛选了所有的信息,最后又打了几通电话,才确定了这里,直接就赶了过来。

……

于冉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他……他怎么确定的?”

牧煜笑着说道:“他可是非常厉害的数学家,脑袋结构跟一般人就不一样,我当时就在他旁边都跟不上他分析的速度,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这么快确定了,然后及时赶到了。”

于冉惊叹不已,道:“太神奇了,而且……他刚刚还会打架,我以为做学问的都不会动手呢。”

牧煜哈哈一笑道:“怎么可能,就他那个脾气,没点身手,张嘴就得罪人,还不得被人打死。他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不过当初训练的理由是为了用更坚强的身体和意志力来做数学研究,要不然他们一研究起来,几天几夜的,一般身体真撑不住。”

于冉心中敬佩不已,这一会儿真是敬大于畏了。

……

不远处陆琛的车已经开过来了,对着牧煜这边按了按喇叭。

牧煜就回头对着于冉说道:“让你过去了,听说你们暂时住一起,是因为陆玥的关系?”

于冉点点头。

牧煜了然道:“怪不得,我说他怎么突然这么见义勇为了,不过于冉我提醒你,待会回去要小心,估计少不得一顿骂了。”

“为……为什么?”

牧煜脸上的笑意有点淡了。“你既然是陆玥暂时托付在陆琛身边的,那只要你没搬走,在此期间你出事了,就是陆琛的责任,所以他现在有权力骂你,你也该被骂骂不是吗?这次的事情,你真的太没警觉性了。”

于冉微微垂下头,浑身紧绷。

“不过如果他太凶了,你受不了,就哭吧,使劲儿的哭,他就会眼不见心不烦的走开了。”

于冉抬起眼帘,诚恳的说道:“您说的对,是我的错,陆教授训斥我是应该的,我不会哭的,我会听训,我……如果他有气就冲着我来,没关系。”

牧煜哭笑不得的唉了一声,“你这女孩子怎么这么……别勉强自己,他骂你是一个好机会。”

于冉一愣,看向牧煜。

牧煜微微一笑,摆出了一副为人师表该有的神情,“不是在给你一个哭出来,宣泄的机会吗?”

……

于冉上了陆琛的车,车厢里面安静的可怕,直到回到了家里,陆琛才重重的关了门。

“对不起!”于冉站在客厅里面就像是一个罚站的孩子,明明就只是认识了一天的人,但是陆琛给她的威压,却让她主动的低头认错。

陆琛沉着气走到沙发上坐下,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冷声道:“你是故意的吗?弄出这种事情,是为了让我投鼠忌器,不敢赶你走。”

于冉赶紧道:“不是的……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是没有经验,对不起。”

陆琛自然知道,只是他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能冲口而出。

“我就不懂了,你也不小了,脑袋里面都是浆糊吗?找房子?你不会找正规的中介吗?”

“就算你为了省钱,要找小公告,人家找房子,要不然找学校认识的人介绍合租,要不然找朋友陪着一起去看房,结果你倒好,你的胆子倒是比你脑子大一点啊!”

陆琛的语气很凶,掷地有声,每个字都能窜出火焰来,句句如飞刀,朝着于冉飞过来,扎在她的心口上。

于冉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也知道对方是出于善意,还是被训得大脑一片空白,控制不住的红了眼。

太……太凶了,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凶过。

于冉的身体微微发抖,还是诚心的说道:“对不起,陆教授,给你带来麻烦了,是我的错,我……”

“好了,你不用跟我多说,你今天必须搬出去,不管你是去你同学那住也好,还是结束这离家出走的闹剧也好,你说过今天要走,就必须走,我可受不了再给你收拾烂摊子!等你搬出去,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于冉脸色一白,虽然早决定要搬走了,但是没有想到会在冲突这么大的情况下搬走,看来她真的是把陆教授惹火了。

这次不管陆琛怎么发脾气,于冉都不敢埋怨,她悲观的认为一切都是她的错。

所以忍着泪水,对着陆琛不停道歉,努力挤出笑容,说:马上就走。

然后一声不吭的乖乖的去屋子里面收拾。

而陆琛从怒气中渐渐抽离,坐在沙发上,莫名的随着于冉的举动陷入沉默,然后不自在的起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砰”的一声,仿佛连关门的声音都是凶的。

于冉苦笑了一声,站在房间先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大概是情绪大起大落,所以脑袋都昏沉沉的了。

先把手机充上电,再收拾行李。

可是当手机开机的一瞬间,电话却突然打了进来,于冉定睛一看,竟然是……妈妈。

于冉犹豫了一下,想起刚刚陆琛的话,还是接了电话。

如果……如果爸妈想通了,自己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不用在外面飘了?

于冉燃起了希望,赶紧接了电话。

拨通电话,仍旧无人接听。

微信留言都已经累计十条了,还是没人回复。

于冉不知道裴晗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联系不上,她只能耐心的等着,因为现在的她已无处可去了。

没有带身份证,住不了宾馆,大学也已经到了门禁的时间,她进不去。

九月份的云城仍旧高温,热的让人烦躁,闷的让人憋气,时不时的来场雷阵雨也无法控场,只是雷声吓吓人罢了。

就比如现在楼外正雷声轰鸣。

一滴两滴的水珠突然滴落在亮着的屏幕上面,放大扭曲了上面的图形和字体。

于冉一愣,赶紧抬起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眼睛被揉的又红又肿,双眼皮都要变成三眼皮了。

原本圆溜溜的大眼睛,如今已经变成了核桃仁,真不知道她这一路上到底揉过多少次。

不能哭!

于冉暗暗告诫自己。

绝对不能哭,她答应过奶奶,不要哭,要笑。

可是心中的委屈却好像烧开的水一样,控制不住,越来越急的往外冒着气泡。

离家出走是她对家人无理要求的抗争,虽然是无力又懦弱的反抗,但是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幸好她还有一个爱她的男朋友可以投奔,不至于无家可归。

正打算再打一个电话给裴晗的时候,突然叮了一声,那是电梯的声音。

随着声音响动,声控灯也亮了起来。

于冉脸上一片惊喜,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样,猛然站了起来,想要奔出拐角。

可是就在视野中出现人影的一瞬间,于冉就惊恐的缩了回来。

于冉背靠着墙壁,伸手按着自己狂跳的心脏,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究竟看见了什么。

但是此时却有微妙的声音不断的在这安静的楼道中炸开。

那是接吻时才有的滋滋水声和急促的喘息声。

也就是说刚刚她看见两个人拥吻在一起,极力的吸取着对方气息的景象是真的……

于冉的脸刹那间就变得惨白,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她试图趴在墙边偷看前面。

她,想看清楚。

楼道里面的两个人还是纠缠在一起,外面应该是下了雨,两个人都湿透了,更显得画面不堪入目。

他们几乎没有功夫看路,只是忘情的吻着彼此,大力的揉搓对方的身体,磕磕绊绊的来到门口。

于冉也终于确定了,她没有看错。

拥吻的男主角是她的男朋友裴晗,而跟他交缠在一起恨不得成为连体婴的女主角竟然是……她的好友毛佳佳。

裴晗一边搂着毛佳佳的后背,一边伸手胡乱的掏着钥匙,那架势简直一分一秒都不想跟对方分开。

很快裴晗找到了钥匙打开了门,两个人拉扯着一个后退一个跟上,就这样进了房间。

那一瞬间,于冉看见了他们彼此热切的扒着对方衣服的模样。

“碰”的一声,大门关上。

楼道恢复了安静,不久,声控灯也灭了。

只有月光照亮的环境,娇小的身影蜷缩着蹲在地上,被蓝色的行李箱挡了个结结实实。

她浑身冰凉,一头冷汗,过了好一会儿,双眼才有了焦距,然后开始机械版的打着裴晗的电话,直到对方手机关机。

于冉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外面等了多久。

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了。

她可以去敲门,可以去捉奸在床,可以去质问。

但是她不想……

只是感觉心神俱疲。

原来大悲之后再加大悲是这样空茫茫的感觉,脑袋是懵的,心口是闷得。

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似的。

于冉在双腿蹲的都快废了的之后,仿佛放弃自虐一般放弃了这个熬人的姿势,变成了瘫坐在地上,让自己已经快没有知觉的腿恢复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再看手机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于冉面无表情的提着行李箱,默默的离开了楼层,甚至在经过那道门的时候,连余光都没有给它。

漫无目的的拖着行李箱走在几乎没人的大街上,只有雨后的潮热和路灯为伴。

于冉走着一直走着,直到累得不行了,这才停下来休息,等身体累得不能动的时候,脑子就开始动了。

对啊,今晚要去哪里,难道要露宿街头了?没有身份证,不正规的地方不敢去,正规的地方去不了。

于冉犹豫了一会儿就开始一个一个的翻着微信联系人,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语音视频跳了出来。

于冉一看,竟然是远在国外的陆玥。

现在处于反应慢半拍的于冉没有多想就点了接通。

很快手机屏幕上就出现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而背景则是如同加了美颜滤镜一样的蓝天白云,绿树成荫。

右上角的小框框里面整体是昏暗的色调,仿佛手机像素低端的不忍直视一样,只有路灯和马路,还有一张如同女鬼一样的脸。

“小冉冉,想不想……啊呀妈呀……吓死本宫了!冉冉你干嘛呢?扮鬼吓我呢?哎哟我去胆子不小啊你!”

“陆……玥……”于冉出声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难以形容的沙哑,就好像沙漠中饥渴的旅人一样。

陆玥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怎么了?于冉,你……你这是一个人在外面啊!我算算,我擦,你这边不是已经过了午夜了吗?怎么会一个人在外面?你不是住家里的吗?”

于冉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添加书签

5-14网址已换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